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先生又很難得地說了他的想法了。有時候啊,老實說,就跟他不是很瞭解我一樣,我也不是很瞭解他。說不懂我嘛,他是瞄我一眼就知道我在想什麼的人,但是很多我做過的事他都不曉得,最瞎的就是我大四了他還忘記我重考……嗚嗚我開始懷疑我是路邊撿來的了。 XD 但是也不會生氣,因為我也常忘記我自己到底幾歲、正常情況下該幾年級了,有次我還問小潔國中唸哪裡,哈哈。

而他呢,有太多他不想講的故事,以前沒機會聽,現在聽聽也滿有勵志的效果的。



他說,國中的時候老師對學生說,「你們要好好唸書!談什麼戀愛、打什麼籃球?考上好學校你們就可以追到漂亮的妹!」然後呢,他還是照樣跑去打球了;

高中的時候老師對學生說,「你們要好好唸書!談什麼戀愛、打什麼籃球?考上好學校你們就可以追到漂亮的妹!」然後啊?拜託他誰,當然還是要打個球蹺個課啊,你有看過全班前幾名的蹺課節數也是名列前茅的嗎,有啦這裡就一個;

大學的時候老師對學生說,「你們要好好唸書!談什麼戀愛、打什麼籃球?考上好學校你們就可以領到很多股票、追到漂亮的妹!」嗯,這時是多了個股票,但是老師們講的話真是老梗。 XD



林先生很慶幸他沒放棄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現在也依然可以拿到一張有可以挺直身體拿出來的 title 的名片。我想到去國賓參加謝師宴說明會回來,和 willie 聊到我的 career path,大叔說叫我不要太侷限自己的路,但我隔了一天倒有不太一樣的想法。

「可是我想做的事我覺得我已經都做過了,即使不能成為職業,好像也不遺憾了。」



從啟蒙開始寫,寫到課堂上被數學老師翻臉大罵,三年後,我夢寐以求的文學獎入手,還跟我從國中就非常迷戀的偶像大人同一屆領獎,近近地看過她穿得簡單但依然是正妹的模樣;

二十歲之前擁有自己的出版品,雖然我上次講電話時開玩笑說我寫太慢,別人是疊起來的「著作等身」,即使我已經長這麼矮我大概得把所有收過我作品的書也立起來、加上 A4 大小的碩士論文才有機會,但十九歲能得到,其實已經達到我的目的了;

畢業後,一直想參加的大型比賽,後來在這幾年的努力下也湊足字數、拿到了入圍門票,雖然擠不進決審不能出書,但是還有浮出水面透透氣的機會(感謝聲音甜美好聽的姊姊 :D)。

willie 聽了以後說,「嗯,還滿屌的。」

「這是梗嗎?你幹嘛學周杰倫?」

「不是啊,能有個自己的作品真的滿屌的欸。」



我一直在想,若我一直什麼都沒有,是不是就失去做夢的資格?好險在這一路上大家給我機會,路上遇見了淑真、嫆雀和文琪,她們像姊姊一樣地關心我的生活、鼓勵我繼續寫;那些沒教過我的國文老師們也願意給我一點分數,讓我的名字被寫錯在名單上。我不是像大朋友那樣有天份的小孩,這幾年我讀得少、寫得少,整個作品的成熟度都往下掉,但大朋友的網誌上明顯還是有才氣在,未曾湮滅。

哥哥說,出社會後面對世俗的價值觀,過去那些有膽識的選擇慢慢鈍化了,變得不敢搞怪,但依然能做出令日後的自己驕傲的選擇。

我想也是。你願意為別人而容忍、妥協,那和以前的你的確是不一樣的。你曾經讓人那麼擔心也那麼放心,現在則全然是可以信任的、有肩膀的男人。這是這些年之間的變化,是一個又一個的選擇堆疊出的累積。過去你對我愛寫字這件事曾經嗤之以鼻,但有次在討論工作時,你竟然對我說,若想要做文案或編輯方面的工作,你可以幫我介紹看看……這個改變對我來說,頗微妙,哈。



當膽識退化成為妥協,我們願意一試的,其實更多。




--------
面試回來改掉最後一句。 XD

「喔,我看妳的經驗,還以為妳不想寫程式。」
『(我臉上有寫我不想 coding 嗎 /_\)當然還是可以啊,我重考後還是唸資管耶。』

後來話題都不知道怎麼轉走的,哈哈。

--------
晚餐時間跑去買鹹酥雞。

親愛的林先生,不是我在說,沒有你在鹹酥雞好像就沒那麼好吃欸。哈哈,大概是要有人一起搶食才會覺得好吃吧。矮由~每次站在這種關口就好想你喔,哈哈哈,你一定嫌我好噁心。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