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計畫] 關於 Evelyn Tofu  
 

多數歌手出道前的人生都是閃耀的:可能是小時候跟著爺爺奶奶唱卡拉 OK 時,就廣獲親族好評,以至於能自信自在地站上大舞台;或是在家裡的陽台哼著歌晾衣服,從樓下路過的星探就能聽見這把好歌聲。綽號「豆腐」的 Evelyn Tofu 人生倒是很平凡,和尋常百姓的我們在浴室裡洗澡時唱歌一樣,為著生活裡小小的快樂而讓歌聲充盈室內,小時候就喜歡和爸爸一起哼唱《思慕的人》、《望你早歸》等等台灣歌謠;第一次在群眾面前唱歌,是在小學音樂課的才藝表演演唱孫淑媚的《軟心肝》,意外獲得同學如雷掌聲,還害羞到蹲在黑板下,不敢起身迎接同儕對她的音樂才華的認同感。

 

 

從對外型缺乏自信的小女孩,到站上舞台的女主唱

 

生在髮禁年代的她,父母管教嚴厲,沒有機會好好打扮、展現青春年華的光彩,短髮、嬰兒肥……讓她對自己的外型欠缺信心,因而不敢衝上舞台面對聚光燈。高中時,她嘗試參加校內比賽,高一得第五名、高三得最佳音準獎,那時她忍不住懷疑自己:「我應該是很會唱的,但是為什麼沒辦法得很好的獎?」回頭檢視自己不夠亮麗的外型、不夠 powerful 的舞台表演能量,她一度覺得自己沒辦法在舞台上發光。

大學時,因為選上了系學會的副會長,她在幹部訓練期間隨興地唱著張惠妹的《永遠的畫面》,意外引起一同參加幹訓的熱音社副社長注意。在樂團 "the monster" 擔任 bass 手的熱音社副社長邀她前往試音,但她一開始覺得 metal 很吵、都是男生的歌……非常排斥。校慶時的表演是個轉折點:她站上舞台表演戴愛玲與信樂團合唱的《千年之戀》,大獲好評,從此展開她的練團人生。

在 the monster 樂團的日子,為她累積了一小群死忠歌迷,她慢慢有了上舞台表演的自信,於是,大學畢業前,她像是為自己舉行畢業考一樣地參加了華視的「校園歌喉戰」校內初選。可惜的是,在校園歌喉戰一路過關斬將、取得第二名後,並未為她帶來爆紅的演藝人生。她和其他參賽者一起發行了合輯《快樂二世代》,宣傳期後,她接下了舞台劇《我要成名》的一角,在劇場舞台幕落後,為了平衡家計,她也毅然離開了演藝圈,卸下舞台濃妝、換回上班族裝束。

但她沒有把夢想關在辦公室裡。她找了一份週休二日、薪水穩定的工作,下班後的她,轉身打開走向表演舞台的任意門,用力玩樂團。

[下班計畫] Evelyn Tofu  


自信俐落的 OL,豐富多面的音樂人

 

舞台劇《我要成名》開發了她的潛能:從未演過戲的她,從無到有,在三週密集訓練後,漂亮站上舞台,讓觀眾聽見她的聲音。這也是她在演藝圈的最後一個正式工作。回到高雄成為標準的 OL,上班打卡工作、下班閱讀創作,她覺得這樣的生活既不必逼她背棄夢想,也平衡了生活需要。

「夢想不會也不該餓死你。」Evelyn Tofu 在 facebook 塗鴉牆上有感而發地說。她覺得,有的人會為了玩樂團,去找不穩定的工作。美其名曰工作時間彈性,但不能讓人成長的工作環境,卻往往讓人陷入了薪水不高、自我成長停滯的境地,「這些人把憤怒發洩在音樂裡。但是,看看其他成功的人,他們工作也難免會受氣,可是大多數時候是快樂的、樂觀的,這樣的音樂情緒反而更豐富、完整。」

Evelyn Tofu 發現,有正職工作、又成功經營興趣的音樂人,往往因為工作快樂,就做得更好,薪水也能向上攀升;因為加了薪,經濟壓力變小,就越能無後顧之憂地玩樂團。

我很好奇 Evelyn Tofu 如何在上班族固定打卡上班、打卡下班的生活裡安排自己的時間。畢竟,現代上班族往往需要耗費大量腦力,下班早已乾涸成沙發上的馬鈴薯。Evelyn Tofu 說,她也覺得時間不夠用,除了工作、練團、教學(目前她在海頓指導演唱、偶爾有 vocal 講座),她也會北上找老師學唱歌,或是閱讀、上課等各種方式強化自己的舞台表演能量。

她認為,以前的她太專心如何詮釋歌曲,藝人生活給她的養份是:一個完整的表演不只是唱歌給觀眾聽,服裝、走位、肢體、互動,處處都要到位,一切要擊中觀眾的視覺。

除了唱歌,她也透過寫譜軟體 guitar pro、iphone 內建的錄音程式等工具來寫歌創作。從在 "the monster" 樂團時期第一次嘗試寫歌,沒學過任何樂器的她,就這麼哼著唱著,也寫下了許多歌,包辦詞曲創作,例如《赤那圖騰》:「灰白色耀眼銳利 / 居高臨下的危機 / 凶傲的狼陣殺氣 / 冷靜為贏」、《unvoice》:「感覺了心跳吐著黑煙不斷變奏 / 我想是情緒不夠 / 菸也不夠 / 冷漠的人群一再一再擦肩而過 / 究竟渴求什麼 / 往何處而走?」

在她的創作詞曲中,紓發了她對人生的各式感想,也為人生各階段的想法轉折留下痕跡。

 

 

誠實面對自己的缺陷,身心都成長

 

對其他仍在適應舞台溫度的表演者,她推薦許芳宜老師(電影《逆光飛翔》裡的舞蹈老師)的書《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從中汲取表演者對自己夢想的看法,比照自己對自己的夢想的態度。比方說書中許芳宜老師提到在台上的表演,無論好壞,「開心三分鐘,難過三分鐘」,不要一直沉浸在單一的情緒裡。「藝術表演是不能停留的。如果停止進步,就會流失觀眾。要一直往前走。年紀增長,只能再做更輝煌的事,不能一直講當年勇。」Evelyn Tofu 說。

如果對目前的夢想發生困頓或質疑時,無法向人討論的時候,從大量閱讀中吸收的養份,就成為支撐她的力量。「以前會亂找人發問,試著想要找心靈上的慰藉,但多數時候他人想要試著哄你,卻無法真正直達核心,現在會找真正能解決問題的人。」她眼神鎮定清亮,像在說別人的故事。

2011 年年初,和論及婚嫁的男友分手後,有太多無法剖白的心事,無法直接向他人訴說。她在這段痛苦洗練後,把自己變成一個思維全新的自己——拿掉生命中悲觀的部分,甚至在宗教上尋求信念支撐(她在 2011 年 11 月時受洗,成為神眷護的孩子),做事比以前積極度來得紮實。

以前的她所實踐的「積極」,往往只是態度衝動、三分鐘熱度、看不到結果就放棄……,經過人生轉折,她認真誠懇的看清楚自己的缺角在哪裡:「為什麼我喜歡的事沒辦法繼續做個五年十年下去?為什麼我會把自己落進悲觀的境地?」從反覆自我檢視,去尋求自己更能獨立正向的路途。

 


實現吸引力法則,跳進人生的正向循環

 

國外常有全家一起參與娛樂活動的場域:假日的晚上,全家人會一起去看棒球、一起去 live house 聽樂團表演。可是,台灣即使有像the wall、水星酒館、地下社會、海邊的卡夫卡、豆皮文藝咖啡、Room335 等等不錯的表演場所,但受限音樂市場比較小,單靠音樂吃飯,日子會過得很辛苦。於是,如果想要成為好的音樂人,格局應該要放眼更大的市場,把自己的音樂推展到整個華文市場、甚至全世界。

現在很流行「宅錄」,但 Evelyn Tofu 認為,一味地省錢做小製作是很難出頭的,如果找一個知名的製作人、錄音師協助,也許可以透過他們,讓更多人接觸到你。

「這兩年我體認到所謂的吸引力法則:如果為了好的目標、好的事情、有好的想法,就會遇到好的人來幫你,生活就會變得更好。」她愉快地分享她近期的心得。

今年 (2013) 二月開始,她擔任主唱的樂團「恕」會正式巡迴表演,以不插電 (unplugged) 的表演模式來呈現她的清腔特色;三月,則會在大港開唱以全新唱腔登台表演,展現死腔威力。

恕樂團不插電演唱會 

 


「變成一個閃閃發亮的人」

 

問起她三年後的目標是什麼?她想了一下告訴我,「變成一個閃閃發亮的人。」她希望自己看到三年後的自己時,可以看到一個明亮、積極的成熟女生,不需要是女強人,但要是很像 25 歲一樣的有活力的女性,讓人會想接觸,發現她的工作能力很好、有讓人想瞭解的音樂能量。

以教學來說,未來的目標希望是能讓自己的學生在面對音樂可以積極快樂,希望學生都是很有目標、積極的人,幾年後他們回來,即使他們不再玩音樂了,但是回頭看這段人生歷程,是能得到力量的。

她說,曾有學長告訴她,「不是你為學生做什麼,而是你還能為你的學生多做什麼。」不只是要有教無類、更要因材施教,要磨練你的學生,也要反過來試著讓自己教學相長,從教學過程中增進專業能力,成為好的循環。

她希望自己三年後是一個思考、脾氣很穩定的人。三年後,她將邁入三十歲,她為自己設下的三年計畫是:一年後要再談戀愛,兩年內讓工作更好,這三年內都要玩音樂,在台灣內表演成為獨立樂團裡受注目的 vocal,並戒除心靈上的惡習,不再悲觀與庸人自擾。

 

 

--
【採訪後記】

訪問結束後一個月,我還在掙扎要怎麼完成採訪稿,她突然告訴我,她戀愛了。

有好的想法就會遇到好的人。我想我也成為見證者了。(笑)


, ,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