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Hakata Excel, Fukuoka, 報告完畢

這天早上折騰到凌晨四點,我真的撐不下去了,就先跑去睡覺,免得早上報告時因為睡眠不足胡言亂語,聽說willie後來還繼續準備投影片弄到凌晨五點多,不愧是我傳說中一年上進365.25天的好同學……

所以不意外,六點鬧鐘響的時候我按掉了,morning call沒有設,早上八點多有個自動語音打電話來、我還以為是monring call,掛完電話一邊拿東西一邊想,奇怪我又沒設morning call,現在幾點了啊……

不看還好,一看發現是08:43……我和willie的session在十點!到會場的公車只有每個小時45分時有一班、搭往會場又要半小時,換句話說,我們接下來只能搭09:45的車,而且應該是來不及了!所以洗好臉換好衣服,我們一路跑到車站前,看到計程車就拉開車門問司機「ごめん,シェラトンホテル(Sheraton Hotel)」,司機一點頭我們兩個就馬上上車。一路上司機開啊開,我在後座開電腦看投影片,事實證明容易暈車的人還是不要在車上開筆電。 Orz

到了Sheraton Hotel付錢下車後,我們轉身要走往隔壁棟的會議廳,Sheraton Hotel門口的服務人員以為我們是住客,還把我們叫回去。 XD

到了會場沙發區,看看時間還沒十點,我先去了趟廁所……因為忙中有錯,我出門前把絲襪穿反了(羞)。整理服儀後回到座位上,willie說我們的session是10:55,他一說完我突然覺得我餓了好想吃早餐……Orz

在沙發區等會議開始前,我們的對面坐了一個日本帥哥。帥歸帥,我還是很焦躁,既然willie說他要等他的會場B第二場開始再進去、在外頭我們倆各自準備各自的也沒給對方什麼安定感,為了心平氣和一點,我還是先溜進去我可愛的會場A慢慢融入那個場地的氣氛吧。

踏進會場A,前一個session進行到一半,幾乎滿座,我硬著頭皮坐到兩個日本先生中間的空位。當我還握著電源線插頭不知道該使用哪邊的插座好,坐我左邊的日本先生很好心地幫我接過去他左邊的插座。開機,很放空的聽台上報告、在腦海排練我自己等一下該報告的樣子,時間也很快就過去了。前一個session結束後,中間有休息時間,我跑出去上個廁所回來,左邊的好心日本先生已經不見了、東西倒還在座位上。後來我也沒怎麼顧他的動靜,只是很放空的準備我的報告,忽然左邊有人放背包、同時間我也聞到很熟悉的香水味──

呃!日本先生你什麼時候回家了!老師你什麼時候來了!

老師看到我以後,簡單地微笑頷首就開始忙他的事,還問我們幾點來的,我就順口說了我們差點遲到的事,老師說,「好險有趕上。」(←嗯?我本來以為會挨罵的 Orz)

準備稿子準備到一半,老師在紙上寫了一行話給我,要我稍待報告時介紹我們的研究是和櫻井教授的共同研究。一邊想著怎麼安置這句話,不知不覺間就輪到我了。端著筆電上台,插好接頭,把訊號送到大螢幕──啊啊啊啊啊我好緊張!!!可是還是硬著頭皮報告完了,同時頗為慶幸出國前忙中有錯、買了少了五十度的隱形眼鏡,看不太清楚台下的人臉上表情就少緊張一半。報告後主持人問我問題,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minute、second傻傻分不清楚,後來還把一個encryption講成hash。但結束後覺得好歡樂啊,我報告完了!前面的胃痛、頭痛通通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好餓好餓好餓~散場後willie過來和我們會合,大家一起在會場一樓拍了合照。



之後,老師陪我們搭計程車回宮崎駅,路上還借我們看他的JR九州PASS。PASS比我想像中的輕薄,我本來以為會做得很厚呢。到車站大約13:15,老師去搭新幹線回福岡,我和willie到巴士售票口試著要換票。在紙上寫好了想換票的時間、拿出已經打好時間的車票給售票員,大家非常有默契的不需要任何多餘對話就溝通成功,不過後面被拒絕也不需要太多對話──我們想把16:17的車換到14:17,售票員豎起食指比了一(只剩一個座位);我們轉而想換成15:17,她又再次比了一樣的手勢。

換個角度想,也好,多出來這段時間,去吃個飯散個步好了。我們兩個就去了旅行書上介紹的おぐら(Ogura)本店。從宮崎駅前直走,會看到左手邊有山形屋百貨公司,おぐら就在山形屋的背後小巷裡。老實說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我們來九州的這六天五夜,路上都沒什麼行人啊?不過街景很清爽乾淨,加上要離開宮崎這天雨停了,走在路上心情還滿不錯的。(心)



我們要準備過馬路時,我看到有人在做街頭訪問,大概是地方電視台吧,拿著要問的問題板四處攔截路人。可能是因為willie太帥,過馬路後,另一組街頭訪問的麥克風竟然就這樣推到我們面前來!向來對攝影機和相機恐懼感至深的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快步走掉,willie還是保持他巨星的駕勢慢調斯理的跟對方說了"We can't speak Japanese",對方發現我們不會講日文,說了聲I see就笑笑的放我們走了。

おぐら的阿桑是個好人,willie一開始就確定要點チキン南蛮,我則是徹底發揮天秤座的猶豫性格想了半天,阿桑也有耐性的陪我耗──我指著菜單 上的チキンカレー、ビーフカレー問她:「これわなんですか?」她就一一唸給我聽。因為這些外來語一聽就知道是chicken curry和beef curry,所以很快的就刪掉這兩個選項了,倒是最後一個就聽不懂是什麼,阿桑指著鼻子說是「ぶぶ」,我還愣了一下,直到她說是pig我才瞭解,原來剛才 她說的「ぶぶ」是豬的噗噗聲啊。

興高采烈點了菜,以為是單純的豬排飯,上桌時發現也是咖哩飯……我沒看到有寫カレー啊,當場大囧,這玩意 一吃下肚醫生大人一定又像上次偷喝思樂冰一樣神準發現。不過還是吃了,哈哈,因為我真的餓了咩。咖哩飯口味微辣,豬排很酥脆,份量很多;willie的チ キン南蛮份量大概是我的1.5倍吧,他一邊吃一邊說回台灣會變胖,唔,希望每天同時間用餐的我不要跟著變胖。 XD



吃完飯後,我們兩個步出店門不久,阿桑突然手上拿著什麼追過來。定睛一看,竟然是willie的相機。回台灣和淳璟說到這事,淳璟說willie運氣太好,她之前出國忘了拿包包,放在裡頭的相機連同備用電池都被偷走了。我們站在原地回頭拍了一張,記錄一下這個走溫馨路線的名店。



回程路上逛了山形屋和蔦屋書店。山形屋有一點點像我以前在基隆和花蓮逛的百貨公司,小小的、東西不很多,但應有盡有。剛好遇上裡頭在做和服衣料的促銷,所有售貨阿姨都穿上成套和服、腳下踩著木屐,難得這麼近距離看到人家穿和服,覺得好有趣。本來想看有沒有便宜一點的浴衣可以買,但是即使是特價的衣料還是都好貴啊,只好視而不見的走過去了。

在蔦屋書店時willie買了很有設計感的書籤,我則是開始物色要寄給大家的明信片,但是沒挑到什麼覺得很喜歡的,就空著手離開了。下樓時看到書店玻璃門上的靜電貼我好喜歡,陽光透進來的感覺也很好,就拗willie幫忙拍了一張。



回到車站前,繞回東橫inn領了行李、到四號站牌等車來,上車後willie打他的NDSL,我認真睡我的覺。睡到休息站起來,一眼就看到「台湾かう渡った美味し」。給陳阿葆看圖以後他問我有沒有買,唔,不過就是在日本的包子啊,我比較想吃中正市場蛋黃肉包……



睡睡醒醒、醒醒睡睡,睡到後來我就不敢再睡了,怕willie很流暢的下車、整個把我忘在車上。經過天神時看到神社、大丸百貨、三越百貨、以及willie心心念念的LoFt,心裡想明天應該滿好逛的吧。日本客運很神奇,可以按時刻表發車、按時刻表抵達,我們如預期的在20:22抵達博多駅。

在博多駅下車後,由於willie的絨布西裝外套很容易沾綿絮,原本想要找一下老師說的百円商店(老師說開在巴士站這棟裡頭),買個自黏滾筒把它弄乾淨;但一下地下室就看到了很便宜的拉麵店、蓋飯,一意識到餓就轉而覓食起來。日本的商店都關得早,晚上八點半就陸陸續續拉了鐵門,或者是正在結帳統計今日的營收,晃啊晃的經過了MOS,我們決定來試一下日本的速食店。

點餐時willie以為我會對店員講日文,可是我忍不住還是很俗辣地說了英文。我點了單點的熱狗堡,willie點套餐、飲料想要選雪碧,可是不管問Sprite或7-up,店員都搖搖頭,不知道是聽不懂還是不確定?後來就改點了熱紅茶。吃到一半我們才想到要拍照,回想一下,被拍到的食物們都剛好是比較不那麼讓人滿意的:willie說紅茶怎麼會用茶包沖、他以為應該是別的樣子,我呢,則是覺得還是台灣的MOS薯條好吃多了,口味清淡如我都覺得沒什麼鹹味、內容也乾乾的不如先前吃的鬆軟。



雖然食物不盡完美,不過門口的徵才廣告倒是吸引了我的眼球。日本的時薪和台灣相較之下,我認為台灣的時薪幾乎是剝削了。不去想匯率問題,就拿店內消費來比較、效法大麥克指數來個MOS Burger指數吧──以我點的熱狗堡(290円)為例,在台灣的訂價約55~65元,以新制時薪95計算,只能買1.46~1.73個;但在日本,即使以高中生的時薪(680円),購買力也有2.34個。此外,在我印象中,自從調整到新制時薪後,台灣MOS就停止供餐給員工了。而且人家的徵才廣告比我們這邊的可愛多啦……(←這也是重點嗎? :p)



飯後,再度經過長長的步行,回到博多雅秀。其實博多雅秀並不是機加酒中我們唯一能選擇的飯店,在國泰都會通的福岡行程中,可以選擇的尚有福岡凱悅(博多駅後站)與福岡君悅(運河城),但它們也都比博多雅秀貴,所以當初若考慮這兩處居所,我們可能就會選擇搭華航出門了(唔)。如果沒有預算限制、想要豪華又安全的選擇,倒是可以考慮學長們住過的長榮假期,能夠選擇的飯店比國泰的組合多,長榮的零失事率也是willie當初不時掛念的特色之一。

這天晚上因為已經報告完畢了,所以我們兩個都悠閒起來──吃餅乾配電視,趴著上網打逼,行為不同,但一致露出鬆口大氣的懶散。博多雅秀的桌面上只有一個插座、一個網路接孔,willie拿出他的筆電想開AP模式好讓我們兩個都能上網,但我一連上他電腦,他提供服務的程式就當機,最後他很善良的把座位讓給我,我唯一的報答就是下樓去借熨斗和延長線。

在台灣,大部分的延長線都能夠延伸出多個插座,一般是2~5個不等。櫃台拿給我一團沒理過的線,我找出線頭前也滿心以為插上這插頭後、我就能擁有兩個插座了──咦,可是,怎麼只有一個?櫃台的保利さん拿了熨斗和熨衣板給我後登記了房號,看我一臉疑竇望著他,還微笑跟我說了晚安。他都跟我說good night了,我還能問什麼呢,更何況我英文沒好到可以問他要怎麼樣才能生插座給我。

帶著這堆東西回到房裡,我把延長線插在浴室牆上的插座上讓willie接熨斗、整理他的襯衫長褲。博多雅秀的熨斗比東橫inn的熨斗多出了噴水功能,我從來沒見過,因此一開始還對大量噴灑的水霧感到十分錯愕。研究完熨斗之後,willie熨他的衣服、我上我的網。回想起來,相較於前一天的兵荒馬亂,這晚未免也放鬆得太快了吧。 :p









Powered by ScribeFire.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