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這首莫文蔚。

昨天一早我接到她電話。心裡有不妙的預感。下午獲悉結果,覺得不意外,但也意外。

昨晚,她和我躺在床上面對面,我問她還好嗎,她說有點累。她停了一下又說,我們好久沒有這樣一起睡覺了。

那個當下我不知道我該說什麼,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她。如果我們單純只是因為要一起出去玩而這樣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說心事就好了。我們說著說著就說到睡著,即使是我先入夢我也沒有壓力。但這一天我突然覺得有應該說些什麼的責任感,只是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什麼,才是適切合宜的。

「妳也忙一天了,早點睡吧。」她說。

我想起小時候,那些鮮豔快樂的時光。只是一起窩在同一個房間裡,聊一些現在已經不具任何意義的話題,也覺得開心。

有許多事來得突然。瞬間撂倒,猝不及防。

我騎著機車穿越街道,我想起幾個月以前,護士一邊幫我打針,一邊對我說,妳好勇敢。

下午陽光好強烈。我想,我好像應該有責任有擔當的,把所有事情都乾淨漂亮的做到好。畢竟護士說我很勇敢嘛。而且明明我遇到的這些和別人比起來也沒什麼。但其實啊,我超俗辣的。因為,下一秒,想到未知的各種可能,我就害怕的掉起眼淚來了。

被合理對待,是幸福;被同理心對待,是奢華的幸福。長輩對我說,我看妳還是關機關一關,不要這樣跑來跑去累壞自己了。

晚上,解決 todo list 上一半的項目以後,把那個不熟悉的名詞輸入到 Google。一筆一筆的往下看。在過去學院的訓練之下,我已經學會如何快速掌握這個詞彙的意義。但是仍然不確定,我所知的是否能和這些資料裡所描述的輕重緩急,等價齊觀。

「生命像塵埃。」忽然之間,我只捕捉到《忽然之間》的這幾個字。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
  • 欸。
    我常常都覺得有些話說了也是白說。
    比方說「加油」之類。

    不管發生了什麼,都希望你平安順利。

    加油。
  • 其實還是很受用的啦,謝謝你了。:)

    小草 於 2010/03/11 20: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