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1狂熱舞鬥@NUK

上週的小週末,晚餐去了竹香軒,闆娘問我們等一下有什麼活動,我們說我們要去看豆腐唱歌。闆娘說她記得豆腐在電視上唱歌的樣子,「一開始不知道她這麼會唱歌,看了電視才知道她這麼會唱!」我想到第一次在 MeWork 聽豆腐唱歌,闆娘和我初回聽見豆腐的聲音,應該有等量的驚豔吧?

特地為了三首歌到了一點都不熟的高雄大學找了豆腐。其實也沒把握找得到、還想過是否會來不及看見。想不到我們到場不久後換了團序,下一團就是豆腐了。第一首和第三首我聽不清介紹,不過,第二首是豆腐的創作《赤那圖騰》。

這首歌,是我聽這個團表演的起點。在 Room 335 看豆腐站在眼前台上,那時她就握著麥克風唱了這歌。隔了兩年,我們又回到了這裡。



身邊不是冰涼的 pub 冷氣,手裡不再握著沁透的萊姆可樂,即使散場也不會有一整路迎面而來的冷風散在台南往高雄的省道。劇情是回到了起點,但場景包裝不同。就像這首歌,和我當初第一次聽見時,那近距離的小小舞台、在串場時講的冷笑話,以至於台上握著麥克風的女孩詮釋這首歌的方式,一切都已經不同。

上一次聽是她以 Unvoice 主唱身份站上 YAMAHA 熱音賽舞台,演唱同名歌曲《Unvoice》。然後有一天我收到了 Unvoice 的《So?》,是練團時現場收音的版本,在空氣流動的微噪裡,有種說悄悄話的哀傷。

我的個人觀感是:在 Unvoice 的這些創作是呈現拿放大鏡看世界的社會觀察,而過去 The Monster 的那些則是奇幻的狂想的天馬行空。我私心偏愛在 Unvoice 時的創作,那些無人理解的悲傷透過歌詞緩緩融解。但我也感受得到,當時豆腐在 The Monster 時的能量,至今仍有強大的後座力,一如那隨時從歌詞裡竄出的狼。



話說這次到了高大才發現相機電源只剩一格,到副歌時硬著頭皮開始錄,如預期的,錄到一半就沒電了,但很給面子的停在歌的某個段落裡。回家處理檔案時除了覺得聲音悶,發現畫質也不是很好,看了一下,呃,我上次出門時調了品質忘了調回來了。如果想要聽清楚明亮的版本,豆腐的無名相簿裡面有,不過無名不給外連,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聽囉。

想看豆腐唱現場的人接下來還有兩場:
2009/05/12 海洋科大五校聯展 with Unvoice
2009/05/16 台南TCRC with The Monster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