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輕熟女這個字眼是在 2007 年,Shisedo 的廣告。後來這個詞彙用來形容 25 歲至 30 歲的女性,各種媒體上都可以泛濫的看到這個字眼。

蛯原友里,色號 PK 730,是早上八點半去上班的清爽妝容。


栗山千明,色號 20 號、很青春偏桃紅的唇膏,準備好下午一點的出發拜訪。(這支的色號怎麼編碼方式跟別人都不一樣 XD)


伊東 Misaki 代言的心機唇膏廣告(色號 RD364),輕鬆的淡妝,午后三點的約會。


筱原涼子,擦上色號 BE334 微微增添氣色的超淺口紅,下班後的晚上八點,到河畔赴一場燈光美、氣氛佳的晚宴。




「有獨立的經濟能力、積極正面的生活態度、處世手腕靈活卻又不失天真……」從 Googlge 自由上挖到自由時報的報導,是這樣形容輕熟女。

來幫自己檢核一下:年齡這關我是及格了,但獨立的經濟能力?如果可以不用管戶頭那一大團糾結的負數,我的確是有能力養這個家了;積極正面,嗯,有時候挺熱血,雖然也常被嫌我只有三分鐘熱度;處世手腕,我大概還要再學個二十年吧,不過我腕關節沒受過什麼重傷,的確是滿靈活的。(轉手腕做體操貌)



When I was a teenager,我遇到了很多一步一步引導我往前走的良師。他們之中,有些很年長、有些很年輕;有些和我只有一面之緣,有些定期找我聚會;有些很愛唸我、有些對我超有耐性;有的容忍我犯錯、讓我過我想要的試誤人生,有的淚眼迷濛地問我為什麼要把自己摔得頭破血流。

「妳是個聰明的孩子。」
「我只是不想要妳走冤枉路。」
「要一直寫。」
「妳沒有別人的資源,是因為他們要妳更有肩膀。」
「照進度來,不要亂唸,就沒問題了。」
「不要過度壓抑自己,遇到委屈該說出來就說,好嗎。」

拜他們之賜,我像學步的孩子一樣慢慢移開了腳步,學會了很多事,也得到一部分我想要的事物。雖然偶爾也跌得很痛,眼淚是鹹的;但無庸置疑,關於那時的記憶,多數是甜的。



然後,我二十歲了。還是遇到很多很多願意引導我往前走的良師,但我已經不再是犯錯仍然可被完全原諒的孩子,要開始學著做錯要認、被打站好。他們還是對我很好很好,給我無限多次的機會,讓我像小時候玩紅白機一樣,輸了還有機會重新開機。

踏上 25 歲的分隔線,我開始思考接下來我應該做什麼。現在的生活不再是可以隨時換帶的紅白機,而是石雕師傅做手工:如果這刀下錯了,嘴角的微笑馬上變得苦澀;手一揚,就錯劃成幾道細紋;如果琢磨得不夠小心仔細,磨到整個石塊都消失還是不會發亮。

我是不是已經可以擔任過去他們在我眼前的那個角色?是不是可以除了自己站穩向前走,也能用力握住落在我後頭的那個人的手臂,拉他一起攀上我現在的高度?



曾經以為很多事長大就會有答案,可是覺得當我真正到達了這裡,卻變得更迷惑。我沒有更獨立,反而更愛撒嬌了。想要你眼神裡的肯定,想要妳話裡的原諒。

人生總是為了還沒握在手上、或此生註定得不到的東西拼命向前跑,在起跑之前沒人能預料,到底結果能不能如人所願。只能不停地奔跑,奔跑,奔跑。總是要跑很久才知道,到底終點線離自己還有多遙遠。




這個夏天很安靜。也許是雨水多,整個夏日只剩下葉梢滴水的清澈聲響,不再有蟬聲磨擦耳膜。我終究沒有前往規劃三年的遠方。但對於遺憾也沒什麼感想,只覺得夏天就這樣結束了,如同 H2 裡球賽完了後的喟嘆。

H2 的劇情是,在畢業之前都還有別場球賽、即使畢業後國見比呂也出國繼續打職業比賽;我的人生也是,這一樁未了的心願即使不去看淡,也會很快有別的事件前來填滿,所以也沒想像中的感傷。

只是看著心機廣告裡目光流轉、巧笑倩兮的伊東,再比對她與龜梨和也合作的《戀愛維他命》裡笑起來明顯的笑紋,時間也未免奔跑得太快了吧。照鏡子時發現我也開始冒細紋,內心大汗不已。



不過也幸好時間過得很快,五月開始的一陣兵荒馬亂已經漸趨平緩:論文口試,家父住院,開始上班……可以在幾個月裡經歷完這麼多事還健在,我突然覺得我好棒,只輸淇哥一點點而已──2003 年大家驚嘆於他一年內完成結婚、找工作等人生大事,五年後,小他不只五歲的我,除了研究上的成就和他相比之下弱很多以外,就只是還沒嫁人而已嘛。 XD

雖然跟林先生比起來還是沒他堅強(我哭掉的眼淚量一定是他的好幾倍啊,這還用說 :p),這些時日的訓練背後,雖然沒有突飛猛進的顯著成長(還很阿Q的安慰自己「矮由~反正開心就好啦」 XD),不過,仍有許多事在隱約間我已經可以處理得越來越好,這是沒辦法量化的。

我開始學著怎麼欣賞自己。二十五歲了,要是自信自在的輕熟女。該給自己的壓力還是要有,但是有收穫的時候,請放鬆心情微笑,為自信與勇氣小小驕傲。



抽掉別人或自己打的分數,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時間過去,我還是一株有機會成為神木的小植物。以前誨人不倦的老闆楊老師曾經對我說過,成就是看長期的,不是一陣子卯起來做幾十個小時就好、而是可不可以每天投資一點小時間在自己身上。雖然還是非常憊懶,但是在意識清明時我都會趕緊把書抓過來至少看個兩頁安慰自己有唸過書。

每次和學弟妹聊天時都強烈覺得:有看書有差,真的。姐姐我以前比你們還笨上好幾萬倍,現在可以回答你們問題,就拜當時大小長輩們陪著我一點一點累積之賜。

但我怎麼可能完全無悔無怨。

舉凡想要的東西皆不易得,總是要經過一些苦難。對於身邊的人苦苦相逼或動之以情的陪伴,有時我感受不到背後的善意,也是不免碎碎有詞的說了難聽話。但我可以在幾年之後,深刻感受到當時是滿滿地被愛的。

現在說謝謝,不知道還算不算晚?

幸福的人總是不知道自己在的地方已經是天堂,還想要繼續踩上玻璃階梯向上爬,一低頭才知道,若非是有這麼多人的扶持依靠,怎麼能免除懼高的害怕。

去年前年都一直重播宇恆,今年倒是很想唱一句 MC Hot Dog 的《母老虎》:「美好的回憶我們快轉、快轉,不好的記憶一起逆轉、逆轉……」再過二十五年,我要我從輕熟女邁向熟女路程的回憶,也都還是甜的,如同我十幾歲時明燦光鮮的青春年華;未來這二十五年營造的一切,我會讓我日後能夠重複倒帶觀看,都不嫌膩。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en
  • Happy Birthday

    小草呀生日快樂啊~
    颱風也來湊一腳慶祝妳的生日耶~
  • 太愛湊一腳了,我不愛被它跟啊XD
    謝啦,哈,25歲的第一天泡在颱風裡的感覺好微妙啊~

    小草 於 2008/09/28 20: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