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感覺:好像是前幾天,賴導才在系辦裡跟我說,「小草,去唸研究所的時候,小心會變胖。」一晃眼,我已經站在禮堂右側,用很自嗨的心情黏在 willie 背後學他動作、步伐慢慢向前移動,等著要上台完成儀式。



2008/06/20@妳們的撥穗儀式

在自己的畢業典禮前一天參加了學妹們的撥穗儀式。走進小劇場時,正在播小熊前陣子利用 PowerPoint 的動畫效果做的偽影片。他企圖營造溫馨的氣氛,但是大家都開玩笑地說他沒把大家弄哭,我倒覺得氣氛很好啊,只是有些照片太可愛。 XD

燈亮後找到小眼睛,真的瘦了不少呢,也變得愛笑許多。溜到第一排師長席找大瑾老師,老師問我是不是剛下班就趕過來,toto甜膩膩地叫我一聲小草姐姐,我都快融化了。 :p 莫阿姨好像我是嫁出去的女兒回娘家一樣,幫我拉開椅子、拍拍椅墊要我坐。

真是好溫馨,一貫的系上氣氛。

坐下後看了一下主持人,是我家愛耍寶的系會長學弟碗粿,雖然撥穗開始了他還是不能亂動,於是我們對望兩眼後就互相演起老梗的升降梯式離場,哈哈。

和我屆數差距不大的學弟妹們還是都認得出我,例如坐在座位上,後頭有人拍我,我轉頭看到思賢笑嘻嘻的對我揮揮手。學弟妹們熱情招呼、喊出我名字,我都感動,哈,不過我在你們的撥穗上頭感動個鬼啊,不要惹我哭好嗎,我的眼淚還想留在隔天咧。 XD

等安爪、衝啥兩枚學妹陸續撥穗後,我們一家子就窩在一起開始瘋狂亂拍起來。每個來幫忙端相機的人都說我們家聲勢浩大,好險不是嫌我們太吵,哈哈。



中間第一個是小眼睛、第二排被擋住的是百忙中被我們叫過來的碗粿,後頭左起是畢業生衝啥、鵬雲、小葵、咪咪、狐貍、加菲、小草、安爪。謝謝安爪把小葵她們摺的花借給我當道具。 :p

撥穗後系學會保留二十分鐘時間讓大家合影,在校生慢慢撤到外面準備動手……啊,是歡送學長姐。這邊都和以前一樣,不過最後的大合照──不是我說,第四屆你們真是最像在暴動的一屆啊,一邊拍照一邊大叫,怎麼可以這麼嗨! XD

以往我們離場都是把東西直接帶走,碗粿叫大家不必拿,結果這班很嗨的畢業生們很嗨地跑出去、再很嗨地回來拿東西。連老一開始不肯走出去,說怕被空罐丟,學弟妹們倒是針對課業認真地喊話,哈哈,好 peace 唷。

晚上小熊跟我說,要離開海科了他心裡真不安,大家都太好了,「主任人太好了,館長太可愛了……」一個一個把接觸過的老師都細數起來,我心裡還想,換作是我要來照樣造句一下,應該是「要是離不開高師我心裡會更不安」吧。 XD

看著兩個學妹要畢業,其實還滿捨不得的,當初從甄試的時候認識安爪,新生說明會前和她們聯繫,中間遇到好多風風雨雨,我老是對她們擔心東、擔心西的,卻也沒能真的幫上什麼忙,而且套句阿菌說的話,我是那種一輩子都要學弟妹操心的學姐,哈。所以我沒在妳們撥穗時哭、早上又沒爬起來參加妳們的畢業典禮,我這個做學姐的會不會很失職啊? XD

如今兩個當初的小小孩如今都大四了,我們三個一起踏進社會了,一起討論找工作的想法心得時,感覺真奇妙。 :)





2008/06/21@我們的畢業典禮

隔天是我的同學們和我的儀式。中午進校園,校園裡已經是一片熱騰騰的氣氛。當然,高雄的氣溫也是熱騰騰,讓我們都穿不住碩士袍。 :p

一起亂拍了照片、一起走進禮堂,儀式像一個斷點,所有鬼扯與喧鬧此後好像都要慢慢靜定。誰要北上了,誰要實習了,誰要回工作崗位了,誰得留下來,誰得去當兵,誰又……這兩年來的聲音都要慢慢 fade out。



當然啦,好高興可以跟當初一起享有 49090 開頭、末三碼相異的學號的建建,一起再擁有一組共同的學號。我們還是考進所上同一組,所以是 6955620 開頭,尾數只差一號。這奇妙的緣份我會記得,哈。

少不了要依例拉張列表:
個性一樣任性卻也有很大差異的蔡小炎,
吸引了阿葆的眼球(這樣講好曖昧 >///<)的許小寧,
共患難、雖然也常常把我很沒存在感的忘記的 willie,
做一樣的題目互相支援過的蔡小龍,
今天還問我上班要不要打卡、特地講笑話給我聽的黃大頭,
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大人的向老師,
在計中一樓一起抱著哭、手牽手去逛研究室找老師的的大正妹,
畫了很可愛的圖、說我認真努力又搞笑的東小玉,
會為我們祈禱的黛,
話裡隱隱帶笑點的 hbh,
畢業典禮當晚和我講的一小時 skype 成為我畢業禮物的 EN,
明明很活潑又裝害羞的攝影師,
我隔壁傳說中有阿茲海默症(謎)的小正妹……

(willie 你的戲分之前就太多了,畢業典禮當天你再怎麼在 lab 認真弄計畫我也不會再說你上進了 XD)



草爸爸特地從醫院請了假回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聽說草爸爸中午還先去理髮部光顧、再回來換裝參加,一整個賞臉──因為出來時看起來氣色很好心情愉悅,以至於隔天草媽媽還打電話問草爸爸要不要每天都請假出來玩,是想等著聽年輕醫生大演講嗎。 XD

還有素真、淑瑛幫我們拍照錄影,嗚,我要哭了。 Q_Q

就連指導教授在這天都特別給我面子,除了在我爸媽面前說我很乖、所以早點讓我休息(不過在我爸媽一進所長辦公室時為什麼你要說「現在要來講一下以前的事嗎」,害我心臟差點撐不住 XD),還抽空在 meeting 前讓我們攔截他和他合照。阿葆趁我去忙時在所長辦公室外面偷穿我的碩士袍拍照,老闆大人經過他身邊還跟他說,「嘿,我的博士袍借你。」





離開禮堂時發現 EN 開始跑離校手續,稍晚和他確認了一些離校的細節後,聊了一小時又十一分的 skype,即使有很一部分是收訊不好導致對話長度加倍,我還是嚇好大一跳哦,因為我之前一直覺得我很怕他、應該會把重點講完就快速閃人才對,哈哈。

對話的過程是份禮物,我就不客氣的收下所有 EN 送我的祝福啦,感謝這位小長輩的饋贈哩,讓我知道我還是個好孩子,不用太喪氣。請放心,我也不會太得意,因為也許是你誤判了,哈哈。 :p



雖然儀式本身是斷點、但也是奇妙的斷點──典禮結束了,但是因為成績還沒全送到不能現領畢業證書,讓我有點鬧彆扭,哈。

回頭看好多事都好像夢一樣喔。我還是很愛講「機車」和「幹嘛這樣」就是了,哈哈,聽到自己的口頭禪就覺得好真實。雖然不知道是一期一會或是還會相遇,不過能認識你們真的無比榮幸。尤其是在臨別之際你們所有人對我說的話,我都會好好記得。 :)



------------------------------------------------
謝謝小葵寫給我的卡片,妳真是好貼心的小孩,抱個~希望妳可以心情平靜地撐過研究所考試,我相信妳會做得很好唷。

謝謝欣瑩送我的花,阿葆說了妳買花的經歷,突然讓我覺得妳是逛街必備良伴,殺價應該會很有架勢。XD

謝謝S在我睡前發完網誌後馬上打電話給我,問我幹嘛畢業了不講,你說你可以來送個花之類的……我一邊聽一邊心裡OS想說你是要帶你家 nikky 來放閃光的吧,好險我男朋友人也在現場可以把我們兩人大勝你們的 BMI 贏回去。那我每年生日你都知道我大你四天,今年讓你來約吃個飯吧。 :p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