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次討論到文琪、大朋友和我在認識的十週年的時候要紀念什麼,坦白說一開始是非常漫天鬼扯的。封街遊行,嘉年華會,花車列隊。到後來貼近現實討論的時候,前面的那些話都成為了壓力。我總是會想空口白話說出的東西要能換個方式實現,所以怎麼想都會一直繞回這個點來。

和忙碌的準考生大朋友相較之下,雖說我今年一直喊很忙、也的確做了不少事(沒啥成果可以說嘴就是了 XD),但俗話說得好,時間就像是乳溝,擠一擠就有了。時間有了,接下來就是坐下來擬 Todo list──考慮到大家都很忙,我們一直在想拿擠出的這些小時間到底能讓哪些念頭實現的可能。

以前參加比賽的時候評審常說的,要有可行性才會是好企畫。所以如果效果不好、實現困難,好像都沒有浪費時間的必要,畢竟青春誠可貴,一眨眼我們都快三十歲了(好啦我知道不可以隨便亂說老這個字 XD)。



第一次討論這件事的地點在 FIONA,費奧納咖啡。

食物不錯,服務生的親切指數只能說是破錶的等級,因為我超級囉唆,一下子問雞排有沒有骨頭、一下子問紅茶可不可以去冰,趁著大朋友不注意一直丟問題砸服務生,可是面對那麼大量的問句服務生完全沒有露出不耐的神色過,狼金鶴。

20090522 FIONA

當天我點的是蕃茄燻雞磨菇燉飯(單點,$199),配色鮮豔、料多味美,看起來雖然不大,但是似乎有加 cheese,整份吃完感覺份量相當紮實、使得我回家後體重也有紮實的成長,餐後的冰紅茶香甜不澀很順口,是會想再來的店。

20090522 FIONA

(FIONA, 地址/ 高雄市前鎮區光華三路229號, 電話/ 07-537-4418, 營業時間/ AM11:00~PM21:00, 每週四公休)



我們在店內待了很久,直到人家都快打烊才走。臨行前結帳,發現憑大朋友的臉竟然可以打折,下次應該要在 7-ELEVEn 影印機輸出一張大朋友的臉來充當貴賓卡。

在店內老實說鬼扯扯很大,但是一直到走到外面的公園繞了一圈一圈又一圈,才開始想到該談正經事。送禮物是多麼令人緊張又欣喜的事,生怕禮物無意義會造成對方困擾,又期待對方看到禮物時喜愛它的笑臉。所以該是什麼呢。我們端出了彼此的記憶拼湊正妹老師的喜好,第一回合討論結果覺得可以送個熱敷袋,外包裝是棉布或其他布質,在這塊布上面輸出一張圖。

隔天我們認真的在創意市集逛了又逛,研究別人的作品該怎樣轉換成我們想作的製作物。討論的第二回合目標切換,暫定做個圖文集,內容大概就是攝影集搭一些文字。由我先寫一點字出來,預計要寫個 36 頁左右。不過這時候核心概念還沒有出來,話說我工作上做的案子都嘛是有規格可遵循的,這下突然好不習慣:說好由我先寫文再來配圖,我一直在想沒有檢核表我到底是要怎麼生東西去給人驗收啊。



為了讓寫出來的東西不會太像微軟技術支援服務上的機器翻譯,已經過了足足一整年不用考試寫作業的日子的我,拎起了校友證在母校借了李欣頻和廣告文案課本,試著想要從中學到些什麼。但教科書上指導的那些雙關與押韻向來就不是我的專長,太過天外飛來一筆又怕沒人解得出答案;李欣頻的《愛欲修道院》太憂鬱暴烈,不符合我們的嘉年華需要的溫馨開懷;《廣告副作用》又是太冷調的文青風,太冷靜的文青風格,如果是我一個人寫也許我會考慮選擇這種調性,但是既然是合作,不偷偷埋幾個帶顏色的梗就已經對不起夥伴(誤),寫出來的東西如果太國立編譯館,我懷疑我去還書的時候會整個人被館員擺在地下室罕見書區。

刪刪寫寫的過程中,若要說我心中有什麼怨念,應該是「奇怪明明以前老師們都比較喜歡大朋友寫的東西為什麼我分配到的是寫字組┬_┬」,但想想攝影我手會抖,就乖乖地把書看完、把作業給寫了。但因為林小草大腦結構疑似和藺草蘆葦一樣,剖開來是中空的,越寫越覺得奇怪怎麼沒有腦汁可以絞,最後作業就不小心遲交了,更慘的是 meeting 還遲到。

原本是快樂的無所事事端午假期,既然偽裝上進的唸了書寫了作業,自然也就懷抱著某些期待,例如交作業時就算不拿個 A+ 好歹也給個有個 B。可是一交卷就翻案了,看著我得到的 F 整個悲從中來,心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上課遲到的關係。(淚)

總之後來討論的改變是,試著畫圖把文字變成繪本。可是我不會畫圖,這個重擔就落在大朋友身上了。時間很趕,誰也不知道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那天回家我就開始很忐忑,每天都在想如果被翻盤說要放棄的話我應該會想磨刀。因為太投入了所以就有點不太甘願,我寫的時候不知道掉了多少頭髮啊,哭哭。Q_Q

但說實在的意見也不敢太多,除了擔心到時候翻開書看到自己的臉被畫在裡面、兩頰寫滿髒話和塗鴉,也擔心會讓畫的人壓力大、創意受限,所以我努力的壓著很多想講的話。衝動的話沒有建設性,這個林先生有教,他妹有在聽、在這場合剛好拿出來應用一下。



然後很快的收到了意料之外的草圖。畫面裡有林小草和火車站牌。我覺得超喜歡也很有 fu,絕對不是因為我的背影上面沒有被寫髒話的關係。在我們說想要舉行嘉年華會的那次聚會,文小琪說到她喜歡鐵道,而女孩身上的雄商制服也正好符合我們相識的主題。不過說實在我一直以為會被畫穿上這套制服的應該是某位貼心的可愛學妹?我記得文小琪是這樣講的,「我在課外組看了她兩年啊,但怎麼看也看不出來會是她啊。」←嘻嘻。

20090611 Valentina's BD

只是畫一張圖也許興致來了就有了開始,接下來的都要畫滿滿就很難啊,人的思考要在短短數日內快速湧現豐沛靈感,我想只有腎上腺素平常有用水庫存起來的人才辦得到吧。輸出前一天之前的每一天,我都在懷疑我們會因為放棄這個計畫,而在某次討論中原地把光碟燒出來埋在五福路或中正路的行道樹下,約好過幾年再來把它挖出來之類的。



隔了幾天後,大朋友約我看排版稿。

就跟以前編報紙的時候一樣(咳,那個社團是文藝社),討論的時候就會開始在打樣上面畫記號,好懷舊喔。

20090611 Valentina's BD

在這個階段我其實很驚豔,因為我沒有想過可以有那麼多圖,難怪大朋友在 msn 暱稱上說他連做專題都沒有那麼認真,因為根據我的學生經驗應該也有人是花一年多的時間在畫這些東西的,然後大朋友為了這個沒錢賺而且我們兩個都怕禮物不被喜歡而緊張到細胞死一半的活動這麼拼命,我只想看著他的眼睛誠懇的跟他說三個字,

「肝要顧。」

(然後氣氛有到的話我會加贈唱半首旺福的《肝功能衰竭》,除了歌的內容以外還因為在五月二日的時候貓小樺發現我們在橋頭糖廠坐在他們隔壁桌吃冰。 XD)



只是在這時候,我們還是為了封面的元素和標題停滯了很久。

我是個性很急、忍受不了沉默的人,為了沒有規格已經讓我覺得無所適從,雖然明明就知道在這種集體創作中沒有條款只是不想讓彼此思路受限而已,但卡關的 meeting 實在是很恐怖,以我膽小的程度只好一直用我想回家睡覺(事實上也是累了一天真的很想睡)來逼大朋友趕快給個方向──小時候玩超級瑪莉,看到開始倒數了都會跑得比較快啊,可是顯然大朋友沒有穿水管工人制服所以一樣很緩慢,還一直在店外對著玻璃拍打驚嚇植物園裡的植物,我們請路人們來說說看這樣有沒有過份。XD

而且看了打樣是沒有用的。在不同質材上輸出顏色會有誤差,紙質和裝幀會影響質感。在做完之前,我也不知道做完會是什麼樣子。



六月十一日那天下班時,在電梯我的手機響起來,是大朋友跟我說印好了。我們約在中華路和十全路交叉口,像電影交易什麼地下商品一樣地在沒有燈光的三角窗碰面。

那天的氣氛非常像一樁夢境:背後是臨時飄起的細雨微微,面前是原本以為不可能準時印製的十週年紀念冊。好夢幻噢。

20090611 Valentina's BD

看了大朋友寫的文,回想起來製作的時候很痛苦,我們都不斷揣度對方的想法,也不停的設想收到禮物的人翻閱時的表情、希望能夠盡善盡美,壓力那麼大自然不是太歡樂,不過做好以後有一種很過癮的感覺欸!

雖然之前常常瞎說,但是說認真的啊,我很感動唷。對我來說,這個過程也是最好的十週年紀念了,你我都極力阻止發生高中時的爭戰復刻版,想像我們兩個在便利商店裡的內心戲就覺得應該可以寫上很厚的劇本,挖哈哈哈哈哈~

敬我們的十週念,敬我們親愛又可愛的校花曾同學,喔耶。

20090530 Unazukin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色影師
  • 色。


    最好高中老師都有比較喜歡大朋友的東西。

  • 真的啊。

    某年小說組開獎,我記得名字明明出現在你前面(要不然就是一樣佳作?我忘了啦反正一定要強調我應該是有贏就是了~XD),我們家社團老師卻說,「我覺得妳不適合寫小說耶,大朋友的比較好看。」

    然後王老師鴻儒看到我喊得出一聲小草、只是為了要接著講打聽你下落的話,你說說看你有多紅,嗚嗚我都是附屬的。

    小草 於 2009/06/25 21:23 回覆

  • 色影濕
  • 沒關係。
    你在我心裡是最強的。













    如果沒有魯夫的話。
  • 打開網頁看到留言這麼大一塊就知道不妙。
    (攻城師對版面莫名的直覺)



    就算你稱讚我,我也不會高興的啦。(學喬巴)

    小草 於 2009/06/25 23: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