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始寫第一天之前一定要認真幫大家摘要一件至為重要的事:我是一個平常就囉唆話多又龜毛小心的人,所以以下會盡我所能的鉅細靡遺(我討厭在日後回想時遺漏任何記憶片段的細節 Orz),想要重點版的SCIS遊記請期待「willie的版本(←等他寫好之後引號裡面的字會變成hyperlink,敬請期待 XD)

2008/01/21@Fukuoka airport, 沒有網路的日子

嗯,基於有人很會拖,一直到出發前一天,那個人還在拗學妹陪她排投影片。連隔天要出門的行程,也都是在幾次上下線之間匆匆在MSN上討論決定。結束排練後跑到國光客運買往桃園的車票,驚覺國光最早的車竟然要到六點才發車,馬上轉身往統聯走。

首班車是4:00,我覺得有點太早;但是坐5:00又不太放心,機票和住宿券都在我這邊,如果遲到一定會被willie宰了……一咬牙,還是決定搭4:00的車北上。回家馬上吃晚餐、洗澡、確認行李,之後就滾去睡覺了。睡到兩點半起床,再次確認、整理,要搭車前還先去lab確定沒有東西被willie或我遺忘在桌上。

上車後一樣口罩戴著就睡覺了,一路睡到中港轉運站下車換車,排隊等了老半天才知道要去桃園中壢要抽號碼牌。台中很冷,我一邊等車一邊發抖,上車後一樣抖個不停。到中壢下車後第一件事就是殺到麥當勞點杯熱可可暖手,一邊吃早餐一邊忖度接下來的幾天到底要怎麼度過──十幾度就夠我受了,更何況是十度以下的低溫啊,想一想就開口跟阿葆借了羽絨外套,可是後來竟然完全沒有穿到……囧rz

原本打算悠哉的慢慢吃午餐,想不到麵吃到一半手機簡訊就震了幾下,是willie提醒我要到第一航廈check-in──呃,我行前明明才在lab跟他說我們要在第一航廈搭飛機啊,這傢伙沒聽進去就算了怎麼還反過來提醒我,我可是害怕沒有方向感還先查中正機場平面圖的人耶。 XD

吃飽以後跑去桃園客運搭公車轉往中正機場,上車沒多久就接到willie的電話,竟然跟我說他在中正機場了!尤其是人家爸媽還陪他一起等,有長輩在我就就覺得太準時才出現很不好意思啊。可是即使我緊張得要命,也沒辦法幫公車司機飆車,只好請他們慢慢等了。 囧rz

到了中正機場,找到國泰櫃台後,一眼就看到willie和他爸媽。一見面馬上就做了蠢事:我問國泰櫃台要怎麼check-in,她叫我到綠色導線排隊辦理,我就帶著大家一路往兆豐銀行方向一直走走走,走了好大一段覺得不對勁才停住住,回頭重新確定。找到了傳說中的綠色導線後,國泰的服務人員說要起飛前三小時才可以check-in,好吧,那就來等吧。

等的過程開了筆電,抓到hinet的無線網路,相傳校際漫遊帳號可以免費連線20分鐘,馬上試用了一下,因為不常用校際漫遊,根本記不住帳密,試了老半天才登入成功。一上線金谷學長就敲我MSN,「可以去日本玩真羨慕。」

「呃,你消息怎麼可以這麼靈?」雖然說明明知道金谷學長前一天和陳老師見了面,不過對他們會聊到我要出門還是滿驚訝的咧。

金谷學長還是老樣子,氣定神閒的回我話:「報紙有刊出來了。」我忍不住很直覺地回了沒啥禮貌的「屁啦」,哈哈。

連線再斷線,斷線再連線,在電力耗盡之前,可以check-in的時間到了,我們跑去櫃台辦手續,因為沒人所以不用排隊,哈。領了登機證、秤了託運的行李(中正機場不檢查託運內容物),willie的爸媽先回家,我們到登機門外等著稍晚進去。中間阿葆拿出PSP來玩、willie拿出NDSL,兩位宅有專精的魔人交流的時候我頓時變得很無聊。 :p



等了好一陣子,我們決定要進登機門了,阿葆先跟我們說了掰掰,我和willie就踏進了這個門裡頭。看起來人很多,不過我們幾乎沒排什麼隊就進去了。進去後先檢查了護照和登機證,再前往下一個關卡照X光驗手提行李、走金屬檢測門,如果手提行李中有液體、凝膠等違禁品,必須當場扔棄,或立即使用完畢,於是有幾個人在這一關像灌蟋蟀一樣大口喝起來。

檢查完畢後,接下來轉往候機室,路上經過免稅店,但我們兩個都視若無睹的經過了。到了候機室幾乎沒人,我們就又把筆電打開、拿稿子和paper出來看。等了一段時間才能上機,上飛機後倒覺得時間過很快:坐定、起飛、看電視、吃飛機餐、降落、出境,一整個一氣呵成。

出境時遇到滿多台灣人,排在我們前面的台灣女生說要輕壓指紋採集器,我也從善如流「輕」壓,結果後來才發現還是要稍微用點力氣壓到喀一聲才算採集成功。採完指紋、照完相,我沒被問什麼問題就結束了,出乎我意料的順利(出門前草爸爸才交待,日本對單身女生會比較嚴格,會問去的原因、要去哪些地方等細節,在家我還複習了一下某些地名的英文讀音呢),willie倒是被問為什麼沒有寫飯店電話號碼,不過也順利通過了。

出了機場航廈,我們完全不知道要到哪搭地下鐵,折返回去問服務台,服務台的姐姐說地鐵站在另一個航廈,建議我們可以搭公車。我那時還不懂她指的公車是shuttle bus,還以為是要我們直接搭公車到市區,不免心慌起來。在排隊等公車時問了前面的台灣旅客,他們又說他們在考慮要不要搭計程車,好險等沒多久公車就來了,上了車就安心多囉。我和willie坐在公車後頭的雙人座,但是行李箱太大、卡不進座位裡,放在走道上其他人還滿難行走的,早知道就坐前面或站著。後來回國的那天我們就拎著行李站在車門口了。



大約半小時不到,shuttle bus就從國際線航廈開到國內線航廈了。到了國內線航廈,依照路標移動,很快的找到地鐵站,買了票、踏進站,列車已經在月台。站穩後不久車就開了,搭兩站就到了博多駅。因為找不到電扶梯,我們兩個就走樓梯把行李搬上去囉,最後一天才發現,其實再稍微找一下還是有電扶梯的,只是當時根本不想再找了啊,有出口就想出站了。

出站後我們先去領隔天要到宮崎的巴士車票,但找巴士站的過程十分坎坷──我們已經站在巴士站內,但一樓都是市內巴士,我們不曉得樓上就是長途巴士,還在一樓兜兜轉轉的,問路人也沒人要理我們(因為我們不會講日文,一聽到英文路人就說他什麼都不知道了 XD)。硬著頭皮想說上樓去試試看,結果才到三樓就看到售票口,遞上了我的訂位記錄給售票員,售票員很好心的跟我說他可以幫我換成四張回數票,會比我們訂的兩人份來回票還便宜一些,真是好人啊。 Q_Q

領了票後,確認過我們隔天要上車的位置,就轉往飯店投宿去了。第一天住的飯店是博多雅秀(Hakata Excel),地圖上看起來離車站很近,實際走起來……還真不是普通的遠欸!我們兩個在夜暗幾乎無聲的日本街道上拖著行李嘎啦啦的移動,吵得非常有存在感。走不到五分鐘我就覺得我很對不起willie,我雖然很耐走、但是天太黑實在是有點慌,而不愛移動的他本來想住的飯店可是離博多駅超近的哪,都是我後來選了Hakata Excel,才會弄到這麼晚還在走路。 Orz

因為我沒什麼方向感又討厭轉彎走小路,以至於我們繞了一大段路後還找不到正確的方向,willie受不了我這麼蠢,於是接手規劃路線的工作,重新定位我們的位置、繞起小路來。我要說啊,剛走到那珂川的時候真的超可怕的!沒人跟我說過我住的飯店要經過一個這麼恐怖的河邊啊!隨便瞥一眼就看到水很深,我腳都要軟了。

經過一個像風化區的地方,我們來到了飯店的後門,辦好check-in進房,我怕我隔天會睡過頭就先跑去洗澡了,出來後willie說網孔壞了,我試也不成功,打電話請飯店來修,結果兩邊的英文都不好,溝通無果。像服務人員跟我說「オペレーター」(他當時唸的音我聽起來比較接近アポレダ),我想說我有開機啊,為什麼要叫我operate,後來想了一下才知道他要跟我說的是operator。而我跟他說plug is broken,他也搬了一綑網路線上來……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啊。 Orz

所幸出門前草爸爸給我一張他以前買的電話卡,試了一下還能用,原本打算靠網路和家裡聯繫的我們就各自撥了通電話回台灣報平安。

折騰了這半天,我覺得我再不睡早上真的要遲到了,就馬上滾去躺床了,隔天要報告的willie則繼續準備他的預講內容。



--------------------------
2008/01/30 想不到willie考完預官以後就發文章了耶,這效率真是一整個驚人啊,我本來以為他會拖到寒假結束的。 XD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