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愛聽伍思凱的《18》。伍思凱的口白淡淡的說,「如果有一天,我和18歲的我相遇了,他會認出我嗎?我還記得他嗎?我們之間還有共同的話題嗎?我想除了音樂,還有感情吧。他欣賞我現在的樣子嗎?還是我改變了他想要的未來呢?」

嗯,我十幾歲的時候在幹嘛呢?







我十六七歲的時候開始學會上網。那時一切都新鮮,多數 BBS 都是特色小站,流行個人網頁,每個人都仔細設計仿如在做手工藝。我在連線書板回應我喜歡的書的討論串,在長長的文章列表中試圖開發新鮮書單。然後,我在回應到我信箱的文章裡認識風月星,在風月星認識了好多人:去 Bath 唸書跟我說那個有名的溫泉的長相是什麼樣子的阿咩姐接,跟我說每天都唸點書最有效的布萊恩姐接,告訴我讓我傷心到無可復加的一切以後都會雲淡風輕得毫不重要的邦妮……

十八歲。我考上大學。學長說,大學很有趣對吧,看妳表情都豐富了。我那時還不能意識自己是會改變的。我也不知道以後和這些人是會斷線或繼續連線的。那時我看到的是小小的眼前。我會為了很小很小的事悶到無可復加,也會為了很小很小的事開心到飛上了天。是這樣小小的哀傷,小小的幸福快樂著。我們在 BBS 上交換生活心得,我寫我衣著粉裙的時光,底下的回文就跟我說起我沒看過的那些北部學校的服裝,中正的西裝外套上的鈕釦是很稀有特殊的葡萄酒紫、或是內湖高工的男生(棕色制服)揹一個北一女的女生(小綠制服)可以演一棵樹……喔年代好久遠希望我沒記錯,我只是想說啊,那時候認識了這麼多人,讓我覺得一切都好新鮮有趣,外面的世界那麼大。 :p



不知道為什麼,親愛的姐接,常常想到妳,我就會想到我十八歲前後的那些片段,彷彿妳是我十八歲的記憶還原點。

唸高中時背課文總是背不起來。每天白天走路上學的路徑。同學用力踩著腳踏車載我穿過一條又一條街。每天練習作分錄背計概題庫準備考畢業門檻的兩張證照。升學考試的關卡們。為了枝微末節的小事大哭或大怒。因為學長學姐對我說幾句話就非常雀躍。到郵局把書寄給妳。七一一水退後踩著昨晚漂到廚房的拖鞋走到西藥房買消毒水……種種細細碎碎。



我是會改變的。環境也是。站台徙移,最後我們的回憶都成了無可追循的遺跡。可是我還記得十八歲的時候的我們。我在南台灣多數時間的衣著總是輕薄,在相片開始數位化的時候,我看到有人的網頁上有照片,喔,照片上的漂亮姐姐背後還下著雪呢。

可是看完以後,總是不太會認人的我,在照片連結遺失以後,就不知道如何在人海裡尋找出同一張臉孔。

多年後,我們第一次約會。見面之前還是有那麼一點忐忑的。我會接不上話嗎,會不會讓大家發現我其實和網路上的樣子不太一樣、是內建想太多模組並且一點也不文藝少女的囉唆女孩。見面過程有一點點小波折。姐接說,嗨,我出門了,我們在公館捷運站見吧。但我回頭看了好幾遍卻看不到我在網路上看過的那張臉。

在某一個轉身看到橘色圍巾出現我面前,就知道沒錯了。

是我認識的,ID 自然而然就好像沾上橘子色一樣的阿咩哩。真實見了面以後聲音那麼好聽(我好喜歡聲音好聽的女生喔),連撥瀏海的樣子都慢悠悠的好有氣質喔。也可以聊得好開,我最喜歡好聊的人了挖哈哈。



親愛的姐接,我那天讀了妳的文章,想到伍思凱的《18》。裡面的歌詞一開頭就是,「十八歲的那一年,她說失戀就像地球毀滅,那一瞬間。」妳說遇到了什麼打擊,日子還是要過,眼前現下固然痛苦,很久以後就會知道,其實沒事的。我想起邦妮說過的,現下此刻多麼在意的,以後都會發現不再重要了。我想起我在個板上摸魚的日子,妳們對我說了很多,有的改變了我,有的被我遺忘。而妳文章裡的那個孩子,她會被妳的關懷改變嗎?會知道眼前雖然是暴雨,但雨後的天空還有彩虹嗎?

這陣子我們輪流布魯了。我試著抬頭想說服自己天空依然晴藍,但最近高雄的天氣不給面子,陽光太溫和,雲層也顯得灰槁。我把抽屜裡妳寄來的明信片拿出來一張張的讀,從妳的觸碰到妳旅行時的情緒和氣溫。有河 BOOK 的玻璃詩看起來是在晴好的天氣拍的,變色過後的照片仍能感覺到某日陽光的溫度。

所以我想啊,親愛的姐接,十二月的每一天,因為有妳的出現,所以都是好日子,我們的心情都會是愉快的蔚藍色喔。



親愛的阿咩姐接,生日快樂唷。 :)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