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有一天是回診回早上的。因為上次我跟櫃台說我不想等,她說早點來搶頭香就不用等了,所以我們就約了九點半。老實說我還滿怕睡過頭或記成晚上九點半的……好險今天七點就起床,剛才也沒太沉浸在排版的世界裡、還記得出門。

一到診所,裡頭人已經不少,稍微等了一下就排到了很少坐的位置,可能是因為今天人真的很多吧,我經過前面三檯通通都有人耶,最後一檯也有人。入座後四處張望沒看到我家醫生,心裡第一個感覺就是啊哈醫生你又遲到了。果不其然,醫生出現後,正妹護士和張太輪流經過我們旁邊時,都跟他說了一聲蔡醫生早,哼哼醫生你就承認你跟我一樣容易遲到吧。 XD



昨天看了一下,經過這陣子拉橡皮筋的結果,兩側小臼齒的空間已經消失,之前裝的T-loop今天終於可以拆掉了。今天帥哥醫師確認再三後,要牙助請張醫師來看一下我。在等張醫生來確認我牙齒排列的空檔,醫師大人親自去幫我拿牙刷來、還拿鏡子給我,顯然今天心情很好。

刷到一半,張醫生和之前一樣,一來到我旁邊就是一聲哈囉然後降椅子,我趕快把牙刷放下,結果水噴得整枝牙刷都是、還四處飛濺。 囧rz

張醫生幫我檢查了一下,跟兩位醫師說明(喔,今天除了帥哥醫師還有個跟診的小正妹醫師喲),講了一大堆什麼四對齊canine的,我唯一聽懂的就是沒有對稱得很完美,不過沒關係我也知道我的頭不對稱所以沒差,張醫生也稍微推了一下我的臉部肌肉模擬笑起來的樣子給醫生們看:「像這種情況要調是可以,如果硬是弄反而笑起來會不好看,現在這樣很漂亮啊。」嗯,醫生你要是說我漂亮我會更高興哦。

「像現在這樣很漂亮了啊。」正當我以為張醫生的下一句要告訴我可以準備拆矯正器時,張醫生回頭看了一下我的病歷,「喔,剛滿一年啊。」

嗯,我有感受到還有半年的暗示啦,慢慢來慢慢來。



檢查後帥哥醫師幫我拆掉T-loop、叫我繼續刷,張醫生回頭去看他自己的病人,小正妹醫師去拿東西。在我刷牙時帥哥醫師拿出了鐵絲開始上他的家政課,我想,既然他心情好,事不宜遲,上次沒問的問題就趁現在!

「醫生你現在就只有兩天可以看喔?」
『嗯,對啊。』
「是一直這樣嗎?」
『嗯,以後一直這樣了。怎麼了嗎?時間不能配合?』
「對啊,我星期六有時候要meeting。」
『喔,這樣。因為妳現在已經滿穩定了,所以如果三週真的沒辦法,四週回診一次也可以哦。』
「我再看看好了~醫生你是要去考試嗎?」
『嗯,對啊。』

正當我準備要把Anny上次講的那個名號亮出來問他是不是要考「那個」時,我突然發現:「那個」的全文是什麼啊?嗚!我忘了出門前複習一下了!

所以還是不確定他到底要考什麼,報告完畢。 XD



醫生今天心情真的很好,我們難得講了那麼多話欸。(當然平常嘴巴都只能開著被檢查、沒有講話的餘地,也是沒得聊的原因之一啦)

『妳還要meeting啊,所以妳現在是研究生?』
「對啊,我一直是研究生啊。」
『妳是今年才變成研究生的嗎?』
「不是欸,我剛開始來這邊看的時候就是研究生了啊。」
『一直都是嗎?』
「你很堅持我是工藝老師就是了……=_=+」
『咦,我記性變差了嗎?』
「你每次都記錯我科系欸,你記性有好過嗎?XD」

好吧我知道我講這個很討皮痛,應該很巴結的對他說「沒關係你記得你考試的東西就好了」才是個好孩子啊~為了不給他留意到我在噹他的機會,所以我馬上換話題就問他今天換的線會不會很痛。

『不會啊這個比較細。』他一邊畫記彎折一邊回答我。
「真的嗎?我可以相信你嗎?」之前你常講不會痛但是都會痛耶。──我硬是把後半句吞下去。
『嗯……「應該」可以相信我啦。』

唔,「應該」,為什麼會多出這兩個字來啦!這是什麼保證法啊,害我有點傻眼,哈。聊啊聊的材料準備好了,醫生一邊降椅子還是一邊很懷疑我是研究生。

『而且現在不是都週休二日嗎?為什麼星期六還要上課?』
「喔,因為我老闆上進啊!」



每次patient們約好一樣突然各自遲到早到、前仆後繼的同台登場,帥哥醫生就會七手八腳的收我的尾,但是也許是因為現在他已經老到可以帶學弟妹了吧,結束時即使我們家醫生大人有點小忙,還是能悠閒的慢慢跟我說,「來,今天就這樣,下次我們再調垂直的。我們把線剪一剪就可以了。」換作是以前,大概是一邊說出「今天就這樣」、一邊把椅子升起來吧,真高興今天可以在這種諧趣又不失優雅的氣氛中結束本回回診。 XD

不過今天照相時忍不住又咳起來了,唉唷,好險醫生護士都沒對我演講。如果沒這麼敏感就好了啊,有時看電視上明星們表演含水說話之類的活動都覺得好強,我一有任何異物感的可能下意識就非常害怕。

回家照了一下鏡子,現在剩下連綁,線也換回較細的線了,一整個好愉快喲,等一下可以很歡樂的和阿雅吃飯去了,希望可以有啃得動蘿蔓沙拉的力氣唷。(心)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