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6@Fukuoka airport, 太早起床被吳老師碎碎念的早安您好

來日本的每一晚,除了第二天晚上之外,幾乎都是我先投降跑去睡,每天睡前也幾乎都是由我設定morning call和鬧鐘。前面說到,第三天晚上我少設了morning call、差點釀成大禍,後面幾晚我都很謹慎小心的計算起床時間。出國前草媽媽借我她的timer權充鬧鐘(willie說時間到了嗶嗶嗶好像在炸雞排),因為是timer,所以只能設定幾小時幾分幾秒後響起。前一晚,我一邊和willie聊天一邊算,還很小心的算了三次、深怕一算錯就和飛機say goodbye。

可是早上還是出錯了。

早上鬧鐘響了以後,我爬起來去刷牙,willie則在床邊呈現半夢半醒的昏沉狀態。正當我刷牙刷到一半,willie突然大喊我全名。老天,這種叫法除了林先生之外,多年以來幾乎沒人再使用過耶,沒事放什麼大絕啊,我含著牙刷探頭出去問他一聲幹嘛,迎接我的是一道怨念的眼神──

「喂,林小草,現在才五點鐘耶,我們不是要六點起來嗎?」

我呆呆的愣在原地,後來就叫他繼續睡、我縮回廁所慢慢盥洗。太早起床其實真的很無聊,我擦完日霜還按摩了好久,上好防曬也才五點半;想說來上個網,可是前一晚燈是willie關的、我找不到開關……東摸西摸,我決定去拍那珂川,想說willie起床發現我不見會不會以為我怕被他唸就把自己從馬桶沖走,還抽了衛生紙(因為找不到便條紙 Orz)、留了字條跟willie說我去樓下一下下。

下樓後本來想拍清澈透綠的那珂川、白色的水鳥……可是,別傻了,才06:05,這麼早,連水鳥都不想起床啦。整條那珂川烏七抹黑的,我站在只有4度C的街頭想著等下上去還要被willie繼續唸,嗚嗚,不禁覺得餓了。(←這是啥反應啊 XD)



回到樓上,willie已經起床了,碎碎唸的開關也打開了,哭哭。 Q_Q

我們兩個完全整理好也不過才六點多,我提議說要下去散個步等早餐時間到,路上willie還是繼續唸,嗚。早起的好處是,我們住處附近的風化區的牛郎織女(?!)剛好在便利商店買零食,所以親眼看到了酪梨壽司介紹的雜誌Let's上頭的那些人們。妝容真的好令我驚豔啊,活脫脫就是從酪梨那篇網誌裡走出來呢……XD

回到飯店等早餐時間開始,瞄到門開了就閃身進去當第一組客人,歡樂的吃了美味的烘蛋捲,毫無遺憾地領走行李離開博多雅秀。路上一邊走,willie碎碎唸的開關還是沒有關掉,嗚,他還說要唸到畢業,好可怕。 T_T

因為時間抓得很好,到車站悠哉地買了往福岡空港的車票,透早的車廂沒什麼人,我們還可以坐到傳說中椅子下有暖氣的座位。到了空港站,上了電扶梯、一走出國內航廈就看到shuttle bus,幸運地在車門關上前擠上了車,路上還看到國內線有皮卡丘飛機,超可愛的,哈哈。

最後,把三萬日圓花得一乾二淨後,我要回家了啦!日本掰掰,啾咪~ ^.<



回程飛機上終於可以心情放鬆的左顧右盼(來的路上我在背預講稿),還有心情問willie要不要向笑起來像朱茵的可愛空服員要電話。附帶一提,此行遇到的國泰的空服員多半是香港人,粵語流利、普通話也能講,不過沒有那麼流暢。飛機餐通常有兩種口味可以選擇,我和willie去程時會在聽完空服員和前座介紹的餐點後,直接向她拿我們要的口味、不勞煩她特別介紹;但回程時因為聽不清楚,於是我又向空服員再確認一次。

「妳好,請問口味是牛肉和雞肉的嗎?」
『沒有牛肉哦,只有雞肉和蔬菜。』
「蔬菜?」
『嗯,是馬鈴薯。』
「所以蔬菜口味是素食的嗎?」
『什麼是素食?』

不知道是我講太小聲她聽不清楚所以反應不過來,還是她真的聽不懂素食代表什麼,我回頭看了willie一眼,我們就快速地決定好要吃雞肉口味加柳橙汁,希望正妹空服員不要覺得一開始就抱定主意要吃雞肉的我們在鬧她啊。 :p



吃完以後發個呆,桃園機場就到了。入境後我對willie說,我們好像終於打完了RPG破關了耶!willie還說後面還有隱關可以打,哈哈。

雖然中午就到了桃園中正機場,不過我下午三點才搭上客運,到家都八九點了,非常累,下次如果有要出國,我一定要留預算搭接駁機!不然好累哦,嗚。

不過我平安到家了耶!沒有迷路!超開心的啦。林先生下次出差帶我去玩嘛,我不會再跟以前一樣轉個彎就不見了,我還可以share你的食物,你就不用擔心變胖了哦,有沒有貼心!喔耶~







Powered by ScribeFire.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