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 willie 很仁慈的捐出時間幫憨憨與我上課,教的是比預期中有趣很多的 Python。中午老師晃來探望我們,說難得我們在、大家一起吃個飯好了,我們也很難得的有這個榮幸跟老闆大人共進午餐~

吃飯的時候,我們帥氣迷人又可愛的吳老師(小朋友說我最近糖吃很多,但我想 willie 應該會相信我這個人超誠懇的)問我什麼時候可以拆矯正器,老實說我根本忘了我是民國幾年開始矯正的了啊,就覺得每三週見牙醫師一面已經成為排程項目了,調整也已經進入我自以為可以準備拆的階段了,現場很有自信(哪來的自信XD)說我大概快要拆了吧,好像還說最慢六月,哈。

結果晚上去看牙醫,帥哥醫師現場粉碎我的美夢。



原本預計課大概上到四五點,我應該還可以吃個飯,不過中午跟老闆大人吃飯時大家不小心聊開了,──什麼工作站啊、老師博士論文是用 TeX 打的啊,以前老師唸書時的作業系統是什麼啊,雖然老師本來就滿好聊,不過我們都不知為何地敬畏他,今天一整個相談甚歡到很驚人的境界,大家好有潛力哦不是我在說 XD──,回到教室都已經快三點了,下午的課又在太過賣力的實作練習下充實地進展到六點。

回到家,領個錢,時間就差不多快到了。悠哉地晃到診所,看了雜誌,翻了報紙,時間到了,醫生大人也來叫我了。帥哥醫師今天點名我的方式跟平常完全不一樣,平常張太在的時候大家都只叫我名字啊,突然叫我林小草小姐,我有一種從夢裡醒來的感覺……

說到這夢裡醒來,今天雖然患者不多,不過診所也太安靜了吧?



我困惑地跟著親自到櫃台拿我病歷的帥哥醫師往內走,坐下後發呆看正妹護士在我附近弄一個很像模型的東西,在我整個人放空得徹底之前,帥哥醫師就把我叫回來了。

「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耶。』
「妳最近要考試了吧?」
『唔,沒有啊。』
「這樣啊……」

躺下來的時候我很認真的思考以上對話裡的問題。第一,我其實是有問題想問的,不過我忘記我前幾天是發現什麼問題去了;第二,我戴眼鏡看起來就很用功嗎,不然為什麼才剛開學我看起來就像是要考試了咧?正當我還在想的時候,正妹護士指著陳醫生,「蔡醫生,他說白頭髮就是老了,一次罵到三個人。」

帥哥醫師頓了一下,隨後就笑出來,「這樣不行哦,張醫生出國你們就這樣。」

有時覺得帥哥醫師跟 willie 很像,就那種情緒沒啥大起大落的感覺,連笑話都是這樣 fade in & fade out。平常也不太生氣的感覺,愛演講的程度,嗯,我想也是有拼,不過帥哥醫師比 willie 愛演講得多(willie 說他懶得唸我了,嗚嗚), willie 音量也比醫生大多了,不然我上課會上到睡著吧。(←真是欠揍的學生 :p)

不過這句話就解開我的困惑了,難怪今天這麼安靜啊。



檢查咬合後,一樣是檢查咬合,關緊牙縫。其實因為之前的 space 已經關得差不多,現在拉似乎也沒有很強的拉力了。帥哥醫師又再關了牙縫的位置,另外幫我在上排門牙兩側裝上新的勾子、橡皮筋另一端則勾住矯正環,大概是開始要微調讓它們一個個站定位吧。

橡皮筋拉法示範完畢後(今天的鏡子超可愛啊,上面有貼小熊貼紙 :p),醫生說我可以回家了。下診療椅時我鼓起勇氣問醫生我的施工期還有多久、什麼時候可以宣告完工,帥哥醫師說,現在只剩牙縫關一關、一些位置再調一調。「如果妳有認真拉,應該是就差不多了。」

嗯,我覺得有點夢碎,因為我以為他會跟我說下下次就可以拆之類的話,哈哈。是說比起上次呵呵呵笑過去,雖然和我中午自以為快要可以拆矯正器的假設有頗大的差距,但這次的回答一整個讓我感動啊,哈。不過醫生你的眉毛為什麼有一塊是白的呢?



今天也很快,我不到半小時就回到家裡了。不過下次是愚人節回診耶,我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覺得醫生們該在愚人節放假的說……有沒有愚人節牙醫師不放假的八卦?

離開診所後才還不到回家路途的一半就遇到了可愛的 Annie 一路奔跑而來,手上好像還拿著晚餐?希望帥哥醫師也有很快放妳回家~我可以理解食物在等我們吃但是要看完醫生才能動它的難過。 Q_Q

話說帥哥醫師在我問工期時看看我的病歷、數了數矯正的期間,他說我已經矯正14個月,我還滿驚訝的,不知不覺就這麼久了啊!為了要可以如期完工(雖然不知道工期到底還剩多少 XD),我要好好拉橡皮筋啦,希望我的牙齒可以乖乖站好啊。 :D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