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

(圖片來源:Lucistaya@flickr。小孩真的很愛透過觸覺感受世界耶,就連小麋鹿妳也是!)

緊張刺激的羊膜穿刺來了!為了這一天我不知道在 Google 下過多少次關鍵字查詢「羊膜穿刺」。很多人說針很長很恐怖;很多人說記得穿深色衣服去,免得被碘酒弄髒衣服;很多人說她們在檢查前刻意不吃甜食、甚至先不吃飯,免得寶寶太活潑,有被針頭誤傷之虞……

我只能說,我聯考如果有這麼認真,一直重複唸書唸得這麼熟,我的志願應該可以再往前推很遠吧。 XD

 

先來個前情提要:原本打算去排傳說中的柯刺王柯滄銘醫師──他們家的線上掛號系統可以預約三十天後的門診,通常假日很快就被搶滿了。但是後來在婦幼醫院做產檢時,因為蕭慶華醫師對我說了一些話,所以他幫我安排羊穿時間時,我並沒有告訴他我曾經想過要去柯滄銘醫師那邊檢查,而是默默地收下了掛號單。

時間咻的一下來到了羊膜穿刺這一天。

早上出門時我穿上了眾多洋裝中最深色的一件;早餐我也刻意吃得非常飽,以免中午我會忍不住衝去吃午餐。

我是下午一點半門診的頭香,提前到護理站量過身高體重血壓後,在候診區等著等著,突然好口渴,本來想喝點甜的,但又想起網路上那些過來人的經驗分享,深怕小麋鹿會開心亂蹦亂撞,等下受傷那就不好了,於是改喝了白開水。

在門診順便安排了下一次做高層次超音波,仔仔細細看清楚我家小麋鹿的真面目。領到批價單後到櫃台批價,奇怪,怎麼只要 $9,757?羊膜穿刺 $7,707、aCGH 羊水染色體晶片篩檢 $18,000、高層次超音波 $2,000、產檢掛號費 $50,怎麼看都應該要破萬啊,我的數學老師應該沒有經常請假吧……

後來我才知道,aCGH 的費用是要直接匯款給訊聯的,醫院只協助抽取羊水樣本,之後會把檢體送到「創源生物科技中央實驗室」進行培養分析。

 

批價後我們就到五樓超音波室外乖乖等蕭醫師上來。14:45,醫檢師請我先到超音波室躺平。

「妳進來就好,先生在外面等妳。」
『是喔,是因為妳怕他昏倒嗎?』

坦白說我有點失望,本來是希望可以讓 16 趁機從監測狀況的超音波,看看小麋鹿在肚子裡的狀態的。不過想想也對,醫院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啊,如果病患家屬進去,不小心觸碰到什麼應該保持無菌的東西、或者是看著針頭就昏倒,哪來這麼多 NPC 有空關心他在旁邊的動態啊。 XD

 

躺在床上蓋好被子,我看著還沒有畫面的螢幕發呆了一陣子,舒服的幾乎快要睡去。在我睡著之前,15:00,蕭醫師來了,可是遠遠只聽到他的聲音,沒見到他的人。原來是先和 16 兩人奮力書寫訊聯的「羊水染色體晶片篩檢同意書」。(這也是我事後才知道的事之一XD)

蕭醫師進門前正和醫檢師討論今天剛好有兩個人要做羊膜穿刺外加 aCGH(平常做 aCGH 的人非常少,少到批價櫃台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不用在她那邊繳 aCGH 費用 XD),一路帶著碎碎唸進門:「這個等一下也是要做一樣的,奇怪怎麼這麼多人愛做這個,不過小心一點也好啦,我最近檢查到好幾個有問題的。」

他一站定位,很快速地拿起超音波探頭確認了小麋鹿的現在位置。「她現在頭在妳的右邊,屁股在妳的左邊,所以等一下我從左邊的這裡下針,對她比較安全。」蕭醫師一面說,一面輕輕地按著我的肚子。其實這時如果仔細看超音波畫面,是可以看到畫面上有一點微微的變動的,不過我因為太緊張了,只想趕快扎完針好去吃飯(對,我開始覺得餓了!),醫生問我有沒有看到,我連忙很敷衍的說有啦有啦。

下針比想像中痛。畢竟太多人說肚皮上沒什麼神經、完全不會痛啊!但明明就沒有打麻藥,被針扎進肉裡會有一點點微微的痛感也是正常的吧?是說我發現我懷孕後變得很不能忍耐扎針的疼痛,以前都只要深呼吸就沒事了,現在卻覺得痛感很明顯、忍不住要皺眉頭。

醫生一邊請醫檢師取樣,一邊口頭告訴我針頭的位置在哪(坦白說一開始我根本看不到,超音波是個黑與白的奇妙世界啊 XD),我為了消除緊張還問醫生為什麼超音波要鏡像呈現(他剛剛明明說寶寶頭在右邊、我看螢幕明明就在左邊),想當然爾沒人要認真回答我……XD

我心裡還在盼望趕快取完兩管羊水(一管是羊膜穿刺檢查、一管是 aCGH 用的),但醫檢師在換管時好像有點卡卡的,我又怕肚皮上的畫面很恐怖,不敢看得太仔細,只能心裡期待趕快結束。此時蕭醫師開口了:「動作快一點,她的手要過來了!」接著又語調轉得更小聲、更平靜地往我肚子說,「沒問題,沒問題,一切都很安全。」

此時我才看出超音波畫面上的動態:針尖亮晃晃地從畫面右側刺入(也就是我肚皮左邊),而我家親愛的小麋鹿遠遠的擺出拳擊手姿勢,揮拳向它宣戰,警告針尖不要過來不要過來!直到我看清楚針尖位置,為她感到緊張,蕭醫師又正好以平靜的口吻告訴我們沒事沒事,她的動作才轉小並往後退。

事後跟 16 提到這件事,我想了又想,「欸,該不會是你女兒想笑我視力不好,所以很賣力的告訴我說,『針就在這邊啦!這邊啦!眼睛這麼大也看不清楚喔?看到沒看到沒!』然後發現我看清楚了,所以才退後?」

16 看著我模仿小麋鹿的動作重現現場,笑著說女兒真是太厲害了,但結論時語氣微帶遺憾,「啊,真可惜,我沒有看到耶。」

「沒關係,下次高層次就可以讓你看到飽!」──因為我也好期待看到更清楚的小麋鹿啊!

 

最近讀了殷悅 (Melody) 的《翻滾吧!貴婦》,她說她懷孕後第一次聽到她女兒的心跳聲從機器上傳出來,感動得無可復加。回想起來,我看過好多網友或女性朋友說起她們聽見寶寶心跳聲的感動,我卻從未聽過。從檢查室出來前,我忍不住問蕭醫師,是不是我錯過了什麼檢查,所以才沒有聽過小麋鹿的心跳聲啊?蕭醫師並沒有直接正面回答我──

「我問妳,妳會想被人家用很強的能量照嗎?蛤?」
『當然不想啊~』
「所有的檢查都是為了確定健康、知道安全才做,外面很多檢查都只是想要賺錢。妳看我們排了高層次,但是妳看我們這邊有在幫人照什麼 4D、5D 的嗎?看到彩色的又怎樣?沒有人能確定那些能量對小孩是不是額外的負擔。」
『我是有看到外面的衛教海報寫說這邊不會為了娛樂效果拍超音波 DVD 或照片啦,但是我不知道原因是因為超音波對寶寶不好耶。』
「我告訴妳,我唸博士時做的題目就是超音波對胎兒的安全。目前能證實絕對安全的,就是產檢這種一般的超音波,其他的都還不能完全證實能量強度是不是會影響到她。千萬不要想去聽什麼心跳!聽那個幹嘛?她健康最重要啊!」

我一邊聽蕭醫師講話一邊大笑,他講話真的是直到不怕被投訴耶,好清流的醫師……XD

 

抽完羊水後為了確保孕婦平安,會要求先在候診區再坐個 10 分鐘觀察一下。

小草:「所以沒事了嗎?(顯示為尿意波濤洶湧)
蕭醫師:「但是妳坐一下再走啊!」
小草:「沒有啦我只是要去上廁所!(朝廁所飛奔)
蕭醫師:「喂!妳不要太用力!」

這個在走廊上的對話講得之大聲的,所有候診區的人都在看我。(羞)

休息觀察的過程中,醫檢師拿了羊水染色體晶片篩檢同意書給我,要我補上我的英文名字。我一邊掏信用卡出來準備要抄,一邊和 16 聊天,蕭醫師忽然冒出來。

蕭醫師:「哇,妳還沒寫,我在等妳耶!妳竟然不會拼自己的英文名字!」
小草:「矮油,沒事不會寫英文名字啊!」
蕭醫師:「這樣不行啊,妳出國去簽中文,沒人看懂耶。」
小草:「沒關係啦,沒有這麼常出國,而且外國人明明就很愛看我們寫中文! XD」
蕭醫師:「不會啊,說不定過陣子妳就有好幾億,就會常常出國了!」
16: 「那應該是直接逃亡海外去躲起來吧……XD」

我們在候診區休息了二十分鐘,過程中蕭醫師告訴我,如果肚子覺得硬硬的,那是正常的,不過我也不特別覺得怎樣,反倒是回家後覺得小麋鹿好像有點生氣,捲著身體躺在我身體裡(只是一種感覺,其實我沒辦法真正確知她目前的姿勢與位置),不曉得是不是被針尖嚇到咧?還是被媽媽的糟糕視力氣到咧?

蕭醫師說,大概 7~10 天就會知道結果,可能就會通知我們,不過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就不需要回診,下個月回來照高層次超音波時再拿報告就可以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睡午覺,做完羊膜穿刺我超睏的。但因為 16 難得請假,我還是打起精神和他一起去參觀了托嬰中心。別人做羊膜穿刺都沒什麼症狀,我除了疲倦以外,還覺得腰痠、甚至偶爾覺得大腿痠,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導致肌肉緊繃的關係。

話說也因為我們要去參觀托嬰中心,所以一開始進診間時,16 問蕭醫師稍晚能不能載我四處跑。

蕭醫師:「等一下做完檢查要待一下,不要急著回家。」
16: 「那她等一下可以坐機車嗎?」
蕭醫師:「慢一點,慢一點。而且誰叫你騎機車來的?搭計程車不好嗎?」

於是今天回家路途我覆蓋了一張好孕專車乘車券,結束了這個回合。 XD

第一次搭好孕專車,原來不止可以用電話叫車,也可以用 iBon、用 App 叫車,好方便喔。不過台灣大車隊 (55688) 即將停止支援舊版 App 了,嗚,這些不給 iOS 4.2 使用者升級空間的 App 是要逼我換手機嗎。

是說台北市的計程車司機,比我想像中還要熟悉新北市的好孕專車乘車券呢。雖然他們還是要稍微花點時間確認要填哪些欄位,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拒收我的乘車券過。我本來以為一定要電話叫車,讓客服提醒司機:乘客要使用好孕專車乘車券,請勿拒收。但是司機說客服根本不會告訴他們任何事,用什麼方式叫車都 OK,他們都認識這個乘車券。

 

親愛的小麋鹿唷,我們下次見面又是一個月後耶。話說前陣子我覺得懷孕某種程度很像遠距離戀愛耶,都不是說聲思念就可以隨時見上一面。今天回家路上,我真的覺得這好像當年和妳爸戀愛的日子喔,當時我也常常才剛從爸爸那邊回到家裡,就在想下個月什麼時候可以見面。現在我也超想妳的!

要好好長大喔。媽媽好期待妳讓我清楚確認胎動的時刻耶!

 

--
2013/07/01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選擇給我的產檢醫師(蕭慶華醫師)做產檢,而不找台北做羊穿的名醫柯滄銘醫師?我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包括了:

  1. 我在台北的產檢都讓固定醫師執行,雖然未來我打算回高雄待產,但我仍希望在那之前能與固定的醫師配合。
  2. 蕭醫師已經執業很久,是經驗豐富的醫生,雖然根據網路上的風評,他的專長是幫寶寶照頸部透明帶(一種唐氏症篩檢),但我仍相信他也做過夠多的羊膜穿刺,經驗與技術不會太生疏。
  3. 在數次看診過程中,我可以感受到蕭醫師對寶寶們的關懷與愛護,我深信他會幫我照顧好寶寶的安全,不會在羊膜穿刺下針過程中讓寶寶受傷。

基本上我覺得病患與醫師之間的關係就是彼此信任,接下來就把自己交付給醫師與命運──是的,你沒看錯,我說「命運」,因為醫療是盡人事聽天命,有太多不可預期的狀況,事後都須接受。

蕭醫師講話很直接,所以也曾讓許多人覺得受傷;但我個性喜歡「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直接告訴我給我個痛快」,所以我也不需要太溫柔的醫師花許多時間安慰我。

如果妳已有固定產檢醫師、但想要到別的醫師那邊做羊膜穿刺,我想楊濬光醫師的《孕婦十大笨問題》這篇網誌裡有段話可以讓妳心安理得的前往:

很多的媽媽,會用不好意思的語氣問我,「我想去柯滄銘教授那邊做羊膜穿刺,可以嗎?」「我之後想回高雄生產可以嗎?」其實這些都是很平常的事,很多孕婦也這麼做,不需要覺得不好意思的!

至於妳原本的產檢醫師怎麼說,妳都不用太有壓力,基本上醫師們都會理解媽媽們只是想要求個安心的,我猜他們只是希望媽媽們不要因為一時衝動追求名牌而已。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hmei
  • 看完覺得好搞笑(咦?)好溫馨再加好閃閃發亮。XD
  • 我每次去產檢回來都很開心耶,不止因為可以看到寶寶長得怎麼了,而且我家醫生真的是超妙語如珠的!(當然也要能忍得住他酸人的時候,網路上若有對他的惡評,我看都是嫌他嘴巴太毒太直 XD)

    小草 於 2013/04/19 15:26 回覆

  • Glorious
  • 在上班時間偷看妳的懷孕日記,很難得在辦公室也能感受到一種幸福的感覺,要好好保重自己,期待妳帶著她一起回高雄喔!
  • OK 的~聽說小寶寶會特別喜歡給帥哥美女抱,到時就是現場大考驗啊 XDDDDDD

    小草 於 2013/04/24 21: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