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美館:小心地雷

先前我被和我沒有血緣關係、不到五歲的小孩氣炸了──為了小姪子搗蛋,我告訴他我要沒收他正在畫畫的蠟筆,以作為他搗蛋的懲罰。他卻告訴我,「沒關係,以後我都不要來這裡了,妳的東西我也都不要,妳的布丁、妳的蠟筆、妳的巧克力(以及其他他想得到可以列舉的內容,但都是他想向我要的、我還沒說過要送給他的東西 XD),我都不要了!反正我家裡還有很多!」

我內心瞬間把這段話補上一大段劇情:這麼小脾氣就這麼硬是怎麼回事?你有很多人愛你,你就可以選擇最溺愛你的那個了是吧?稍微對你嚴厲一點,你就不屑眼前這個人這些日子以來對你的寵愛呵護了是吧?坐擁豐沛資源,就可以開始浪費是吧?(以下刪除髒話兩萬字)

 

後來在數天後的捷運車廂裡才冷靜下來:想想有時我對老公大概也是這麼欠揍的存在吧?我們沒有血緣關係,只是因為所謂的愛情,成就這麼虛擬的關聯。我親愛的丈夫因此心甘情願地忍受我種種脾氣,我卻每天都碎碎有詞。

 

敝公司的櫃檯妹妹長得像大學生一樣,笑起來眼週沒有任何紋路、身材纖細、打扮入時,我一直以為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或是還在唸書的夜校學生。忘了是寒假後大家關心她的小孩開學沒,還是颱風假眾人問起她打算游泳或騎水上摩拖車去接小孩?總之我到了那時候才知道,哇,這個偽大學生竟然是兩個孩子的媽,家中老大都已經上小學了。

某天下班時看到美麗的櫃檯妹妹拿出羽毛球拍,我問她妳要去打球呀。

「對呀,我要去打球!喝!」
『那小孩怎麼辦呢?』
「送人!哼,昨天晚上都不睡覺……哈哈哈騙妳的啦!──不過有時候他們不聽話,跟他們生氣也都沒用!」
『對、對、對!罵他們,他們還以為在跟他們玩,還嘻嘻哈哈的笑妳罵人的樣子!』
「嘿啊,所以就不要跟他們生氣。」

這時候電梯來了,我匆匆對她說再見,「改天再跟妳討教怎麼處罰小孩!」

隔天我回家時忍不住問她,那妳說不要對小孩生氣,那妳都怎麼處罰小孩呢?

「交給他們的爸爸去修理啊!」她笑瞇了眼,「我都是濫好人啦,我老公說,妳看妳在講他們都沒在聽……」

忽然領悟到,把事情做好的方式,就是找對人、讓能把那件事做好的人來做。工作如此,家庭想不到也是這樣啊。 XD

 

我實在是非常想要有孩子。但在每天下班六點到八點這兩小時陪伴姪子姪女的過程,我突然很疑惑:我怎麼可能可以有自己的寶寶?這兩小時,這兩個年紀加起來不到我四分之一的小孩就足以讓我抓狂崩潰,和老公產生教養想法的強烈分歧。我到底何德何能,能夠有親自孕育孩子的資格?

「如果是我們自己的小孩,我絕對百分之百配合妳的想法;但是他的態度不是我們這樣就可以改變的,必須靠他爸媽來教。」我親愛的丈夫這麼對我說。他主張我不必花這麼大的力氣在對這個孩子生氣上頭。

我想起我的同學們沮喪地說,光是指望學校老師在課堂上的教育就能完全改變一個孩子,是不切實際的。需要孩子的家長們一起用心,也需要孩子離開那些讓他們腐敗的環境。

「教育」這個過程,如果能把一個孩子教會,成就感自然是深厚滿足;但是如果他屢勸不聽,又教人多麼挫敗心焦?強者我同學許老師給我的建議是,可以使用「我訊息」,讓小童知道他的行為沒有禮貌、也讓我覺得他不尊重我。

唉,我小時候從來沒有跟老人與小孩長期相處的經驗。我自己是老么,本身就獲得眾人給予我的任性的權利與無限量的厚愛;身為小家庭年紀最小的成員,向來我的家人多數時候再怎麼不滿意也還是會退讓。這一個多月,對上對下都要容讓,彷彿在懸崖邊界進退維谷、或凝固成海洋中央孤立的島嶼,對我來說真是巨大的挑戰。

20090321小花生日聚@斑鳩的窩

(害我一直想到美術館這張「天堂路」!)

 

一邊過著每天都在忍耐打小孩的衝動的日子,一邊很感謝我爸媽師長,欠揍如我,竟然沒太多挨打被吼的回憶。如果不是我記性太爛,就是大家對我太好。我想後者的可能比較高啊!

想想別人對我這麼好忽然就覺得,算了。眼前的小孩不是美少女,我住的地方也不是夢工廠,當然沒有速成秘技,可以讓我按一按戶頭就冒出一百萬、他們都乖乖的不會大鬧天廷。

 

就像你說的,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經過這件事,突然讓我想到某位老師曾經語重心長地對我們說,「你們不要光是想著熱血啦,要考慮現實狀況和自己的能力。我剛當老師時也想當 GTO 啊!但是被學生和家長嚇怕了,我想我還是快樂的過日子就好了啊!反正說穿了,學生會離開學校,我還是要繼續工作下去呀!」

對啊。這些孩子會長大,說不定會到外地求學、出國留學還是幹嘛的,總之會在我眼前身邊的日子也不是那麼多。我就好好過日子,不要太自以為熱血的亂加驚嘆號。生氣的時候趕快把《怒氣管理》再拿出來看一遍:「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應該的!」

 

話說,今晚這件事最後有個還算 happy 的 ending:我決定放鬆愉快的一笑泯恩仇,在飯後問起小姪子要不要畫畫。

 「好!」他想了一下,又反問我,「可是嬸嬸,我上個禮拜跟妳說,我以後永遠都不要用蠟筆畫畫了,妳忘記了喔?」

『我記得啊,所以如果你還記得這件事,你好好跟我道歉,我們以後還是可以一起畫畫啊!』

「啊,那我不要畫畫了……」他扭著手指,不想低頭認錯。

『好呀,那我要去做我的事囉。』我決定恪守老公指導我的原則:小孩如果不上道,那就由他去吧!

我走進廚房把碗筷放進碗槽,小姪子又從我背後黏過來,小小聲地看著地板說,「對不起……」

『咦,你跟地板吵架嗎?不然幹嘛跟它說對不起?』

「嬸嬸對不起啦~」他還是盯著地板。

『跟人道歉的時候要看著對方喔。』我直視著他頭頂的髮漩,等他抬頭看我。

「嬸嬸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頑皮搗蛋了。」他抬起頭來看住我,和緩地道了歉。最後半句還是他自己加詞的,噗。XD

雖然後來也沒有因此而不頑皮搗蛋,這一晚,孩子們偶爾還是會惹得婆婆不時要叮嚀幾聲。不過,就像我爸之前說過的,大家都是一路這樣頑皮搗蛋地長大的啦。我連衣櫃都沒辦法一次薰到香氣瀰漫,更何況是薰陶孩子的個性呢?慢慢來吧。:)

 

--
為了確定 Princess Maker 到底是《美少女夢工廠》還是《美少女夢工場》,我忍不住又 Google 了一下,發現也有人對現實人生和《美少女夢工廠》之間的異同感觸良多啊,寫得真好:《美少女夢工廠的現實人生》。 :D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遊民
  • 是"屢"勸不聽嗎?
  • 真的欸,可能是我一邊打文章一邊在掛念剛組裝好的鞋櫃要擺哪所以才會變「履」~XD
    修正了喲,感謝!

    小草 於 2012/07/09 23:17 回覆

  • 小榮民
  • 快別這麼說
    要能碰上de你bug的機會還真不容易啊
    (我打成遊民也沒被發現.......)
  • 我有發現啊,但是你也是可以轉職的啊!我不該阻止你你說是吧~

    小草 於 2012/07/12 07:36 回覆

  • 小榮民"夫婦"
  • 見過您的勤儉持家...
    真該多留些快樂兒童早餐讓您快樂一下!!
    (飽~)
  • 哈哈,不用了,我也超飽的,打包也是會考慮回家冰存與復熱的容易度的啦!(畢竟廚房的事我只有兩件不會:這個不會、那個不會 XD)

    感謝招待唷!:D

    小草 於 2012/07/14 08:23 回覆

  • 小花
  • 他們的確是惡魔與天使同住一身體的人,別擔心沒耐心,為母則強,放心的增產報國吧!
    對了~現代的小孩超能屈能伸的,他們超容易的逼瘋妳後再裝無辜輕輕的說聲道歉就得到原諒,超賊的
  • 果然是萬能少女小花花,從 0 歲開始帶小孩的人就是比較懂孩子的心哪~
    九月我們買個正忠排骨飯回學校去榕樹下一邊吃一邊話當年好了 XD
    (如果看到學長大人被他女兒牽著從我們面前奔跑過去就更經典了 :P)

    小草 於 2012/07/17 22:30 回覆

  • 小花
  • 吃飯簡單,大忙人外難約先約好她,我應該OK吧
    (哈!到時從我們面前過去的可能是王媽-->鏘~我看見學長帶女兒的畫面被敲碎掉落)
  • 真的!畫面落差太大了!抗議抗議XD

    小草 於 2012/07/30 22: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