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我出生之前,剛從屏東搬到高雄的爸媽賃居於國民市場附近的巷弄間;後來雖然搬走了,但前面一年多累積的習慣,使得他們還是慣於前往青年路一帶物色外食的選擇。因此,青年路上的羊肉炒麵、民享街的川味牛肉麵,都成為林先生和我從小吃到大的美食名單之一。

我對川味牛肉麵的記憶比較多。譬如說,小時候我們超怕辣,當時年紀小,廚房前的茶壺比現在這個還要大,每次都是我握著杯子,由無所不能的林先生倒水給我喝。現在比較有膽量了,獨自去吃的時候都會叫小辣的牛肉麵,被辣得出汗時常想起小時候碰到一點辣就滿場奔跑的自己。

,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還記得在2006年十二月初,耳朵裡剛聽完老闆交待的「這期間你們最好不要有什麼外務,否則畢業後沒有對應的能力,去工作時有些大學生會擺臉色給你們看」,晚間卻已經飛奔到台南,手心握住冰塊融盡、玻璃杯身正微微沁汗的萊姆可樂,視線停在舞台上那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我曾與她併肩穿過同一座校園,參與過同一個團隊,我還握著DV透過觀景窗仔細看過她;也曾和她一起共事過一小段時光,一邊隨著廣播電台的音樂唱著歌,一邊在OC前面仔細地把每一盒新鮮屋對齊排面;但舞台上,那個身體裡面裝的究竟是誰的靈魂?聲音那麼高亢那麼充滿力量,肢體隨Metal擺動說著我未曾見過的語言。

只能靠著萊姆可樂冰鎮我的驚訝。而坐在我對面的男孩的杯裡的Tequila Boom,一直沒有要爆炸的意思。他只是很專注的聽,「我都聽過了,但是每次聽,都有一種被吸進去的感覺。」在我隔壁的女孩的長島冰茶香味飄進我記憶,成為那一夜畫外的氣味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