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5@Hakata Excel, Fukuoka, 消失五分鐘又失而復得的毛線帽

大約是前面幾天精神都過於緊繃,這天號稱要管理鬧鐘的willie睡到早上九點才起床,被叫起床的我當然就更慢啦。willie還一直說是因為這天沒什麼事所以才睡這麼晚,我心裡想的是昨天明明有人說要早早起床吃早餐啊……所幸我們梳洗換裝的速度都不慢,九點半出房門還趕得上十點前結束的早餐。很歡樂的是餐檯上食物還不少,不是我想像中的殘餚剩羹,外頭天氣雖然並非大晴,但微薄的陽光也探出頭來,真是個美好的早晨啊。



白天吃完早餐第一件事就是逛willie很想去的LoFt

(寫到一半剛好重看了小潔的京都漫遊,原來小潔也去了京都的LoFt?那我該說這是一個正妹偏好度百分百的名店嗎? :p)

我們的住所離天神不遠,原本前一晚我們還看好了百円公車的路線,盤算好該怎麼搭車,不過研究了Google Map後,willie也認為走路過去就可以了。從飯店走出去,徒步約十分鐘左右(這包括了找路的時間 :p),就來到了大丸百貨前,LoFt就在旁邊,櫥窗的主題是情人節,以桃紅色為主色的設計很可愛。



在LoFt,willie買下了之前在Mobile01很熱門的ぼぼ日手帳,我則是挑了要寄給大家的明信片。LoFt有好多小潔喜歡的Gaspard and Lisa,我還看到一顆豆腐人沐浴球,二話不說買下來送給豆腐,慶祝她得獎囉。是說我在福岡LoFt沒印象有看到Porter吶……倒是有很多奇趣的設計物,例如Clocky(一種會跑給你追的鬧鐘),我深深覺得要不是定價太貴,連續遲起兩日的我們應該要一人買一個才對。

中午遲遲無法決定要吃什麼,決定先回飯店放個東西、查個地圖再出門。路上經過ベスト電器,跑進去看,一樓是賣手機的,日本手機款式好多好漂亮,地下室有藥妝店,二樓以上就像NOVA、燦坤之類的3C量販,賣各種大小家電。這邊的ELECOM比在網拍上看到的種類款式要來得多,不過因為我想買的ELECOM之前都買齊了,也沒什麼企圖再比價;原本我和willie想看有沒有便宜的轉接頭和Hub,可是想想剩一天了,就又空著手走出這裡。(在這裡呼籲我們家可愛的憨憨,妳明年來的時候記得要帶延伸插座和Hub哦!)

回到飯店後我們先在一樓休息了一下,我寫明信片、willie驗收他的手帳,忖度樓上的room clean應該已經結束才上樓。打開電腦連上網,老師就丟了MSN來建議我們去逛逛,還推薦我們去吃一蘭拉麵。拿出飯店給的地圖看了一下,發現一蘭才在我們樓下過個馬路就到了,於是willie就很歡樂的附議要去一蘭。



一蘭用餐前得先購買餐券,很幸運的是,我們兩個正對著餐券販賣機不知從何按起時,突然一個大叔站在我們背後,素來有禮貌的willie馬上拉我往後站一步讓大叔先用。大叔本來示意要讓我們先使用,但我們兩個也做出請他先使用的動作來,他就從善如流地啪啪啪點起餐來。有了大叔的示範後,原本以馬鈴薯的理解力在思考怎麼使用這台機器的我們,突然比愛因斯坦還聰明,啪啪啪地也買好了餐券。

入座後除了得交出餐券,還得遞上喜好單,讓店家知道你想要吃怎樣的拉麵──叉燒的份量要幾片、蔥想要吃蔥綠還是蔥白、味道的濃淡、麵湯的油膩度……全都在這張單子上一併問妥。我雖然看不懂但是很懶得問,亂畫一氣就交出去了。倒是willie加點了叉燒肉,卻又在喜好單上寫了不要叉燒,引起了服務生的注意,服務生特別再以日文向他確認,因為溝通失敗,服務生才發現我們是外國人,從後場拿出了簡體中文和韓文的點菜單給我們選。



我想我的單子應該開始在準備了,所以也沒請服務生追回我剛剛繳出的單子。也因此我的麵和willie的麵相較之下有一種淡淡的哀傷,這哀傷中有80%都來自willie不斷提醒我為什麼我的叉燒會離家出走……哼,明明差別就只是你的是中文版一蘭拉麵、我的是日文版,而我不小心把叉燒給disable了啊。





回台灣以後看到別人的網誌上說,如果把湯全都喝乾、碗底會出現「この一滴が最高の喜びです」(剩這一滴是我們最大的喜悅,意思就是把湯喝乾是對廚師的恭維吧?)。可惜我的湯我覺得太油了,麵湯也不夠燙,吃到一半冷掉後油膩感更重,willie也沒喝乾,所以我們都沒看到這行。倒是加點的半熟蛋好剝又好吃,回台灣找時間來自己煮一鍋、滷成糖心滷蛋吧。

飯後去郵局寄明信片。其實明信片塞給飯店櫃台就能代為寄出了。可是這趟日本行不知道在堅持什麼,能走路就不想搭車(跟百円公車說再見~再見~)、能自己處理就不想操煩他人(啊,當然也還是為難了我的同行夥伴不少 Orz)。我們居住的區域附近有許多小河川,雖然不像小潔的京都行一樣有悠閒的人家在河邊曬太陽、練樂器,但是白天在河邊走著走著,褪去懼高的恐懼感後,倒也有幾分悠哉的氣味。



離開一蘭、經過某道橋,路上經過個小神社,繞進去看了一下。本來willie想要買御守,但是沒人顧門,他就說待會去櫛田神社再買就好。很快的就到了福岡中央郵局。剛進去有點混亂,裡頭分保險、郵寄等櫃台,也不確定要不要抽牌。正當我在左顧右盼時,一個櫃台人員叫住我,準備為我服務,我連忙拿出明信片告訴他我要寄件,他告訴我到17號櫃台買郵票就可以了。17號櫃台的大姐英文也很好,慢慢地告訴我每張是多少錢、總金額是多少。付錢後把明信片交給她,我們就離開郵局前往櫛田神社。



在神社看到了很多鳥居,回頭查了wikipedia才知道,原來鳥居是由信徒奉獻的,因此鳥居的數量越多、表示這間神社越是香火鼎盛。在神社我們還剛好遇到一場祈福儀式,親眼看見了穿著傳統服飾的神官。繞到神社後頭轉了一圈,路上遇一隻很肥的貓盤坐在一處,絲毫不懼人來人往。轉回前頭,神官在儀式結束後步出時遇見我,稍微看了我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我總是很怕廟裡的道士們、看到神官卻沒什麼畏懼感,向他點頭致意後我們又繼續走。

willie說想要買和工作相關的御守時,我又表演了一次willie以為我要講日文、我卻講起英文的畫面。

小草:「済みません,can you speak English?」
巫女:「いいえ……」
小草:「We want to buy... about work!」

後來被唸說明明人家就說聽不懂英文了為什麼我還講英文,哼哼不覺得我講得很扼要嗎?(不過我論ahmei老師經過這篇網誌會讀到吐血的可能性……「小草妳的英文到底是怎麼學的?」)

willie一直很好奇,在台灣買護身符得過香爐,日本的御守要不要經過什麼加持才能啟用?我查了一下抹茶糰子的網誌(正確的神社參拜法①正確的神社參拜法②),還是不太確定答案。不過我想,如果要經過什麼儀式才能有其功效,以那位巫女願意跟我對話的善良程度看來,若我們少做了什麼,她一定會比手畫腳地叮囑我們的吧?

走到更後面一點看到山笠,身為一個東港小孩,看到還覺得滿像王船的。查了資料,無論是祭典的方式、故事的背景似乎都不太一樣,但都有希望疫病遠離的祈福意味。



從神社的後門出來後,聞到一個轉角小店在烤年糕之類的東西的香味,抬頭看了一下招牌,「焼きまち 105円」(烤麻糬),唉呀難得有看得懂的字耶,真感動,我和willie就一人買了一個站在小店前吃起來。現烤的糯米團外脆內軟,裡頭包了甜而不膩的紅豆餡,熱騰騰的揣在手上好溫暖唷。

吃完以後我們繼續前進運河城,不過我們一直不知道,我們剛剛吃麻糬的地方就在運河城後門樓下了……兜了半圈發現我們可以從那裡上樓,我們又折返回去。我在無印良品第一次戴上膠框眼鏡,看著六十分鐘可取貨的字眼,差點就想要敗下新眼鏡了,不過我日文又不好,等下有什麼問題都沒辦法問,還滿麻煩的,回台灣再說吧。在無印良品我發現willie的開關好像又不知不覺關上了……我躡手躡腳跟在他背後走了好大一段路,路上還經過穿衣鏡,一直以為他故意假裝沒發現我,一叫他他又問我跟了他多久,噗哈哈。在這裡willie買了看起來很有氣質的羊毛圍巾手套,我們又繼續往下逛。

經過高木直子說的拉麵競技場,因為時間不早不晚的一點都不餓,就沒像她那麼狠一口氣吃上兩碗。倒是站在拉麵競技場前拍Sonic和水舞時,我聽到廣播在放ABBA的"Dancing Queen",willie說他沒聽過,這邊一定要宣導一下啊。



離開運河城後,我們轉往博多駅。我們在筑紫口閒晃時,有看到東橫inn的車,不知道是不是接駁車哦?如果是的話就更要推一下東橫inn啦!離車站或鬧區近、價格合理、應有盡有。筑紫口有間比ベスト電器大上一倍的3C量販,繞進去逛了好久。日本很奇妙哦,賣了很多加密軟體,偷偷研究了一下……但是看不出什麼所以然。 XD

晚上回飯店前在セブンーイレブン(也就是7-11啦 XD)買了晚餐,willie買了飲料和天婦羅烏龍麵,我買了雞の唐揚げ九州醬油(九州風味的炸雞肉)、ブリトー(乳酪起司捲餅),還有一大盒明治ブルガリア低糖ヨーグルト(這邊的優格好便宜,好大一盒原價才105円,都是前面幾天生理期讓我與它擦身啊 Q_Q),因為很饞,我還在對面Mister Donut買了半熟ハムエッグバイ(火腿起酥夾半熟蛋),沒吃過Mister Donut的willie則是選了蜜糖波堤。一邊吃晚餐一邊配電視,意識到廣告比節目好看!而且還在電視廣告上看到Wii Fit的廣告,是一個阿伯在家裡玩呼拉圈,看一看覺得陳阿葆還滿適合買一個的,反正體脂機也很貴,買Wii Fit還可以順便玩遊戲。


(我們看到的廣告:Wii Fit Hula Hoop)

電視看得差不多以後,我決定來收拾行李、明天好從容出發。此時突然發現,我的圍巾手套都在,但是毛線帽呢?摸了摸我的頭,嗯,頭還在。

我四處翻被子、找袋子,放空中的willie回過神來瞥我一眼,「妳在找什麼啊?」

「我的毛帽不見了啊。咦,會去哪裡了啊?」我翻了翻放在willie背後的衣物堆,底下也沒藏我的帽子。是路上被我弄掉了嗎?

「妳有帶回來嗎?」willie問我。

我努力回想剛才的情節:「有啊,我過馬路要買Mister Donut的時候,你說要我先墊甜甜圈的錢,我不是請你幫我拿、我好拿錢出來?」

「好像有這回事──」

……話雖如此,他表情還是很放空,吳先生你是回神了沒啊。 XD

「不管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你先去洗澡好了。」我催他去洗澡,他一站起來,我又翻了一下剛才被他壓住的西裝外套,這西裝外套底下──欸,你壓在屁股底下的是什麼,不就是我的毛帽嗎。

然後有人一怒之下把我的帽子丟在我的床上就踩著小碎步跑去洗澡了,哈哈。 :p

整理好行李以後我就先跑去睡了。中間willie冒出來關了燈,我說他還要活動可以開著啊,他說不用,我又四處找不到開關,就算了。早上還要很早起來欸,躺平了就不想動了,啦啦啦。





Powered by ScribeFire.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