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這一篇我一定不會寫太多,因為我想講的很簡單,就是謝謝這二十幾年來你的關心,雖然我也很欠揍,常常不領情。

七月六日,我打電話給你,說,來高鐵站接我好不好。走到捷運站,從電扶梯踏上月台的第一步,我對著你背影說,我想去台北,好不好。然後我也不知道怎麼的,眼淚的開關就鬆了。

好不好。我以為我都準備好了。

一看我哭你也沒說什麼好或不好,只是你轉過來看著我時,淡淡的說,你早知道我說我那趟旅程說要去台北,理由一定不單純。(「李組長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XD)

我以為有很多事我瞞不過哥哥,其實也有很多事瞞不過你嘛。

後來,大瑾老師跟我說,她覺得我其實很戀家。我從來也就不曉得這件事,只是回想起來,好像也是。最近看高中同學小繐的 blog,她也要北調到外地工作了,捨不得家人,作為老同學我還真是感同身受。

你說你不想動手術。我想到七月六日開始,那一整個禮拜我不斷對你說,走嘛我們一起去台北,哥哥也在那邊喔。你那時跟我說,年紀到了一個程度,人就不會想要有變動了,尤其是習慣了以後。當時別人對我說我應該要考慮你的心情,所以我考慮進去了。

只是,固然做人家子女的要考慮爸媽的心情,但我也希望做爸媽的可以考慮孩子的感覺。我沒有想過這麼早就要遇到任何可能離開的機率,就好像你說,希望我還沒出閣前,都能在你身邊。那可以為了林先生和我,歡喜甘願的接受一下下醫生的建議嘛?話說,雖然不是保養得很好啦,但好歹也是個禮物耶。

自從九月以後,每次知道要去醫院,我都會不停揣測,不知道醫生會跟我說什麼。好險最近很忙,沒什麼時間去想。(這時候我突然很感謝工作上的那些卡關之處可以讓我這麼忙,是否算得上是 Louis 和主管大人提早送給我的 bonus 之一?真是大開心啊。 XDDDDDD)

祝我們都順利平安。昨天和今天,生日快樂。保重身體,我還需要有人在我身邊講冷笑話很多年耶,不要再這麼愛亂跑了,乖喔。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