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太習慣某些事情的發生。理所當然的有一張欄位填得非常完整的身分證,即使賃居在外也能住在有床鋪的房間,城市不停的推陳出新有了漂亮的面貌,我不斷長大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在電影裡重新讀見鹽埕鼓山的模樣,發現這裡的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慢,很多電影裡攝錄的細節都還是我童年時記憶的模樣,而黑白片裡記錄的社會事件,彷彿我誤闖了誰的夢境。只是事件的描述真實得鮮血淋漓,很難憑著用力躍身就跳出夢裡。

(好了,要講電影本身了,所以依然是本文到處都有雷,往下閱讀請愛用避雷針。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