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低落還是要去看牙醫。因為我想如果我放他們鴿子再重約時間,到時候醫生大人給我一場大演講,我大概會更低落。 XD

上次醫生要我兩週後回診,我原本以為之後就保持這樣了,但今天看完以後,頻率並沒有因此成兩週。下次還是三週後見。過程啊,毫無爆點(也從來就沒有過吧XD),一樣是把橡皮筋拿掉後幫我看個咬合、把上排門牙往後拉一點,重新夾下排的 O-ring,好了林小草妳可以回家了。



乏善可陳的看診過程(因為都剩微調了嘛XD)還是有值得寫的東西,就是醫生越來越配合我了。



來之前的路上一心想著為什麼我的論文可以寫得如此之慢(我開始想把字型調得跟學長姐們一樣大了 =_=+),想說如果醫生問我「最近有沒有問題啊」,我一定要用很三立八點檔的氣勢抓住他的手問他,為什麼我的論文會把我折磨成這樣(如果把論文說成是「那個磨人的小東西~」就會有早期九點半的氣勢了 :p)。

不過醫生見面第一句跟我說的話是,「小草妳先漱口。」

嗯,我鋪好的梗完全沒有出來冷場的餘地。漱口漱口,換線換線,夾 O-ring。我研究了很久覺得我隔壁給張醫生看的女孩兒的不是 Annie(嗚嗚看診頻率改變後以後就很難看到她了吧 T____T),隔壁電視上面的球賽也還沒打完,帥哥醫生就要叫我回家了。

「那這次我們要拉兩個橡皮筋。」醫生說著說著就去後面拿橡皮筋,我爬起來找了一下,看不到鏡子放在哪裡。「可以嗎?」

「沒鏡子欸?」我舉手發問。

「鏡子。」醫生遞過來,我忽然覺得我比醫生還像醫生──電視上面,動手術時醫生不是都喊一聲器械的名字,隔壁就會遞器械過來嘛?XD

這個禮拜是左邊要拉一條、右邊要拉兩條,我研究了一下,似乎都是要關當初小臼齒造成的 space?反正,教完怎麼拉以後,醫生就放我回家了。

「妳現在這樣差不多了。」

我還沒爬起來帥哥醫生就說了這句,一聽到我馬上一骨碌地爬起來:「所以我什麼時候可以拆?(雙眼發亮)」

「唉~~~~~」尾音還拖得很長咧。

「你唉什麼啦!XD」我發現醫生佈這個局大概也佈了很久,他唉完就笑場了。 XD

「我在等牙縫關啦。」醫生的口吻好像大學同學辜小鴨以前在講「明年春暖花開時」一樣,嗯,不過聽起來似乎好像離可以拆的日子一步步近了,好感人啊。

今天我也終於把分期繳清了,可喜可賀~接下來可以存還就學貸款的錢了。 XD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