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那年,我的英文老師退休了。我們班偷偷的準備了禮物、卡片,在課堂上想盡辦法要在老師出乎意料的狀態下送出。

那是我們一起共同的,最後一堂英文課。



眾所週知,其實我們並不是太乖巧的班級。國文老師曾經無奈的問我們,你們是放牛班嗎,我們還嘻皮笑臉的說,喔不,我們是流氓班。

在英文課裡也沒有意外。零散交遞的作業,默背不全的課文,滿紙紅字的考卷。大錯不犯,小錯不斷,應該是最適合我們的形容了。

而這些,我全都有份。

太熱衷在沒結果的事情上頭,英文老師也沒有因為我的年輕而原諒我的分心,而是盡她應盡的本份賞給了我補考的入場券。但在那之前,她在我默背得結結巴巴的時候握住我手腕,對我說,you are too nervous,拍了拍我手背,要我放鬆回去好好再練過。

那麼溫柔的老師。但也曾經板著臉罵我,怎麼經過了這麼多週,還是沒背熟呢?是憤怒也是失望吧。我只是怯怯地躲開,沒有道歉也沒有補正。



到最後一堂英文課,我還是認不全英文老師給的歌詞上頭的單字們。但為時已晚。她已經要退休了,我們很難再見上一面了。

大家偷偷安排了花束,請來送花的店員等老師進來一陣子後再若無其事地送來。

在聽力教室裡,有中控面板,可以透過按鈴、耳麥,和位在中控室裡的老師說話。在快下課時,有人按了鈴說,老師,我們撿到東西耶。

老師毫無防備的說,喔,撿到東西,那拿來前面吧。失物招領的正常手續。

她不知道,所謂「撿到的東西」,是卡片禮物。向來感性的英文老師非常意外地掩口捂臉,深吸了幾口氣說,喔,那我們先來聽歌吧,送給你們,"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上課都愛分心了,聽歌怎麼可能轉移我們的注意力呢?我們隔著玻璃看到老師讀著卡片,眼淚掉不停,一個個帶著面紙跑了進去。

我對大場面非常沒有掌控能力。別離時該說什麼,我也總是心慌。我不知道怎麼的說出了不在預料中的台詞,「老師,跟我們大家抱一下吧。」

老師說,對,hug,這很重要。而我以為老師會擁抱另一邊的同學,她卻環住我肩頭,緊緊地抱住我。

前一次這樣抱我的老師,應該是我幼稚園時,覺得我安靜可愛的張老師吧。回想那段總是有人握住我的手、從不讓我落單的時光,有一種懷舊的溫柔浮上來。

英文老師說,她退休後會去美術館當義工。但後來,不管我去了幾次美術館,總是沒看見英文老師在裡頭出現。那個擁抱,就停止在記憶之流裡,慢慢淡了溫度。





大學時,每天窩在暱稱八台的四樓實驗室裡,偶爾站在走廊和同學聊天,抱怨生活瑣碎,或是彼此平均一下準備升學就業的苦悶。

有一天站在同樣的轉角和小胖聊天,對面五樓有個聲音穿過天井傳來,是阿牛。他繞了半圈走來我們面前,一見面就不由分說地給了我們一人一個簡短有力的擁抱。我愣愣地問怎麼了,他說,他要離開這個學校了。

離別的擁抱,又讓我回想到穿著粉色格子裙的高中時光,那個英文老師主動伸手而來的懷抱。記憶那些大大小小的擁抱,一個一個串聯起來,在我腦海裡盈盈自轉。



然後是研究所要畢業的這年。一年級下學期,陳老師來到了所上。第一眼見到她感覺是精明幹練的,有些畏卻地害怕她是否不茍言笑。但一開口就打散了這個想法。她溫暖可親,也充滿理想與關懷。

我選了她的課,愉快地在分開在兩個學期的兩門課裡,體驗「如沐春風」這四個字的真正意涵。

畢業前,我因為一些小事去找陳老師。穿過了環校車道,走到教育學院地下室,就看見永遠氣質出眾、內斂鎮定的老師,正意興飛揚地主持屬於她的演講,像孩子分享他的玩具一樣,熱情愉快地解說她所要推廣的平台。

在一小段 demo 結束後,陳老師注意到在教室外鵠候的我,微笑地走出來問我怎麼了,完全沒有被我中斷的不耐。我說明了來意,陳老師也點頭傾聽。在解決了我的問題後,陳老師說,對呀,妳要畢業了,在回到演講現場投身忙碌之前,她笑著拍拍我要我加油。

我頗感意外。以為在忙碌時打擾了她應該是不能得到這樣的鼓勵的。而我想起在幾個季節之前,willie 和我一起去找陳老師,突如其來地,我得到了一個擁抱。一個久違的溫柔擁抱。有一種賺到一個姐姐的感覺欸。(我年紀也不小了,就不必再裝年輕說老師像我們的媽媽一樣了。 XD)





有一陣子,在網路上,常常收到一段影片。影片的標題是,free hug。免費的擁抱。擁抱免費,溫暖無價。看完以後我想起過往的擁抱們。曾以為不再有後續。很幸運的,像人生裡得到兩次樂透一樣,可以一再獲得熱情的擁抱數枚。



我喜歡擁抱,但這是一個很難開口索取的禮物。

只是在越是寂寞挫折的時刻,會格外想念那些大大的擁抱。無依包圍之際,我會很想很想,向誰索取一個 free hug。溫度如同過往,在我沒許任何願望的前提下,願意捐輸給我那個擁抱的熱度,手勢輕柔卻滿滿地環抱住我。那天遇到你的時候,心裡複雜的情緒翻湧上來,其實很想要一個大大的擁抱。可是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提供這種服務。



大朋友問我,生日了,有沒有想要什麼禮物?我忍不住笑了──臨時說要向你討篇文章實在是太刻意了,你我都不是會為寫而寫的人,若是沒有感覺,根本連提筆的動力都匱乏,而且我想要的禮物,不過就是在節日裡,可以強烈感受到我在過去得到的,或有形、或無形的擁抱們,把它們拿出來再複習一次。

所以有以下:謝謝隊長、瑩子、阿葆、大彩虹、大漠漠、大朋友、貝兒吳、小眼睛、小潔、大布丁、淑小婷、炎儒、衝啥、若涵、小花、安爪、淳璟、惟淙學長、仁偉、willie、寀熏、婷婷、余衡、嘉隆、小朋友、外外、阿雅、小滴……

謝謝大家這些日子的厚愛與照顧,還有滿足我想要被關心的虛榮,在這種日子願意記得我,讓我從傢俱瞬間升等成 iMac。 XD

二十四歲由充滿挑戰、非常愛哭又容易緊張的時光累積堆疊,在這些時間裡謝謝各位的照顧與協助,所以我可以撐得過去,能夠在今天還站在風雨裡前行。──哈,沒錯,託薔蜜颱風的福,是風雨裡前行的二十五歲生日。炎儒問我是不是想好好享受我的生日,我說我倒是想要好好放空一下。

「嗯,應該的~連颱風都來幫你清場了,哈哈。」他說。

二十五歲的第一天因為颱風而充滿狂風暴雨。進出捷運站之間撐壞了兩把傘,但也開心至少我人好好的沒事。吃飯時遇到正妹店員來點餐,以理應讓人氣血翻騰的氣候為背景,卻能專業地表現出親切和藹得不可思議的良好服務態度,感謝漢神巨蛋的CoCo壹番屋的郁雯給我們的美好服務體驗。

喔,還有公司,月初月底都給我很意外、卻又有一點在預料之內的驚喜,銘感五內。 :)



越是長大越喜歡簡單的一切。清爽的配色,俐落的橫線,從我做的投影片就可以感覺得出來。唯獨某些不具象的──情感的橫切面,擁抱的溫度,我仍貪心地想要它量化後的數字更接近我的期待。

我會好好努力。我們一起好好生活。總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在某一場慶功裡,以擁抱為記憶加溫。三一七的人也許會記得,我們的共同記憶也有過類似的畫面吧。

倘若撕去的時間是為了累積記憶的厚度,那我希望明年我能夠說,我們的回憶錄已經有最甜美的修辭,在時日的積累中也能與我們著作等身。拭目以待。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統一大布丁
  • 我之前也有看過這個影片~超感人的!而且我也非常喜歡這個音樂^^
  • 我第一次看是不是妳丟給我的呀?我只記得之前高雄板有辦free hug的活動~不過那時我自以為很勇敢不需要討拍拍 XD

    小草 於 2008/10/01 00:10 回覆

  • Kim
  • 明明就是26歲,還裝。

  • 我知道你一個人26歲很孤單,
    所以這是在暗示我趕快變成26歲去陪你是吧。XD

    小草 於 2008/10/01 22:40 回覆

  • 統一大布丁
  • 有可能是我丟給你的唷!XD
    我之前在逢甲也有看過~不過一群人站在那,我看到了就不敢過去了=.=
    等出國再來玩好了XD
  • 高雄之前也有辦過一次 free hug,是在大統262前面,那時候好像影片也有傳到 youtube 呢,看了覺得很有趣,連停車場警衛都加入抱抱的行列喔,哈。

    出國再玩,是相準別人都不認識不怕丟臉嗎? XD

    小草 於 2008/10/03 23:1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