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1小花生日聚@斑鳩的窩  

在 facebook 上遇到久違的小學老師,她很開心的傳了一段語音訊息給我。看著她的大頭照燦爛的笑臉,語音訊息裡聲音依然甜甜軟軟、很寵我地說我是個優秀的孩子,我想起這麼多年以來,我一直很想成為她那樣的人:聰明但說話溫柔,反應迅速,懂得如何鼓舞每一個孩子。

這是我最想要成為的,我的孩子的媽媽,基本款的樣子。

為此我不斷嘗試,卻覺得挫敗。W 告訴我,努力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有時不是妳不努力,而是妳太努力了,但是條件不具足,這樣反而會覺得累壞了。」

我才醒過來,當一個完美的母親,但是處在高壓下而爆炸,好像太可惜了一點。不如就承認自己有極限,面對自己犯錯時厚顏的嘿嘿一笑,乖乖收拾殘局。

當完美不存在,身邊的人也可以放鬆開懷⋯⋯吧?

 

有陣子我不喜歡在外面花錢點空心菜。瘋狂打工賺錢的那幾年,晚餐常有這一道。我不喜歡綠色葉菜一熱再熱而發黃,也捨不得暴殄天物。我寧可吃冷的。冷掉的空心菜就是暗沉的色澤,泛著浮起的油光。

然後妳聽完我多年以來的故事後,告訴我,這幾年妳一直知道我過得很賣力。可是妳在我被人罵三字經事後淡淡對我說,也許也是妳有問題,所有妳前面兩萬字的安慰都沒有用。我只記得這一句否定,想起那些食不知味的日子,覺得非常難受。

而當現在左思右想決定為了未來再戰十年而更賣力一點,你說,妳也就只為妳自己的前途想啊。

 

越來越多事讓我不明白這些年來這麼努力到底是為什麼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前途可以幹嘛啊。只是覺得我如果更努力一點,是不是可以給所有人更好的生活。包括妳,包括你,包括我親愛的小女孩,包括我捐贈贊助的那些未曾謀面的孩子們。

是我講冷笑話的技能點太滿嗎,為什麼大家都覺得這些事很簡單?

「所以妳太習慣要嘛忍耐、要嘛暴走了啊,為什麼要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受害人呢?」W 說,「試著去爭取妳想要的。」

 

我很不想把 W 的話當成金科玉律,只是,這些年,讀過太多傷害與被傷害的故事。譬如小彬老師的《浮萍媳婦:婆家、娘家,何處是我家?》裡有這麼一段情節: 

「『我一直很好奇,當時車禍事故後的保險理賠呢?難道沒有辦法支撐一段時間?』我把多年前放在心裡的疑問,說了出來。

『我公公婆婆拿走了,因為保險受益人是他們,我一直到那時候才知道。』而積蓄頗豐的公婆,自始至終完全沒有主動開口提過要拿部份保險理賠金出來給他們、幫助他們日子好過一點。

我手頭真的緊時,會回娘家跟爸媽拿些救命錢應急。我爸爸知道保險的事後,只無奈地安慰我說『也許公婆是在為了你們以後做打算!哪一天你們真的生活困頓、過不去了,才拿出來用。』」

故事裡的女人,像浮萍一樣,無處可依靠。然而,小彬老師說的浮萍故事,有圓滿的結局。

而那圓滿的結局,也的確是爭取來的。不是忍耐換來的,也不是暴走制伏的。 

 

「如果妳仔細看過小孩扮家家酒的樣子,就會發現,有的小孩很喜歡扮演照顧別人的角色,因為他自己缺少被照顧的溫暖。」W 這麼告訴我。

我很訝異,「啊,我以為小孩會學習的是父母給他的樣子。」

我想起我曾在 IKEA 看過小孩對布娃娃生氣,頻頻打布娃娃的頭、賞巴掌,嘴裡說「你怎麼這麼壞、你怎麼這麼壞」,後來一起排隊時,這個陌生孩子拿著商品戳我大腿,我轉頭確認我碰到了什麼,她的父親就神速的越過她的母親伸手重重地打了這孩子的頭,「妳到底是在幹什麼!」

「小孩的扮家家酒遊戲有兩種面向,一種是模仿,一種是心靈的彌補。」W 說。

「戲也太多了吧!」我苦笑。

「妳回家可以看看妳女兒的扮家家酒是什麼樣子啊。」

「哈,你這樣說害我很緊張欸,」我大笑,「本來只要擔心她不會出現負面的台詞劇情就好了,現在還要擔心她太會照顧人,是不是因為我不夠照顧她!」

 

正好妳今天這麼問我:「我看妳都處理得很好啊,小孩都很乖、妳的生活也都很上軌道⋯⋯」

不是的。我也有很多內心戲,我的孩子也是一般的孩子,會哭鬧、會咬我、會和我吵架。有些事,我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

寫下來的東西甜一點,以後的回憶就美一點。

現實生活裡,我希望能更壯大,更能抵抗冰寒巨燄的襲擊。抗傷害能力能夠持續增長,讓我進化成,能夠適應這個社會,不再帶這麼多稜角而自傷傷人的可愛女人。

就像我最喜歡的老師那個樣子。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