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進入最後的修飾了。其實好像不用特地寫一篇,哈,因為拆完 power chain、上連綁、再上 power chain,教我拉個橡皮筋,就好了。

所以,第一段就可以寫完的事,我也不知道我後面還可以接什麼。 XD



所以來鬼扯一下好了──這兩年改變了什麼?除了作息方式因為矯正起了微微變化,我自己也在唸書的過程裡變了不少。今天我忍不住問 willie 為什麼唸研究所這件事可以成為我自信心明顯的分水嶺,明明從他身上不可能得到屬於我的答案。

為什麼呢。我曾經覺得我可以做得到很多事──把我的所有外務集合展開,可以列成一大張表。但是把非專業的部分剔除後,又縮成一個過於迷你而幾近於零的結論。

這兩年我學會什麼呢?我可以明顯感覺得到帥哥醫師變得很沉穩:以前的他要是後頭還有患者在等,有時不知道是急還是緊張會出錯連連;我也可以感覺得到正妹護士越來越聰明,那是一種話說出口就可以聽得出來的氣質。那我呢那我呢,可以推麥克風請張太說明一下嗎? :p



話說回來,從上次回診宣告進入最後的修飾期,我真是期待又怕受傷害。以我這麼貪吃又懶惰,當然希望可以趕快拆掉矯正器好好的吃東西啦。但是想到小花說拆矯正器會很痛──咦,我說過這件事幾次了?可見我有多在意。 :p

這種感覺也真像這兩年在唸書、最後進了修改論文的階段。喔,只是這種修改和那種修改不太一樣,指導教授(張醫生)點頭了,口試委員(就是我XD)還是有可能刁難地要求苦情研究生(我們家醫生大人 :p)要再調整一下。

醫生大人,我們一起加油,好嗎。(小胖老師貌)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