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十七歲的時候,站在校門口,揮揮手,告別從前、走向以後。這些年,來物換星移,當年玩的 BBS 一個個收攤了、暗戀的學長結婚了、一起唸書的女孩懷孕了、學校旁邊的傳統麵包店變成了有精美排餐的餐廳……

一切都變了,不過妳笑起來的樣子倒是永遠熟悉的畫面。Dear Rare, 歡迎回來。

20101116佳叡回國聚

這十年之間,我們在踏出高中校門後,就分歧走上不同的專業:小花和妳唸會計,婷婷唸文科,華真和葉芳唸企管,外外唸國貿、我唸資管,大家持不一樣的知識,畢業後各自站在自己堅守戰鬥的崗位,日以繼夜的奮戰。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關卡,我們為對方打氣,讓彼此能隨時滿載勇氣,偶爾也流動彼此的專業協助,以因應眼前的困境。

見面的時候,妳太有禮貌的口吻彷彿妳的職業,但笑開的時候,我們還是像高中生一樣,傻傻的樣子。我好懷念在那個小小課室裡鬼扯大笑傳紙條的日子喔。

在聊天的時候我看著妳的臉想著,再過十年後,我們會變什麼樣子?有些記憶多年以來鮮活如昨,我現在看先前剪給妳的生日影片還是會想笑,可是天啊我那時候比現在瘦好多;我們講話的方式、話題裡的故事,也隨著時間變成了不同的態勢。

我們問起婷婷小孩的名字,妳表情飛揚的說,「『高興』,是好名字耶!他以後的英文名字就叫 Happy!」當時唯一還在進食的我差點噴聲大笑,壓抑得好痛苦啊,可惡。 XD

十年後,我不能確定我們彼此的樣子,不過我可以想像婷婷的孩子九歲的模樣,然後我會想,這孩子再過個六年,就會來到我們相識的那個年紀。大小考試、晚自習、畢業旅行……他也會和我們一樣,有類似的記憶點吧?也許他也和我們一樣,被編在十八班,然後在教室裡遇到爽朗如妳的朋友……

南半球與北半球的距離終究是貨真價實的隔離了我們,溫度貼近的擁抱只有在長途飛行後才能履現,我想下次我們見面也許還是固定的那句台詞,「嘿,好久不見。」但是親愛的,妳知道的,不管再隔幾年,我們依然都可以在對方笑得開懷的表情,閱讀彼此當時純真清澈的容顏。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