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開會時我總覺得很困惑。環視會議室裡的每個人深思熟慮的表情,我默默在心裡幫這些人身上加上 tooltip:他們的年資,他們的經歷,他們與這件事涉入的程度……喔,不能再加了,內容太多,大概會塞滿整個螢幕。而我身上的 tooltip,滑鼠移過,恐怕是一個「目前無相關資料」的空白氣泡。真空虛。

所以,為什麼我在這裡?



從會議室離開,在公車站牌前等車時,明顯感到疲憊滑過眉睫,一陣呵欠不斷的睏倦。我想起有在日常對話或 BBS,總會有人說,主管真好,只要會說就好了,都不需要做事。平常並沒有放在心上。可是等車的空檔裡,我很空白的看著面前車來車往,很跳痛的想起這類論點。

可能剛從苦海裡探出水面換氣,沒辦法和別人一樣擁有管理職只要空口白話就能了事的,好命的意識。協調溝通未必比 debug 愉快吧?因為我自己多麼害怕加入這些會議──必須控制自己過於天馬行空的想法,重視可行性,考慮時程能否配合,使用政治正確的語言描述我想要表達的意念……

(真慶幸我是攻城師。)這是,擠進公車上所剩無多的座位之一,鬆了口大氣,緊繃的背肌頓現酸軟,隨著這些感官一同浮現腦海的念頭。



是我還不夠成熟,還是我太愚蠢退縮,我自己也不懂。



上一個季節,去醫院的時候,醫生一邊進行手上的作業,一邊說,「不太舒服對不對,我明白,我們實習的時候也要互相幫對方插鼻胃管……所以如果你不舒服也沒關係,我們慢慢來。」

為對方設身處地最容易的方法,就是把自己放進和對方雷同的處境裡。

你讓我加入這些活動時,是否期待過我能對答案了然於胸、快速進入狀況,不需多加解釋也不必等我慢慢沉浸到這個環境裡?若以上皆是,我想我是有違期待了。我沒辦法理解在這些場合裡的他人所持具的感受,也不能夠確定,接下來我做的什麼會不會頻頻出錯,無獨有偶。




「這是別人的鞋。請試穿。」

然後啊。我試過了,還是覺得穿不下,你可以教我怎麼楦鞋嗎?謝謝。









--
這是前幾天忙到暴躁又焦慮的處境下寫的,今天心情愉快多了,但是不想再把它轉得和現在一樣活潑開心,因為我想我還是需要找到楦鞋的妙方,雖然我應該不會常常需要穿你的鞋(哈XD),就保留成這個樣子囉。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榮民
  • 你想好多喔…我在廿年前也有這種症頭 (._.)"a
    放心啦~~廿年後你就麻木了 (肯定貌)
  • 可是再給我一百年我也不會變成榮民耶(爆)

    小草 於 2009/11/24 13: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