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在安平樹屋外面拍平面圖的時候,外外說,「是不是寫 blog 的人都會這樣從頭拍到尾,然後回去寫 blog 啊?」我想了一下,好像也沒有耶,我們幾個某次一起去了美術館,我也是從頭拍到尾,可回來就很放空的把照片傳到 flickr 後就完全遺忘它了。既然羅老師說話了,那我們好像就該寫點今天天氣真晴朗的小學生週記喔?

──所以,八月 22 日,天氣晴。凌晨兩點,熬夜看完了一遍陳老師交待給我的暑假作業,把該問他的問題寫好寄給他以後,懷著幾個小時後是否睡過頭的忐忑上床睡覺,八點拖著還很想黏在床板上的身體起床。九點半,在高雄車站,一個總是遲到的組合竟然難得的全數早到了,我開始懷疑台南的天氣是否陰天有雨。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好像太習慣某些事情的發生。理所當然的有一張欄位填得非常完整的身分證,即使賃居在外也能住在有床鋪的房間,城市不停的推陳出新有了漂亮的面貌,我不斷長大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在電影裡重新讀見鹽埕鼓山的模樣,發現這裡的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慢,很多電影裡攝錄的細節都還是我童年時記憶的模樣,而黑白片裡記錄的社會事件,彷彿我誤闖了誰的夢境。只是事件的描述真實得鮮血淋漓,很難憑著用力躍身就跳出夢裡。

(好了,要講電影本身了,所以依然是本文到處都有雷,往下閱讀請愛用避雷針。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是一些體內環保的碎碎有詞。)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