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面是最近一些生活小碎瑣,毫無分享價值,懶得看可以不用點)(沒錯某同學我就是在幫你過濾文章 XD)



愛哭鬼。

前幾天林先生回家,照慣例,因為不想在離爸媽房間很近的客廳使用吹風機吵到他們睡覺,他在洗澡後來我房間借吹風機,我頭低低的塞了吹風機給他,過幾分鐘他拿來還,才看見我早早就哭得滿臉鼻涕眼淚,相當狼狽,他拿著吹風機的手懸在空中,表情錯愕,口氣鎮定的問我怎麼了。事後我常在想,如果我有妹妹,然後三更半夜她披頭散髮表情渙散的從黑嘛嘛的房間裡竄出來,膽小如我應該會被嚇成什麼樣子。

不過做人家妹妹總是很幸福的。本來他關燈睡了,我平靜一點以後去廁所洗把臉回來,開了我房間的大燈整理東西,不多久他就跑進我房間,問我剛才怎麼了。

(但是做人家妹妹的總是很無良的,去台北的時候借住在他家,有時看到他心情好像不是很好,一來怕他不想講、二來我覺得好睏,我就自動攤平睡著了,連問也沒問。XD) 



要健康。

連續昏天暗地的半個月之後,難得有比較早回家的時候,就和爸一起散步去買東西。夜風吹散我頭髮,我還忙著找回我視線時,爸說他兒子女兒也該早一點娶一娶嫁一嫁了。

「如果我不結婚怎麼辦呢,你老婆說可以讓我一直住在家裡當總機的喔。」
『嗯,也不要不結婚啦,不過對象要好好選就是了。』
「對象很難選耶,聰明的沒定性、有定性的不聰明,要像你女兒這麼聰明有定性真的很難能可貴好嗎。」
『對啊,而且還健康又漂亮。』
「外加知書達禮能言善道。」

在我把所有我想得到的正面成語講完之前,爸就說了別的故事給我聽。他說,爸媽總是寵自己小孩的,明明遇事明知一定有誰錯了,但爸媽就是會相信自己的孩子多一點。我想到,在一直沒有大成大就地走到 25 歲後,我說,我應該是不會再往上唸了吧,工作上可能也就只是這樣。爸媽說,也不用賺很多錢,也不用做什麼大事。妳只要健健康康的就好。

鏡頭跳接,某個小小加了一點點班的晚上,我和 CLC 一起離開公司,CLC 順口問我最近爸爸情況如何。

「嗯,就穩定啊,但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怎麼樣,他又不想要手術。」

CLC 沉默了好長一陣,『我想,他應該也是承擔很大的壓力吧。』

「可是,我覺得我哥和我也有很大的壓力啊。」我不假思索的苦笑回他。

我也只是希望爸媽健健康康的孩子,這要求,不過份吧?



快兩年。

因為上司們與同事們待我親如家人,我合理地扮演了女兒(如同在家中的樣子,是很任性的那一款)、妹妹(如同在家中的樣子,是很欠揍的那一種),所以也放在這一篇一起 mur。

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懂,都快滿兩年了,應該把自己變成什麼樣子,才合乎期待。不過就好像爸媽很久以前望著我很感慨的說,「小時候啊,妳很晚才學會說話,一開始還擔心妳不會講啊,結果一會講就嘰嘰喳喳個不停。」

我為我的爆發力(?)感到相當期待。但願我親如家人們的夥伴們也一樣期待。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