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不能沒有你》的那一天,我在等待入場時間來到之前在戲院四周晃盪,看到了一張好漂亮的海報,片名是充滿流浪的意圖的《帶我去遠方》。藍天白雲,青春無敵的主角,簡單的構圖就讓人記住了它的清新面貌。看完電影後回到家中,立刻找出電影預告。



另外還有為了裡面的同志情節特別剪輯的預告版本。


在噗浪上再找,還看到了一個重新組合我記憶中的劇情的預告版本。看著阿賢和阿桂輪流在港口大喊再見,我會以為是男孩與女孩各自在不同時節拎起行囊離開,一方去為另一方送行的純愛故事。

我一直覺得預告剪輯很有趣,它帶給每個人對全片的不同想像,在有限的秒數中選擇了不同的畫面,吸引到的觀影者完全是不一樣的人。



林曉桂(童年,李芸妘 飾)

(童年的林曉桂,分不清楚紅色綠色,走路跌跌撞撞,在美術課的寫生時被老師發現她的用色太特別,請阿嬤帶她去看心理醫師,阿嬤帶她去收驚,乩童說,這是魂被帶走了,長大就會好了。)



我是被色盲島這個概念吸引而來的。

阿賢:「這本書上說啊,在南太平洋上中央有一個小島,島上的人因為基因突變的關係,全部都是色盲,他們活在一個沒有顏色的世界,可是他們會用聲音跟圖案,去構築另一個奇妙的感官世界。」

很久以前在課堂上,老師說,左撇子也算是一種 disable。雖然現實生活未必每個人都會排擠這份細微的不同,但是一旦被指出來,總是覺得有種悶悶的不快。我不知道阿桂在顏色辨識與常人不同而被誤以為是卡到陰時,她的心情是如何?但是看阿桂尋找色盲島,我也會想,這個世界有左撇子的島嶼嗎?我們終於可以不像異類一樣的生活、被完整接納嗎?



林曉桂(高中,游昕 飾)

(高中的林曉桂,就讀三信家商美髮科,平時話很少,即使目擊了許多事也不多說什麼。因為色盲的關係,當全班交出紅紫色系的妝來,只有她一個人的紙圖上畫了綠色系的妝,老師忍不住對她說,「林曉桂,妳一定要這麼前衛嗎?」)



只是,也許因為我已經過了看青春成長的劇情會感動的年紀吧?我看完以後當場沒有太大的感動。林美秀飾演的旅行社老闆娘佔的戲份沒有預期的多,看著這群人在桌上攤開了地圖、規劃路線,在旅程輾轉轉機之間,色盲島真正存在,叫做平格拉普島,但卻成為一條被立可白塗銷的路線,我原本以為會有一份往夢想國度的機票正式發售;林柏宏飾演的許亦賢在愛情初萌的表現太過明顯,失去曖昧流動的隱喻,而且,那些他所愛的男孩,在台下觀影的我其實覺得他們好冷淡,如同劇中的某句台詞,「這是你一廂情願。」

當阿賢、阿桂在涼水攤第一次遇到森賢一時,阿桂在地上撿到森賢一的 moleskine A5 記事本掉出來的小島明信片,這是旅行的暗示之一。但為何再次出現小島的影像時,卻是完全不相關的兩個小男孩與小女孩踏浪向前?若是心心念念前往小島的約定,夢境裡出現的應該是由阿桂和阿賢。在保健室的色盲篩檢後出現的動畫也讓我錯愕。實際上,這個夢中小島也不是色盲島,而是南太平洋島國吉里巴斯 (Kiribati)。



森 賢一(周詠軒 (Wasir) 飾)

(森賢一,在世界各地四處旅遊的攝影師,為了親眼一見中國風的教堂建築,不經意的經過一場小邂逅。)



不過劇情的設計本來就不可能讓所有人都覺得合理又驚喜。影片本身就交錯了虛構與現實──高雄小孩,如何騎乘腳踏車輕鬆前往鹽水天主堂、菁寮國小,再於一天的行程之末返回貢寮的家中?這是劇組在經費與場景上的限制造就的地域落差。

裡頭還是有我喜歡的橋段,例如父親和女兒之間共通的交流方式:攤開手心,就有拯救對方的寶物在其中。為了讓色盲的女兒能夠看到更多色彩的世界,身為清潔工的父親收集了許許多多不同顏色的太陽眼鏡;為了讓父親寬心,寡言的女兒的手心畫上了釋然的笑臉,父親扳開女兒握成拳的手指,就能得到充滿勇氣的回饋。



阿桂的爸爸(李永豐 飾)

(阿桂的爸爸,每天都喝得醉醉的,有時就莫名其妙的撿了個人台回來,抱在懷裡睡去,像是要代替誰一樣。)



原本我以為這部電影是由吳念真編導,找了網路專訪來看,才知道吳念真擔任監製時,對電影沒有太大的介入,合理化了這部電影和我印象中「吳念真做出來的東西」有很大的差異這回事──雖然依然有鄉野的泥土清芬,然而影片中傳遞出來的顏色是更為青春鮮豔的。劇情與對白比起吳念真過去的作品更文藝腔一些,但由於場域設定在鄉間,依然能保有相當的純樸。傅天余在一次文字採訪中透露她在編劇時最排斥的就是OS和字卡,在《帶我去遠方》裡也絕少出現這些東西(我的印象是完全沒有,除了阿賢在接近尾聲前朗頌 E.E. Cummings 的 "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led")。

說起 E.E. Cummings 的 "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ed",在片中的時間軸裡,是一個很早就埋下的暗示。阿桂翻著阿賢床頭擺的書,米蘭昆德拉的《可笑的愛》,下一本就是 E.E. Cummings。這兩本都暗示了阿賢內心或獨白的演出。



許亦賢(林柏宏 飾)

(許亦賢,相信每個人都一定與眾不同,世界才有趣,「我喔,像我這種又帥又聰明的人,真的不多啊。」)



我對劇情頗感失望,單純因為這劇情不是我的菜:刻意置入了同志情感卻沒有更細膩的處理情感流動,設定了女主角的色盲卻不夠強化這一點所帶來的衝突。但我喜歡這些素人演員們第一次演出就能如此生動自然,整部電影看下來不會意識到他們是新人而有卡住的感覺。阿桂對阿賢說她覺得她變老了,那句自然家常的口吻,讓我想到楊德昌導演的《一一》裡頭,小朋友洋洋在最後誦讀的禱文裡說,他覺得他也老了。都是他們的年紀該有的腔調語氣。

這個劇組的組合非常迷人,他們多數都青澀──初次演戲的演員、初執導演筒的導演……,卻能有行雲流水的豐富成果。固然在劇情上想要掌握太大的命題反而失焦,然而影片的流動中,聲音與畫面都讓人印象深刻。

看了片尾的工作人員名單,除了再次看見蔭山征彥的名字(他現在似乎開始走幕後了,我只看過他在《經過》演出日本旅客,接著就是《海角七號》的日文配音、《不能沒有你》的配樂,以及這次的日文配音),還發現這群人在演技上經過羅北安指導,這些人經過訓練後能夠恰如其分的表現出不過於生硬煽情的演出,我想是電影製作過程中整個團隊的用心使然。

撇開無法擊中我的劇情,演員的生動自然、影片的光線與色彩、陳建麒的鋼琴配樂、片尾林柏宏與游昕重新演繹黃韻玲的《出發》,都讓我覺得看這部電影非常享受。尤其是聽到片尾曲,有一種「一切終於完整了」的感覺。原來在前頭,男孩與女孩望海哼著的歌,完整的版本是這首歌呢。

當阿嬤以未曾出現過的溫柔口氣,對著天際的彩虹驚嘆地說出「好美」,雨過天青,正好是《出發》的歌詞:「真的要丟掉昨天的不快樂 / 真的要把過去放在角落 / 必須往前走 / 必須學著讓自己成熟……」



阿嬤(梅芳 飾)

(阿嬤,關心放在心裡頭就好,說出口的狠話是最銳利的溫柔,「走路小心一點啦!都沒在看路,摔一摔我剛好可以領健保啦!」)



10.jpg

《帶我去遠方》官方網站
《帶我去遠方》官方部落格
[新聞報導] 旅行的意義《帶我去遠方》導演傅天余專訪 - 放映週報


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led
by E. E. Cummings

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led, gladly beyond
any experience, your eyes have their silence:
in your most frail gesture are things which enclose me,
or which i cannot touch because they are too near

your slightest look easily will unclose me
though i have closed myself as fingers,
you open always petal by petal myself as Spring opens
(touching skilfully, mysteriously) her first rose

or if your wish be to close me, i and
my life will shut very beautifully, suddenly,
as when the heart of this flower imagines
the snow carefully everywhere descending;

nothing which we are to perceive in this world equals
the power of your intense fragility: whose texture
compels me with the colour of its countries,
rendering death and forever with each breathing

(i do not know what it is about you that closes
and opens; only something in me understands
the voice of your eyes is deeper than all roses)
nobody, not even the rain, has such small hands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