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衛生署警告,吸菸有害健康。)



水星人十號拿出了新買的菸,撕開包裝後,裡頭有一根菸是反放的。土星人二號好奇的探過頭去,「為什麼現在的工人都這麼不認真,放倒反了也可以拿出來賣?」

「那是許願菸啊孩子。」水星人十號的手指越過了被反放的香菸,從其他九根菸裡隨手選了一根,熟練的點火,轉頭吐出白霧,避免對菸味敏感的土星人二號喉嚨發癢進而抗議。「這是我跟賣火柴的小女孩買的。」

「她是小女孩耶!未滿十八歲不可以販售購買菸酒吧!」土星人二號直覺的大聲抗議。

「拜託,她都出生幾百年了,已經很有資格可以賣香菸了好嗎。」水星人十號拿出賣火柴的小女孩展店的 DM 丟給土星人二號,土星人二號傻眼的接下,看了看內容,哇,賣火柴的小女孩開的根本就是便利商店啊,而且為什麼現在的她好像和肯德基上校有夫妻臉?

「那那那,」土星人二號努力把驚嚇過度而快脫臼的下巴扶回原位,偏著頭看著水星人十號,「你的願望,實現了嗎?」

「你這笨蛋,這跟你的迷信是一樣的啊。」水星人十號冷冷的吐出第二朵雲霧,裡頭好像藏著什麼話,但很快的被風吹逝不見。剩下的聲音是,「如果不吃牛肉就真的什麼衰事都不會有,你就不會一天到晚亂飆飛碟;如果願望這麼容易實現,賣火柴的小女孩早就不用出來開店了。」

嗚,剛才應該要把那團霧捉好,看看裡面有沒有什麼溫馨的對白的。土星人二號哀怨的看了一眼遠方,火星人三號正從視線右側入鏡,很快地又從左側出鏡了。

土星人二號想起很久以前挖過的許多大洞。偷偷的瞄了幾眼,有些洞已經消失無痕,有些洞大概還想得起來裡頭埋了什麼東西,但細節已經記不仔細,這時如果把洞內的秘密挖掘出土,也不會再睹物傷情地看著它們大哭了。

時間真是最好的分解酶。土星人二號想。



土星人二號不會抽菸,不過也有很多願望想許,拿這些願望抵抗等不及被時間分解的巨大傷心。

於是土星人二號也來到了賣火柴的小女孩的店前面。裡頭冷氣超強,似乎想要重現當初天寒地凍的場景。賣火柴的小女孩還是圍著紅色披肩,但是肌膚明顯有了歲月的痕跡。

「妳為什麼不去打玻尿酸?」土星人二號好奇的問。

「傻孩子,就跟你為什麼不去接受催眠、讓自己把不好的記憶忘掉一樣啊。」賣火柴的小女孩和藹地摸了摸土星人二號的頭,「我們都選擇了接受,只是接受的標的不同而已。」

「喔……」土星人二號一時語塞,用力吞了口口水,才能緩口氣,把話說出來,「我不會抽菸,有類似許願菸的產品嗎?」

「為什麼呢?」賣火柴的小女孩側著頭,露出宛如小女孩的天真表情,「你已經有很多願望都實現了,為什麼還需要願望實現的產品呢?」

竟然被拒絕了!土星人二號不願意就這樣摸摸鼻子離去,結結巴巴的反駁:「那,那,水星人十號,他也有很多願望實現了啊,為什麼他就可以抽許願菸。」

「因為那傢伙找死,說要戒菸講了兩百年了還沒有戒掉。」賣火柴的小女孩在說這句話時咬牙切齒,很快地又恢復溫柔的表情,「他答應我,抽完這一包,他的願望實現了,他也會成全我的願望去戒菸喔。你願意拿什麼願望來換呢?」

「我不知道欸。」土星人二號想到剛才看到火星人三號時的感想,「為什麼有的人就可以把不想記住的事情忘記呢,自我癒療的能力這麼好。而且反過來,他們也不太願意安慰別人,反而覺得別人的脆弱是可恥的。」

「因為你長大了啊。」賣火柴的小女孩溫柔一笑,「就像,我年紀已經大了,就要知道怎麼改變自己的銷售技巧,不可以像以前那樣,連一籃火柴都賣不掉。人是要記取教訓的喲。」

「那……」土星人二號說不出話來。他不知道他應該要向賣火柴的小女孩買些什麼,才能滿足他貪心的希望一切完美的心性了。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喲。」從櫃台下翻找一陣,賣火柴的小女孩拿出了一盆玫瑰,「拿去和你去年的玫瑰們種在一起吧,花季又到了,它們會一起開出祝福的花唷。」



土星人二號回到住所,出神地挖著洞,準備要種下那株玫瑰。

這一年來,玫瑰花園裡的玫瑰們欣欣向榮,偶爾有幾次遇到風雨或蟲害,都可以堅強地撐過去。太陽神老師說,很多園丁都種不好呢,只能哭哭啼啼的跑去他那裡尋求協助。

「所以老師,這表示我很獨立嗎?」土星人二號問,試著想從這之間得到一點獎勵的言語,作為那些安慰的替代。

「但你可以做得更好的,不應該只是這樣。」太陽神老師低頭除草,土星人二號看不到他的表情。

所以,這是責備嗎?土星人二號不解地帶著這份困惑回到土星。

為什麼太陽神老師願意安慰別人,告訴別人,「今年的花會開得更好唷,要加油唷。」但是,對於土星人二號,太陽神老師卻總是覺得土星人二號還不夠努力?

土星人二號想著想著,又不小心挖了和自己一樣大的洞。他待在洞裡發了很久的呆,不知道要不要出去。



賣火柴的小女孩的玫瑰,在黃昏時發現土星人二號還是沒有從洞裡出來,忍不住探頭大喊,「嘿,你還在嗎?」

「嗯。」土星人二號悶悶地回應。

「我想睡了耶,你還不打算把我種好嗎?」玫瑰往大洞裡用力吶喊,但是沒有聽到土星人的回答,只聽見自己的回音。「唷呼,你、還、在、嗎?」

「好啦,我要出去了。」洞裡還是只有悶悶的回應。

土星人二號爬出了洞口,玫瑰看著他疲憊的表情嚇了一大跳。不過就是挖一個淺淺的小坑、準備種下一朵玫瑰呢,為什麼土星人二號要挖這麼大的洞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呢?

「你到底是要把我種下去,還是把你自己種下去啊?」玫瑰開玩笑地問,敏感的土星人二號一聽,竟然就哭了,玫瑰手忙腳亂的安慰他,「嘿,嘿,不是我說,你也太,太容易就哭了吧。」

土星人二號扮個鬼臉,「我就是愛哭鬼咩,連你也要嫌我。」

「該不會是太陽神老師說了什麼吧?」玫瑰問。

「挖靠,你連這個都知道!」土星人二號非常震驚。

「我是賣火柴的小女孩家出品的玫瑰耶,連這種事都不知道怎麼可以出得了家門啊。」玫瑰得意的挺直了花莖,「反正人就是這樣,你就當作是他臉皮薄,疼你又不好意思誇你幾句啊,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有話老是挖洞埋著不講出來。」

「唉唷。」土星人二號又慢慢往洞裡沉下去。

「你 這個笨蛋,是想把自己種在土裡嗎?不要搶我的位置好不好~去找點熱血有活力的電影看一看心情就會好多了啊,像我一直都知道我的專長是把花開得美美的,如果有別人看到我其他優點都是撿到的,你要樂觀,好嗎。」大概是話匣子開了,玫瑰絮絮叨叨地說個沒完,「其他人不說,你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了嘛。可以把事情做好、又可以勻出心神關心別人,能夠兼顧專業與良知,這樣不是已經很棒了嗎?為什麼一定要太陽神老師的肯定呢?」

「好啦。」土星人二號從洞裡爬出來,重新挖了淺淺的小坑,把玫瑰擺在裡頭,「請問這個位置滿不滿意啊?會不會太熱或不夠陽光啊?」

玫瑰一邊試著往下踩踏、確定新居是否穩固,一邊注意土星人二號的反應:「那不重要啦。你到底好一點了沒咧,底下這個洞那麼大,你等一下不會又要窩在裡面了吧?先說好我要是不小心搶了你空氣,你可不能把我的根咬斷耶,趕快出來啦。」

「咧咧咧,要你管。」

嘴巴上這麼說,有人肯陪著說幾句話,土星人二號心情的確是好多了。賣火柴的小女孩給了一盆好棒的玫瑰哦。在盛開之前,就已經說出了豐盛的祝福。土星人二號心滿意足地幫整片玫瑰園澆水後,回到自己的房間。

該振作一點了喔。土星人二號關上了窗戶。今晚,要給自己一個沒有煩惱的,無夢的睡眠。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m
  • 「二號與十號的互動隱約影射兩岸關係......」
    「其中對社會中低層勞動者的關懷......」

    如果你的小說得獎,大概會被評論家講這些。

    "用願望來抵擋傷心"讓我有點嚇到。
    但現實生活中好像真的大部份的人都是這麼做。

    學姊你好萌。

  • 我想我離我的小說得獎越來越遠了~還是靠你哪天得獎,帶我們大家去頒獎典禮吃茶會上的點心好了。 XD

    為什麼會嚇到呢,我沒想到你變成這麼容易受驚的孩子……你可是愛講鬼故事的老鬼啊。(茶)

    你都說我萌了,那我只好說學弟你好帥。 XDDDDDD






    話說回來,

    這幾天才在想,能跟我一起使用月餅裡的字條的梗,能夠看完我寫這麼一篇落落長的亂七八糟偽童話的,

    大概也只有你了?

    小草 於 2008/09/15 21:17 回覆

  • Kim
  • 你講這樣我好害羞。
    其實我都是好幾天才來你這裡一次。

    然後,來了也是找有興趣的主題先看。

    不過,看你的文,
    和一個人旅行的感覺很像。

    「多看些什麼總有意外的收穫。
    而那些跳過了的什麼,
    卻讓自己害怕"錯過"一些不知道的事。」

    我和你一樣在意月餅的事。:)

    這是個只有外星人才懂的默契。

  • 你講這樣我想到上次在童話吃飯,文小琪說,
    「今天你們兩個一個說生性很害羞、
    一個說不愛講話,怎麼好像怪怪的?咦~」

    我很喜歡看年紀差不多的人的blog,
    想瞭解一下我這年紀到底該做什麼,
    才是「正常地球人的行為模式」。
    彷彿藉由模彷,同化,消除自己的稜角,
    我才能夠被接受,也接受自己。

    不過如果地球上還有其他外星人進駐,
    好像也就不用太擔心自己是唯一的異質點了。 :p

    小草 於 2008/09/20 0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