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遲了很多次、很多年,我終於來了台北。很多人都會問我,習慣嗎?還好嗎?我有時會攤手笑一笑說,好像也沒什麼習慣不習慣,雖然北高兩地無論是氣溫或生活步調都有差距,但反正不過就是這樣──我還是可以說台語,雖然外省伯伯好像聽不懂;我還是可以晾衣服,雖然它擺在陽台不一定會乾,但總有吹風機嘛。

搬到新的辦公室座位後,我把上個月在誠品拿到的文宣小卡貼在 partition 上頭。新的位置小了很多,我把它貼在離我左手很近的位置,寫字找筆的時候很自然地會看它一眼。卡片封面是宇珩的《從這裡到那裡》。這張專輯的文案裡有一句話是,「做對幾個決定,做錯幾個決定,沒有做的決定,然後來到這裡。」

然後來到這裡。



在這裡。房子蓋得密密麻麻,在我臥病在床的那個早上,我聽到隔壁的裝修工人聊天的內容:「我想他們不適合在一起,她是天蠍座的,天蠍座的人都比較務實啦。」

在這裡。抽菸的人特別多,許多人站在街旁,一口一口試著吸進尼古丁、吐出壓力。

我回頭望向起點。出社會滿三年了呢。



我想他們都忘記我說過了吧,我其實看不到成就感。我還記得那句讓我覺得受傷的對白,「不就是這樣嗎?難道妳要做每件事都跟妳說好棒?」

這幾天,我在 facebook 建議的好友名單看到 Sylfrid 學長,加好友後第一場對話裡他說,「其實一份工作要滿足幾項要點:薪水,成就感,自我成長,時間。四個裡面有三個不行就換吧。」

所以也是有人和我一樣,很在乎成就感的吧。

你知道嗎,我常覺得自己在走岔路。只是我不一定會老實說出來。

因為,你知道吧,聽你講話的人,未必是真心要關心你。不過我們知道彼此都懷抱關心對方的心意,那就可以繼續往下聊了。

「沒什麼」、「還可以」,有時候是不想讓聽的人擔心,有時候是不想說給不想聽的人聽。



我想去年當我做滿兩週年時,我應該沒有想過我會來到這裡慶祝我的第三年。人生充滿各種曲折,我的人生急速轉彎,很多久未謀面的人問起我這幾年做了什麼,我口氣尋常的回答,有時會換來幾聲驚訝回應。

「我以為妳碩士班會唸中文所。」
其實有時我會想,喜歡創作、和願意去鑽研典籍,也許是兩回事。

「我以為妳會換跑道。」
說實在也許我們一開始看到的跑道是操場跑道,
後來不小心發現那裡其實是機場跑道,所以歪歪斜斜跑了半天還在同一條路上。XD

「聽起來妳就這樣順順的去了台北?」
不是,親愛的,我只是省略了那些說了多餘的掙扎。

大概是這樣。總之第三年了,練到的新技能是魯易浮標,穿梭在南北兩城之間。(喔,我偶爾會去一下台中啦。)




入住台北的第二晚,我在批踢踢的快天板 (happy-clan) 看到快樂二世代的王怡婷為中原大學 100 級唱的畢業歌《下一站夢想》。



裡面有一句歌詞是「最初衷的信念,就擺在不遠前,準備迎接每一個明天。」很多人也要我莫忘初衷,但我想,不管是我或其他旁觀者,都未必能清楚辨識「初衷」的成份有什麼。畢竟當初我的意念並不是罐頭工廠的產品,當下沒有完整包裝與內容記錄,只是一些散落的拼片。

不過我很喜歡歌詞裡的這一句,「一起讓夢想的苗,向未來綻放,堅持信仰奔向標竿的方向。未來會怎麼樣?就勇敢的衝吧,在生命的每一站,把夢編織成鹽和光。」據說,在聖經裡,「光」是指正面積極的讓自己的好映照在別人身上,「鹽」是扮演讓人與人之間能和諧、使生活能豐富有味的角色。



我的確不能很明白鑑識自己的內心想要的去處,但是我知道我想要的方向。

Keep going.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