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煩 willie 大人策畫良久的謝師宴,終於在 6/27 熱鬧登場了。在這週之前我們還擔心過時間難排、颱風登陸,最後所幸是順利辦成了。是活動就不免有些小小的缺憾,例如東玉和葉老師臨時重感冒不能來。不過呀,還是大開心,而且可以大家這樣穿得漂漂亮亮坐在一起的日子,下次應該是誰的喜宴了吧。 :p



謝師宴前一天下班前,泰運說建建要找我,所以晚上下班吃完飯後我就去了趟 lab。原來是大家說好要盛裝出席,問我要不要也跟進。建建還說,若我穿裙裝不方便騎車,他要載我也沒有問題。

弄了一整晚的影片毫無靈感,不停在重剪、放棄檔案之間輪迴。三點半睡覺,早上七點起床準備出門上班,下午請了假看看謝師宴還有什麼事要幫忙,午餐在有無線網路但沒插座的布蘭奇吃蔬果蛋捲,繼續掙扎剪了一陣子。

確定剪不完後去了 lab,問一下我剪不完有沒有關係,也讓建建看一下我原本預計要穿的襯衫長褲,建建還是繼續說可以的話穿個裙裝吧。嗯,有人載,雨又停了一下,那回家換衣服弄頭髮吧。

去弄頭髮的時候,老闆說認識我這麼多年難得看我穿裙裝,「妳穿這樣多好看啊以後要多穿,叔叔我剛剛看到都不認識妳耶!」最好是啦,都認識二十年有了,怎麼可能還會認不出來,你跟我說再多我也不會今天就留下來燙頭髮的啦。 XD

73年次美眉還是一樣很瞭解我,沒在我頭上噴什麼東西,只是因為我頭髮要捲不捲的自然捲看起來太毛所以稍微抓點髮蠟。建建看到的時候說不錯,我好像得意到忘了跟建建說他穿西裝很帥?又瘦又高的男生真好,穿西裝一整個就是挺啊,上一個讓我很驚豔的人是偉銘,這次是建建。(喔,還有我有襯衫控,這也是驚豔的因素之一吧 XD)

我很少騎 125,所以過程非常驚險。在五福、復興路口躲完突如其來的雨後,我們從仁愛一街轉忠孝公園後的小巷接忠孝路,我忘了 90 c.c. 小機車和一二五相異的軸距,騎到路中央才開始右轉,大一沒看過我飆車的建建,經此之後對我的技術從此有了截然不同的評價。 XD

騎到民生路和中華路交叉口又下雨了。這次在騎樓下巧遇炎儒、泰運、淳璟、若涵。遇到他們時,淳璟她們髮妝都弄好了、只差衣服還沒換,聽說躲前一場雨時她們還拿撲克牌出來玩,有沒有這麼嗨。

打給 EN 和 willie,前者說他下高鐵後要回家開車過來、後者說他人已經到了我們慢慢來沒關係。講完以後不久,好,雨勢稍小了,還是不要遲到太久,大家快速戴上安全帽向前衝。三個人約好一起穿裙裝感覺好有趣,大正妹身材好好也令大家很羞的不知道眼睛要看哪。 :p





到了以後再聯絡一下,葉老師和張老師不克前來。於是時間差不多了就大家開動囉。我覺得我聚餐時好像都沒認真在吃東西──三一七在聚的時候我好像不是一直講話就是不在座位上,跟研究所同學吃飯也是這樣,哈。

我對食物沒有特別感想,因為生理期剛結束沒吃冰、加上不吃魚和牛,雖然覺得食物不錯,但是取樣太少好像沒有什麼評鑑的空間,哈。大正妹她們的擺盤看起來很好吃,倒是獲得得本桌一致好評。



惟淙學長中間來關心我們幾次,我覺得我們和小熊他們運氣都不錯,我們有學長幫忙、小熊他們可以找薰,有任何問題也比較好聯絡好開口,活動回來心情也都很好,雖然我不像小熊回來後可以得到宅王稱號。 XD





聚餐時不停的虧又高又帥氣又即將成為科技新貴的 EN,他這陣子去面試,我問他住哪裡。

「妳上次介紹的飯店滿了,所以我後來去住另一間,還滿貴的。」
『那你去新竹住哪裡?』
「我住我妹的男朋友家。」
『那你什麼時候可以住在你的女朋友家?』
「啊啊啊啊啊?(大慌)」

EN 開始慌我和許小寧就認真的問起他擇友條件,我們還很認真的解釋什麼是「身高減體重大於 110」,可是 EN 好像又覺得我們在鬧他了,哭哭,我們可是很認真的想看你幸福地,不要跟 willie 一樣這麼不給面子嘛。(雖然 willie 在老闆的誤會下,已經有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女朋友了 XD)

話說這晚 EN 又送我一個開心的話題當禮物了,科科~是說為什麼跟你合照我顯得這麼矮?



本來想說「對 EN 有興趣的人歡迎與我聯絡」,不過這兩年來每次大正妹和我想要安排大家聯誼一下,EN 就會說「那先介紹給 willie 吧」、willie 也會非常孔融讓梨地說「我覺得 EN 比較需要」,讓我有次我忍不住說「不然 EN 乾脆跟 willie 在一起好了啦」。 :p

畢業了、也要開始工作了,真心希望你們能各自幸福啊。 :)



因為是謝師宴,少不了要舉杯說聲謝謝老師指導,因為班上男生多(全班十七個人,扣掉不克前來的立平和東玉,男生九個女生六個),聲音聽起來還是很天地會。 :p



聽 willie 說老闆今天一進 lobby 看到我就跟他說「你們小草喔,哼哼~」,後來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想不到送老師們去搭電梯時,老師又說「小草開始上班就不一樣了喔,口試都沒這麼正式,哼~」。唉唷喂幹嘛醬,下次一起吃飯我穿套裝來好不好。 :p



離開謝師宴後我們續攤跑去唱歌,因為男生們穿得好正式,讓我想起了前陣子聽廣播聽到側田的《男人KTV》,這首歌胡彥斌的版本裡頭的歌詞是這樣的:「一堆男人下了班不回去 / 十幾個人關在 KTV / 想著青春隨風遠去的回憶 / 說這年頭還有什麼讓我們動心……」。話說最近滿喜歡這首歌的,剛才聽了側田版、側田+胡彥斌版,也剛好看到 Youtube 推薦林健輝唱這首的連結,都有不太一樣的味道。



嘉隆帶來的閃光燈是奇妙的產品,可以把黑嘛嘛的 KTV 拍得這麼亮。出去買零食的時候和淳璟各買了一罐海尼根和台啤金牌 light,一邊喝一邊聊。上次和同學一起喝好像是阿信在高雄那次吧?一晃眼他都變科技新貴了,我也從校園離開了,真快。



總覺得謝師宴比畢業典禮還要像分隔線。

畢業典禮時因為還有一半的人要口試,所以除了 EN 和我快速辦完離校撤離研究室之外,其他人都還在。大學的時候大家可是一停課就開始一個個搬回家裡了啊。謝師宴後,大正妹也開始準備要從現在的租屋處搬走,willie 也準備七月要北上,話題裡浮泛別離的氣味,說真的我還覺得滿捨不得的。

所以我們要不要去陽光大海一下?沒跟你們去過墾丁耶,之前出去玩我也沒跟到。 XD


2005 年的六月十一日,那時是南台的同學們的畢業典禮,當晚我換掉了兩年沒換的名片檔:

「我已經兩年沒有換名片檔了,也許就是在等這個時候吧。

畢業快樂。

其實我很想親口對誰說,可是我一定沒辦法很認真的說出來。
不是會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的笑、就是會讓人手足無措的哭。

我其實都記得。沒有忘記過。

但是我也很清楚,這三年,有很多事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也許,永不重逢的時光裡頭,我們都可以把彼此記得無比美好。

我們以後也許已經沒有「以後」可言。但是我會獨自記得曾經有過「以前」。
謝謝四資四乙的所有同學。:)」


原本以為故事已經沒有「以後」,然而多年以後,我在高師與當初的同學之一的建建重逢。這些年間,我回去過幾次,但是我們似乎也沒正面遇見、也沒聊些什麼。在這裡,我重新認識當時沒機會混熟的同學,感覺很奇妙,哈,原來建建很有趣,我以前都不知道呢,還想說這麼靜的人怎麼會被拱出來當系會長,原來是我以前認識的他沒有開放給我熟人連線專用的 port。 :p

和建建一起去謝師宴會場的路上,建建說他這兩天才發現我已經把我座位收得好乾淨,「妳什麼時候收空的啊,看過去很不習慣欸。」

「嗚,我搬走好幾天了耶,原來我這麼沒有存在感。」我一邊專心閃水坑一邊哀怨地回他。

「不是啦,前幾天妳還有來就沒有注意啊。這兩天才發現妳收好了。」

慢慢大家口試後也會一個個搬走吧。慢慢的,整間 lab 就會回到我們剛進來時的樣子吧。學長姐留下的大量論文。沒有帳的老機器。亂七八糟的討論桌。充滿灰塵的某幾張座位。

嗯,掰掰。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