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學琴的日子裡有一種例行活動:老師會要你站起來、背過身,她彈幾句短短的樂句或幾個和絃給你,你再旋身回到鋼琴面前,試著重現剛才她演奏的內容。個性憊懶的我因為太調皮而換過好幾任老師,幾乎每一個都會為我進行這樣的訓練。當時覺得這遊戲也太簡單了吧,把整首曲子練到老師的要求才難呢。

學琴的日子持續了很長的時光,應該也有近十年吧?後來,不學琴的日數慢慢地超越了學琴的歷史,耳朵也有越來越遲鈍的傾向。除了可以把別人講的話聽錯──例如,唸書時我問鄰座的蔡小炎「你中午吃什麼」,他文不對題的跟我說了「謀賀價(台語的「不好吃」)」,我卻很慘的聽成了「魔戒」之類;現在,連短短幾個音,我都無法像學琴的歲月那樣,敏感精準地重演。

, ,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