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不太會記得紀念日的人,若能記住,大約都是依憑了某些線索的緣故。──譬如說,我清楚記得我口試那天是五月23日,因此我第一天到公司報到,就是在那之後的週一,正好是五月26日。因此,2009年的這一天肯定是我工作滿一年了。

但我想,這天也許也可以是我們認識十週年的紀念日。

雖然六月還不是入學的時節,我和文琪和你肯定是九月以後才碰面的。而且我總想我們應該是在你高一下學期那年認識的,或者是高一上的寒假前,因為校刊一學期只出一本啊,頒獎典禮真的有在你高一那年年底那麼早嗎我好困惑。

總之硬是把認識十年的標記放在你生日的這一天,似乎是怎樣都不可能發生的事呢。

但就像我們會為紀念日安放一個便於記憶的節點,就像母親節是五月的第二個週日一樣,也許,我們可以把認識的十週年放在五月你生日或六月文琪生日上頭呢。



「快十年了耶。」某次聚會時我們這樣說。

我的學號是民國 87 年入學的七開頭,你的學號是八開頭。當時覺得 98 年是無比遙遠的事。一轉眼來到這裡,我們已經不再像年少狂狷時,挾帶排山倒海的自信大量地書寫。謹慎是好事,我們的錯字率終於降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可惜錯字減少不代表創作就可以質量俱進的繼續成長。我說我的書寫練習轉為程式碼,原因理直氣壯:「長篇小說寫到後頭會忘記主角設定讓劇情冒出 bug,寫程式也會啊。」──那麼你不再創作以後,都寫些什麼呢?制式公文和美術館的活動文案嗎?



在前幾天的某個離題時,我想看金穗獎《匿名遊戲》,你指著 DM 上桂綸鎂的照片說,衝著劇中有她,你想看《闔家觀賞》。我想起在電影《經過》裡,飾演助理研究員靜的桂綸鎂送給嚮往寒食帖的日本人 Shima san(蔭山征彥 飾)的卡片。

「這個字是人,是我最喜歡的古字。在甲骨文裡,人,就像是一個人把手伸出來的樣子,他想去牽另一個人,這個字是一種友善的表示。」

經過The Passage

或許在年少時,我們某些時刻是以殺伐的姿態面對彼此,但始終我們都是把手伸出來友善迎向對方的「人」。多年以後我們坐在便利商店裡談這幾年間的變化,你對著玻璃倒影說要加油喔,語氣可愛得完全不像我印象中的你。

能在大學畢業後把失散多年的可敬對手從網路上撿回來,我誠懇的想感謝發明電腦、網路、即時通訊、社群網站的人。



話說日前有某位具攝影專業背景的人說網路上的照片都是亂拍。所以底下這張放在網路上的相片也是一張亂拍,我回家後連亮度都沒調過呢。只是放出來以後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大喊「喂你女朋友怎麼那麼正」,然後我想我也不知道我姐會怎麼說。 XD

20081230@桔香草

生日快樂啦,給那位希望我說你有變帥但是我還是想很機車的說你這麼多年都長得跟高中時一樣沒有變的張小其。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咩
  • > 這麼多年都長得跟高中時一樣沒有變的XXX

    到了高中基本上外貌形態都應該已經「定型」了吧?以後的模樣就是那樣除非多了幾十公斤的肉掛在身上(汗)。

    (其實小學同學會才是大玩猜猜看我是誰的好所在?)
  • 但是我覺得妳高中照片跟現在照片的"氣"不太一樣耶 XD
    (腦海浮現阿咩在高中的時候坐在窗邊座位看漫畫的照片)

    小學同學會看到的人真的會變超多!
    小學同學裡頭的矮子都有機會長到180啊~
    騙我他是隔壁班的我都會相信!

    至於幾十公斤的肉這太傷感了~
    因為我發現我也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只會再胖不會再長高的年紀了,噗XD

    小草 於 2009/06/12 09: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