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學許老師,去年添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一個月只回高雄一次的我嚷著要見她一面,許老師也從善如流的帶著她出來。這孩子好乖,陪了我們一下午,從不大哭大鬧。看著她甜甜笑著的樣子,噢,我都要融化了。

可愛的小Daisy

人生,就是被這樣一個又一個的笑臉填滿的吧。

(By the way, 有時候看著別人的小孩我會開始亂想:如果我有屬蛇的小孩,那就讓他學 python;如果屬馬,那就學 Premiere;屬羊可以去做 honeypot,被人誤以為是肥羊才會有東西上勾嘛。)

 

一位長輩去年從南部調到北部,最近又要從北部被調到南部的另一個城市了。要搬回去之前他打電話給我們兄妹,「我這邊有一些熱水瓶、電風扇之類的小家電,你們要嗎?過來拿吧。」

碰面的那天是個下雨的夜晚,見到時他剛點了菸抽了幾口,看見我們連忙要我去便利商店買份晚報,等我買好報紙出來,他已經捻熄了菸,笑嘻嘻地領著我們往巷弄裡走。我們一起踏進他當時調來倉促租下的套房。我們說了很大量的閩南話。好久沒回南部,能聽到方言備感親切。

「好啦!台北就留給你們少年人去打拚啦!」他爽朗大笑,揮揮手送我們上了計程車。

對呀打拚。我們都是為了某些小小的夢想理想所以來這裡生活的吧。否則為何要割捨南部的美好陽光、蔚藍晴空。

阿咩說,「因為要再回去,所以要先離開最愛的地方。」

 

四月初,林先生決定為南部的老家裝修整理,我奉命回家看狀況順便簽約。休假的前一晚,下了班後,我因為趕著回高雄,就在板橋車站的 7-11 買了簡單的晚餐果腹。那時店內的座位幾乎都滿了,剛好柱子旁有張小圓桌,有一個空下的座位。我問坐在對面的大姐,這個位置有人嗎?她對我友善地笑瞇了眼,我一邊道謝一邊坐下,很放空地嚼著我的晚餐。

「妳剛下課啊?」她把手邊的報紙疊好,笑晏晏地問我。
『是下班呢。我畢業很多年了噢。』 

我們就這樣從簡單的開場白聊了起來。她說,她覺得人能保持年輕有活力的外表,必然是內心的觀照。話鋒一轉,又說,人生要追求完整,但不要追求完美,有些事盡了自己一份心意就好,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

我在回南部的高鐵上想著這段對話。

突然想起唸書時的打工生活,當時的店長很常帶著我們出去認識她的朋友。有一次我們坐在當時咖啡座非常熱鬧的城市光廊,其中有一個資深業務語帶深意的對我說,「妳壓力很大啊,要試著說出來。」

為什麼別人都能一眼看穿別人的壓力呢?有了壓力,說出來以後,又能解決什麼呢?真正造成你壓力的人,通常連聽都不想聽吧。畢竟你的壓力是你自己的負擔,根本不在他肩頭啊,他再怎麼設身處地也不會理解那份重量。那麼自己慢慢消化,是不是比說出來更好?一個人不愉快,總好過大家都不愉快吧?

 

「自己準備三餐一年之後,忽然發現有人幫忙準備早餐和水果原來是這麼美好的事 」,這段我放在 msn 的個人動態上的對白,是我搬來台北一年的心得。

小滴說很閃,我叫他趕快去感謝爸媽。──幫我買水果的是林先生;回高雄時一睡醒爸媽就把現做的蛋餅放在桌上給我。家人總是會這麼關心你。

 

日劇《三十拉警報》(Over Time) 裡,江角真紀子飾演的夏樹說過一句類似這樣的話:

自己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 這種事情好像是奇蹟喔!因為是奇蹟, 所以老天爺才幫它取了「戀愛」這麼棒的名字。

我今天在廚房裡煮飯,等水滾時,一陣風吹來,突然很放空的感受到,唸書時那些沒結果的感情對我來說才是奇蹟吧?如果當時我真的戀愛去了,那麼現在的人生肯定不一樣了吧?

也許選課時就不會那麼拚命想要學東西填滿自己。也許填志願時就會完全昏了頭沒想清楚自己要去哪裡。也許不會變成工程師。

突然覺得也許就是這樣,所以人生可以完整,卻不會完美。

太多事情不能順著自己意思的時候,可以試著從別的面向填補心中遺憾的空洞。轉個彎,世界更寬廣,風景更美好。

至於壓力,轉個念頭,也是因為人生過程中有這麼多壓力,才能讓我現在能在坐這裡,翹著腳看電視配可樂果吧。

 

今日才稍稍領悟一個月前的領到的籤詩,希望為時未晚。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