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摸魚打混是一種病,病久了,連你的牙醫師都會發現。

今天晚上八點回診。上次忘了說我今天要回診,所以我不知道Annie會不會出現,一進去就開始四處張望Annie在不在、回家前也不忘看兩下,都沒什麼斬獲。19:52才從學校大門匆匆跑回家拿健保卡、再跑到診所,剛好帥哥醫生結束前一個看診,所以一坐下還沒掃完報紙標題,護士就把我叫到座位上了。

經歷上週在日本整整五天都沒有戴橡皮筋、加上某餐不慎誤點咖哩飯,我一入座就做好聽帥哥醫生演講的心理準備。果不其然,醫生大人眼尖地發現我該拉正的位置沒什麼成果。

「妳有在拉嗎?」
『有啊,不過因為它打個哈欠就掉下來了,所以……』
「打個哈欠就掉下來?」
『對啊,我有時候稍微動一下它就掉下來了。』
「所以妳一個禮拜沒有拉囉?」

呃,怎麼可以這麼厲害,我的確是整整一週沒有動它,不多不少。摸魚打混真是一種病,病久了,連你的牙醫師都會發現。 XD

帥哥醫生幫我調了勾子的位置,還叫我拿鏡子看著他調。「會一打哈欠就掉下來是因為位置跑掉了,把它調回來就可以了,如果下次又有這個問題,妳在家可以自己處理……」

調好後他看了看病歷,先是問正妹護士病歷上頭上次的記錄是不是張醫生的字、又轉頭問我上次是不是張醫生幫我看的,一整個活潑話多,非常異常(?)。看完以後他請正妹護士去找張醫生來幫我看,在這之間又再三幫我檢查咬合。張醫生來了以後說了許多,什麼再拉會太出來啊、這裡太離心所以要近心一點啊、那不要做到六只做到七就好了啊,我一整個聽不懂又超想睡,只知道大家很仔細在幫我微調,嗚,感動。

張醫生回頭去看其他患者後,帥哥醫生開始幫我調矯正器的位置,順帶請正妹護士幫他準備器材。

醫:「幫我拿一下O-ring。」
護:「好~」
醫:「順便拿一下洗牙機頭好了。」
護:「沒問題!」
醫:「再幫我拿一下皮卡丘。」
護:「OK!」

……所以我等一下要跟妙蛙種子決鬥嗎?

今天的帥哥醫生非常活潑異常(哈XD),除了皮卡丘等等奇怪的對話之外,竟然還在某次叫我稍等、把座位升起時,問我是不是畢業了。

「還久的啊,而且很少有人寒假畢業的吧。 @@a」
『是喔,不過妳也碩二了吧?』
「對啊我碩二了。」
『那也快畢業啦不是嗎?』
「還久的欸,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真的畢業。」
『不會啦,一般都可以畢業的不是嗎?你們應該也是兩年畢業吧?』
「嗯~那醫生你們研究所也是唸兩年嗎?不用帶實習吧?」
『一般是兩年,當然如果情況特別的話──也是會有三年的啦。』

嗚,摸魚打混是一種病,病久了,連你的牙醫師都會發現。醫生你把話拖得那麼長又看我一眼是怎樣,嗚嗚我好難過,我決定要告訴Annie我也覺得你變胖了啦。 Orz

話說雖然因為沒戴橡皮筋而聽了醫生演講,不過吃了會染色的食物這點倒是沒挨罵,只是自己看到拆下來的O-ring都覺得赧然,下次我會注意啦。調整了右邊小臼齒矯正器的位置、換了O-ring、旋緊左上顎處的矯正線,就放我回家了,沒有拍照也沒叮嚀我要戴橡皮筋,還真有點小不習慣,哈。

下次去是二月十九日晚上八點,Annie我們有緣就相見吧。(揮手帕)


Powered by ScribeFire.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infuture
  • 他這麼有信心可以準時看完我們兩個喔 XD
    看來他如果要轉去別檯忙我們兩個可以聊聊天打發時間咧 :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