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八日的晚上是高雄全國熱音大賽。在去看豆腐唱歌之前,先有了一攤小小的約會──和我一起修演算法的帥哥跟我一起吃午餐。雖然是颱風天,但除了風大一點之外,陽光晴好,若是強風靜定,誰也不記得昨日曾經颱風過境。飯局很愉快,吃過飯以後的空檔他說了好多故事給我聽,我微笑聆聽,不時問他,「然後呢?」

以下是所謂的有圖有真相。

20090718颱風天出去玩

(好啦看得到圖就知道是陳 toto 跟我吃午餐、而且其實在場的是一票人不是只有我,哈哈哈。再惡搞下去大瑾會宰了我吧。 XD)


七月二十日是大瑾生日,在週一。剛好和智偉學長說到又到了該聚餐的時候,我們乾脆就約在這個有風的週末。不意外,大瑾帶了 toto 一起來,一到場 toto 就很慎重的開始為大家分配座位,儼然是陳老師在帶一群小學生進教室的模樣。這個當年在娘胎裡就跟著我們一起聽演算法的小孩現在會的詞彙已經不少,下次他跟我討論到 quick sort 我想我應該也是不會太意外。

20090718颱風天出去玩

吃過飯以後我回學校去參加讀書會。大瑾帶著 toto 搭了環狀幹線去夢時代消磨午后時光,欣瑩去逛資訊展等著晚上一起去看豆腐唱歌。下了課我也跳上 168 路公車,前往夢時代。路上就靜靜的飄起微微的雨絲,不禁有點擔心晚上的比賽會因雨延賽之類。

到了夢時代很驚訝的發現裝了勁量鹼性電池的 toto 還不累,非常 high 的蹦蹦跳跳。我問他,「晚上要不要聽豆腐姐姐唱壓軸?」──其實我說完就想,也許他壓根不懂什麼是壓軸。但他想了一下就用力點頭叫叫跳跳,「壓軸壓軸!我要聽壓軸!」



我們在夢時代樓上的黑川堂一起晚餐,餐廳頗寬敞,食物也不錯,view 很好,可以看到窗外乾淨的天空。晚餐過後我們下樓,toto 沿路還是一直嚷著壓軸壓軸,直奔一樓門口。等我們到了門口時,聽到豆腐正在問台上台下現在下雨了怎麼辦,我們連忙衝到台前。

「我的團員們,下雨了你們還是可以彈嗎?」台上的四人眼神交換,決定還是要繼續下去。微雨灑在眼前,氣氛頓時幻美得有如拍攝 MV 時刻意灑水的模樣。

20090718全國熱音賽

(pic from 高雄全國熱音大賽活動照片)



這是我聽到目前為止,看到台上台下玩得最開心的一場。比賽只是個把大家聚在這邊的理由,真正的重點是痛快玩。樂團在台上也在台下,是表演者也是聆聽者。有時歌者玩開了,就把第一排觀眾的帽子和自己的互換,一時興起就突然在幾個休止符間出現街舞的動作。

這也是我第一次在露天場遇到下雨。

這次要唱的是兩首 Unvoice 的創作,《So?》和《Unvoice》。這是我第一次聽現場版本的《So?》呢,平常都只能聽 Zak 放在 YouTube 上的版本,終於也有聽到現場演唱版本的時候。我一手撐傘,一手拿著相機錄影,放大聽覺用力想把每一個細節都聽仔細。


這次聽的版本和 YouTube 上的版本有一些差異,除了曲速的差別之外,在現場看著主唱的表情與動作細節,所感受到的氣氛也就完全不同。當豆腐側著身,沾在她髮絲上的雨水隨著燈光照射閃閃發光,我想到幾個季節之前聽過的這些歌,無論是讀歌曲的背後的故事,或戴著耳機聆聽時腦海裡轉過的人生風景,和眼前的畫面一併剪輯,就是我們的共同記憶發行的限量單曲。

這一個月我身邊發生了一些事。有天和豆腐聊起,我們沒有多說太多,但豆腐簡單舉了落花生和大象的例子,「錢不會自己生出來,跟花生不一樣」,「大象都會換地方吃草了,更何況是人」,都意外扯動了我奇低無比的笑點,成功救贖我陰雨的低迷心情。像這首歌的歌詞──妳理解這就是人生,我們對於眼前困頓也許束手無策、也許幫不上對方什麼,但也不必去問為何悲傷、為何落淚,那些只是安靜時偶爾過渡的脆弱,我們只需要有一首歌傳遞彼此的關懷。曲調略顯晦暗,但歌詞是理解,在編曲後還是聽得見光亮的時刻。



散場前豆腐在台下看見了 toto,她問 toto 好不好聽,toto 毫不猶豫的點頭說好聽,豆腐笑言有了 toto 這句肯定就值過整個世界。據說我們窩在台前錄影的時候,toto 在台下也跟著跳,好嗨。 XD

歡迎你變成阿給,親愛的 toto,下次再一起來聽豆腐唱歌吧。




【聽豆腐唱歌】
So & Unvoice 團練版本:《Unvoice熱血練團錄音檔。》
豆腐的創作們:《Mu-T》

【林小草的阿給報告】
[阿給] 狂熱五鬥@NUK
[阿給] 穿透時間的無聲之聲。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