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坐在廁所的馬桶上,看著智慧型手機休眠狀態下不言不語的螢幕,發起呆來。

有很多人告訴她,妳要告訴別人妳的困境,別人才能體諒妳。但她不懂要怎麼說,才能讓別人理解。

 

她的第一份工作的主管,新官上任,就發現她在家遠端工作,不同於其他人。他威嚇她必須定時坐在辦公室,執行前主管指定的專案。

小女孩從善如流的坐進辦公室。打開電腦,重新建置工作環境,那位燙了入時捲髮、擦著亮眼指甲油的女秘書不定時吱吱喳喳地打斷她:妳幾歲?妳唸什麼科系?前主管怎麼會認識妳?妳一個月領多少錢?一年後還想繼續在這裡工作嗎?有男朋友嗎?下班去夜店嗎?

好吵。小女孩看著辦公室的隔板,心裡無聲地嘆氣。有一本書叫做 "Peopleware",裡頭說到,腦力工作者需要安靜的環境工作。小女孩覺得,她懂得作者的意思了。

於是她提出回到家中工作的建議,告訴主管,省去通勤的時間、擁有安寧的環境,她可以更有效率的做更多事。主管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告訴她,這就是辦公室,這就是規律,妳必須服從。

小女孩在公司的洗手間,看著牆上「提升工作效率,創造工作品質」的標語,深深吸了一口氣。

 

她找到了第二份工作。薪水比原本的工作好上許多。很快的她離開這份工作。原因是,不能習慣這一次的主管,對她毫無同理心。

主管不斷地遲到早退。原因是家裡有個唸幼稚園的女兒。腸病毒了要請假陪她。上學要送她所以塞車晚到了。下班得提早走,今天有家長會。

小女孩一開始不以為意。她主動承接了主管的工作。反正單身比較有時間嘛,分擔一下別人的工作也是應該的。

一直到小女孩的父親生病住院了,小女孩想要準時下班去醫院探病,卻被主管冷冷的回絕:「妳上次幫我做的工作呢?沒做完就要走?那我等下怎麼去接我女兒?我老婆還要煮飯耶,讓她去接小孩,妳要害我被她罵嗎?」

「你可以晚上為你女兒蓋棉被、早上陪她吃早餐送她去上課,看著她的笑臉對她說再見。我的父親卻只能待在病房裡,等我去看他。」小女孩在提出辭呈時,這麼說。

 

小女孩被挖角到第三份工作。她發現身體起了微妙的變化。家醫科醫師告訴她,檢查報告並不樂觀,幫她掛好專科醫師的門診。

「請問,可以換成晚上的診,或是星期六的診嗎?」小女孩看著掛號系統上的時間。中午時段,不早不晚的尷尬時間,她可能得請一整天的假來看這一趟門診。

「小姐,是妳自己生病,可以叫別人特地為妳上班嗎?」護士不客氣地回應。

小女孩回到辦公室,在請假系統上設定了整天休假。

「不是我說妳們年輕人,公司這時間就這麼忙,還要請一整天休假?去玩不能改時間嗎?」

「我是去看醫生。」

「那也可以看晚上或假日的啊!妳們年輕人真是一點工作態度都沒有!」

小女孩躲進廁所,坐在馬桶上,看著智慧型手機休眠狀態下不言不語的螢幕,發起呆來。

 

也許辦公室,只適合辦公事。

至於私事,說什麼權利啊,平等啊,那些就算了吧。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