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到一首王光良。「能不能讓我飛越自己昨天那道地平線?我想要飛,飛向更遠。」




沒有那麼多壓力與介懷。所有事不過就是一個決定。妳不可能讓全世界的人都滿意,正如妳現在對自己那麼不滿意。

「在我看來,妳其實沒什麼企圖心。」
『真的嗎,我大學同學說我汲汲營營呢。』←晏小新我還記得是你說的!XD
「企圖心還不夠。如果是妳學長,他會為了自己想做的事,翻臉也在所不惜喔。」

但我真的是希望能讓大家都開心滿意的。雖然太難了。

「妳要開心,我才會開心。」
『可是我真的很難不去想他們生氣了以後會怎麼看我,或者是他們也許會很難過啊,我怎麼做這種決定。』
「不要太在乎別人的感覺,也許妳擔心他會生氣、會失望,可是對方可能根本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妳先打電話,看他怎麼說再說。」
『那以後呢?我覺得我並沒有比某些人少努力什麼,可是我得到的只有這樣,很難甘心耶。』
「要學著看開一點,就做妳想做的事就可以了。」

於是我拿著我們模擬的台詞打了電話。見招拆招。那些洶湧的怒氣果然令我害怕,但意外的體諒也讓我幾乎要感動淚落。人生總是這樣,你不踏出去,也不知道後面會有什麼等著你。



二月底去台北時,16 帶我到陽明山上看櫻花。樹上的花朵尚未完全盛放,因此也不會看到傳說中的櫻吹雪。

經常下雨的台北城,這一天陽光強烈。對我而言,眼前流動的畫面都好像穿插進來的剪輯。

陽明山上的車潮與人潮洶湧成一片淺灘,我們彷彿赤足穿過溪流,來到這個安靜的角落。櫻花和想像中盛放的姿態不同,不過這樣靜靜的開著也有另一種美。背景是我來台北這麼多次難得見到幾回的蔚藍晴空。

20110227陽明山三芝淡水賞花時光

20110227陽明山三芝淡水賞花時光

20110227陽明山三芝淡水賞花時光

晚上,我到林先生家,他朋友們問起我之後的計畫,我笑笑說還有很多不確定呢,唯一可確定的是遷入此城的時間點。

結果這幾天一時風起雲湧,就連唯一確定的遷入日期又可能添了變數。

雖然想飛越,我也還沒確定自己的方向,更遑論我無力預告氣候會如何。但就先往前走吧。不爬到山上,也沒辦法親眼看見山櫻盛開了沒。
 


我不會指望一帆風順。但也希望不要進退不得。

雖然說了很多次有點老梗,但是,加油。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