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照慣例,故事又要從很久之前的小地方講起,哈。)



其實我對開頭的印象已經很模糊了。可能因為我以為這個人大概和我交集的時間只會有三年、而這三年裡我們又不會有什麼對話吧?誰知道一轉眼就五年了,還滿意外可以這樣聯絡下去啊。

跟這個人第一次見面,是他那屆的新生訓練吧?當時我是大二班代,理所當然地去幫忙帶新生。我認人癡的症頭從沒消過,所以對一班近五十人的陌生臉孔自然是沒辦法有什麼深刻印象。沒記錯的話,我對這個人是除了「嚇,看起來殺氣好重」、「咦,他年紀好像比我大欸」之外沒其他想法的。 XD

好的,沒有什麼第一印象,那總還有機會再補足吧?可是,我在大二時忙到翻天,上課睡到被老師們噹個沒完,好像也沒什麼機會和大一新生有接觸。

只是某天開會時會議室裡冒出個陌生臉孔,我想了半天想不出來是誰,問了一下才知道,喔,是學弟,而且職級跟我一樣是幹部欸,失敬失敬。那,開會開得那麼頻繁,原則上,總該有機會知道這傢伙是怎樣的人了吧?

賴憨憨的名言裡有一句,「有原則就有例外。」套在這個人身上,就是沒意外地有例外。──我完全回想不起來,在那些不停奔波忙碌的日子裡,我到底跟這個人說了什麼話而熟起來。

我只知道我很想不開的問他要不要一起參加比賽,他更想不開地答應我了。這場比賽我因為太懶惰而沒有完成,身為隊長的他也沒有罵我,也不知道是懶得唸還是怎麼樣。總之到了這裡,我們還是話很少的交流。奇怪,怎麼有種再過十年也不會熟的感覺?

在比賽結束之後,我們不知道是誰開的頭,開始交流了不少東西:看到網頁上有什麼特殊效果很有趣,就互丟網址、開原始碼認真研究;看到有趣的 logo 設計或聽到好聽的音樂,有時就很有分享精神地傳檔傳給對方,如果對方下載速度太慢,就可以合理地懷疑對方正在抓A片……



有來有往,生活對話自此豐盈。這才能發現,原來沉默寡言的人或者文靜乖巧如我,都是可以開機車行的。(茶)



身為一個有為青年,除了認真寫程式、訓練動物、打電動、看正妹(誤),每個學期都會主動學東西,成為我後來學習如何成為認真向上好青年的典範;也會支援在茫茫程式海裡快溺死的各位泳客,系上很多人都受惠過。即使發生某些不太愉快的經驗,他也沒有因為這樣就放生我們,真是有為青年中的熱血青年啊。

從不熟到熟識的過程,儼然是熱血青年進化論:從教室角落那個不說話、殺氣騰騰的表情,慢慢淡入會議室裡不發言、但是認真做事積極思考的畫面;鏡頭跳接,嘴裡嚼著噹人的句子、模模糊糊的說出口,但是還是會認真幫忙篩過那些密密麻麻的程式碼裡潛藏的 bug……

所以那時我說,欸,我發現一個很適合你的禮物耶,就是一副五十四張含鬼牌的好人卡。可是那時他說,哼,那算什麼啊,我的收藏已經不止此數了,妳要的話我還可以送給妳。



雖然是「學弟」,不過就像我和大朋友相處的模式一樣,是做學姐的依賴學弟比較多,哈。

不過啊,說真的,比起大朋友,這個人就恐怖得多,因為這個人曾經在我面前表演過震人的重踢,當場畏懼指數急速上升;而且跟林先生一樣,教我之餘都不忘附個兩句簡短有力的指教,也都是只要幾個字就非常有力的直指核心,被萬箭穿心的我總是在螢幕的另一端擦眼淚。(泣)

不過和這個人講話時,他沒唸人、我在鬼扯的時候……好有親切感。 XD

譬如說這樣,

「這我只能連線問某個人喔。XD」
『靠!』
「噗哈哈,反應真直接~」

或者是這樣,

「這讓我想到了『資管系八年級』的老梗。XD」
『看到資八的學長,不會立正啊!!!』

不過因為鬼扯的份量太多,以至於我到升大四時才發現,他好會唱歌喔。雖然咬字有和我一樣親切的南部腔,不過看在聲音品質比我好的份上,我想大家都會自動忽略這一點,真是太令我羨慕了,於是我問他怎樣才能唱得好,他轉過頭來指著窗口,「從這邊跳出去應該就會好了。」

……所以有時我想我對他的種種沒良心行為,只是在 repeat 他發車時的引擎聲而已。



交情是很難衡量的事情,不過我還有起碼的把握,相信我們兩個人的交情不至於薄到一望就見底。至少有人罵我歸罵我,在我某年生日還是很疼我的把蛋糕上的蠟燭點燃,據說手指都快燙熟了還是沒把任務丟給別人,怎麼這麼感人啊,應該不是因為沒人要代勞的關係喔? :p

而且而且,交朋友應該是彼此互相──不過我好像做得很少碎碎唸得很多,大部分還是受這位小長輩照顧,從課業到生活到工作,我能為他效勞的部分非常有限、他卻幫我做了很多;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結果是,我前幾天還把他年齡多算了一截,對他講話也沒大沒小、機車到可以組一隊輕量版的 55688,逼得他差點想伸手扁我,哈。

無論如何,很開心這五年可以認識這麼好的人喲──也剛好是個滿手好人卡的好人欸。(咦 XD)



生日快樂啦~隊長大人!既然好一陣子以前說的蛋糕要到這個月才能發酵履現,那我可以提早說我明年想要吃你的喜餅嗎,嘻嘻。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