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愛的小少女 <3 

親愛的小麋鹿,承蒙我的母校的老師對我的疼愛與信任,於是今年的三月五月有機會與系上隔了好幾屆的學弟妹們,面對面地聊起我這幾年的職涯發展。在過程中,有學妹私下來問我,她想要改走文史哲藝這種世人覺得吃不飽的路線,問我是否支持?另一位學妹問我,她想要考研究所,問我覺得升學好還是就業好?

我雖然當下對她們說了什麼,但私底下我在想,我到底該不該為了鼓勵她們走上為人父母會覺得比較安逸的道途,輕易的抹煞掉那些小小的夢想的火花呢?我自己也沒有試過不同的人生啊,怎麼能斷言她們應該先去工作,再回頭到學校裡彌補自己所學不足之處,或是把學歷墊高,讓自己履歷上第一份工作記錄就漂亮精彩?

親愛的小麋鹿,有一天妳長大了,告訴我,妳要從事我預料之外的職業,我能微笑祝福妳嗎? 

 

前陣子,婦嬰用品網站「媽咪愛」與保險網站「My83」創辦人張瑜珊 (Alice),在 CAREhER 的這篇專訪《幫助媽媽們做家庭的守護者 – 媽咪愛 My83 創辦人張瑜珊》這麼說:

「女生自己本身要有生活的能力,生活的重心,你必須要有一些中心思想,你必須要有一些技能,你不要把自己的重量放在別人身上。人都會有風險,當有一天,家庭主要的經濟來源突然遇到甚麼狀況,我們又如何能立刻獨立謀生?」

看到這段話,我想起 facebook 的營運長 (COO) 雪柔·桑德伯格 (Sheryl Sandberg)。她的丈夫大維·戈德伯格 (David Goldberg) 在今年 (2015) 五月一日,使用跑步機健身時,不慎跌倒撞傷頭部不治,後來,我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文章:“Lean In Isn’t Just About Professional Fulfillment. It’s Also About Worst-Case Scenarios.”,作者 Torie Bosch 提到,Torie Bosch 的父親自殺後,母親試著要回到職場,卻非常不順遂,再加上需要獨自扶養子女、自己也還陷在喪夫哀痛之中,種種打擊使母親陷入哀傷的漩渦;而雪柔·桑德伯格先前主張要在工作上踩緊油門、衝刺事業,當人生有了無可預期的意外,她在經濟上還不至於立刻陷入危機。

親愛的小麋鹿,這些文章忽然讓我想要用這樣的角度來關心你:媽媽的眼睛會永遠看著妳,但不會永遠牽著妳的手。

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所以妳必須獨立,能好好照顧好妳自己。

但我不是把妳從懸崖往下推的獅子。我會凝視著妳的情緒變化,支持妳做妳想做的事。 

 

回過頭看來張瑜珊,她本身是一個非常精彩的女孩。

在天下雜誌的「教改十年」記錄片裡,國中時期的她瘦弱、蒼白,在鏡頭前秤量硫酸銅,告訴記者她希望能成為醫師;十年之後,她從史丹福大學畢業,拿了雙碩士,進了 Google 擔任 partner technology manager。工作了一陣子以後,很瀟灑的背起行囊環遊世界,旅程中與愛情公寓創辦人張家銘相戀、結婚,為了組織家庭而又回到台灣。

在育兒過程中,她察覺到新手父母常有的困境:該怎麼幫寶寶挑選合適的保險?又該怎麼在眾多的消費資訊中選出真正的育兒好物?因此有了婦嬰用品網站「媽咪愛」與保險網站「My83」。

在另一篇天下雜誌網站上的文章:《追隨你的心/我是一個媽媽,我也有夢想》,張瑜珊提到:

「台灣社會普遍覺得照顧小孩是媽媽的責任,其實這是一個整體思維,要看妳是否願意接受這件事。我可以接受,但是某個層面上我需要滿足自己。當生活全部都沒有自己時,妳在這個社會上會非常壓抑;但是,當妳有想做的事,有目標和重心時,就不會覺得這麼苦情和不公平。」

我能夠理解沒有照顧好自己、適當地把滿足自己的優先順序往前調整的母親有多麼受困,但我還不能夠像張瑜珊那樣笑容甜美、自信十足地對著別人說,「我需要滿足我自己,所以我要選擇做我想做的事情。」

 

親愛的小麋鹿,最近我嘗試把更多時間與重心移轉回到自己身上。我申請了公司的進修課程,不再一味地因為想要多和妳共處而拒絕讓我能更有成就感的合作機會⋯⋯然而,讓我困擾的是,不曉得是不是身為母親的罪惡感使然,或是我還沒進入母職的「放手期」,我忽然覺得妳變得好黏人、好愛哭。下班回到家,爸爸還沒到家之前,原本妳一個人能玩得開心、渾然不理會我在妳旁邊發呆甚至躺平,但只要我一踏進廚房熱菜、洗碗,妳馬上跑到我身邊要我抱抱。

我和具有長年諮商經驗的 W 聊天時,提起妳的黏膩與哭泣。

「書上不是都說分離焦慮是在六個月至週歲時嗎?為什麼我女兒一歲半了才突然這麼黏我這麼愛哭?」我太想知道答案了,完全不對 W 掩飾我的每一吋焦慮:「是不是我照顧的品質不好,還是學校發生了什麼她不能傳達的事?」

「妳可以多觀察她的情緒與身體狀況,」W 口吻一貫的平淡、冷靜,「我相信有問題,以妳身為母親的天性、以及妳向來敏銳觀察能力,一定能看出外界對妳女兒造成的影響。但我想告訴妳,分離焦慮是一輩子都有可能發生的,妳的女兒會想要和妳在一起,這也是她的天性。」

我搖搖頭,希望 W 多說一點。我不明白。

「就好像她很喜歡爸爸做的早餐,胃口也很好,身體也沒有任何不適,但是為什麼她期待的坐上餐椅,看到妳們遞來餐盤就推開?會不會是因為,她發現只要吃完她最喜歡的早餐,爸爸媽媽就會不見了、去上班了,但是妳們是她最愛的爸爸媽媽,她想要多和妳們相處,所以她只好很糾結的哭起來了⋯⋯」W 擬了一套劇本,讓我的焦慮有了想像著陸的空間。「在她成長過程裡,妳不可能每件事都面面俱到。讓她練習獨處、面對分離焦慮,也是必要的過程。妳能做的就是盡力照顧她,更重要的是,照顧好妳自己。」

 

抱著把拔大腿撒嬌 

「照顧好妳自己」,多麼知易行難。看著妳撒嬌的樣子,我所有雄心壯志就退縮成一灘爛泥。

親愛的小麋鹿,在妳出生之後,正好「母親病」這個字眼出現了,身為妳的母親,我難以將視線移開這三個字。大家不再單純地只看孩子是不是「媽寶」,而是追本溯源地看:這些孩子是否背後有著不願放手的父母?

我看到市面上出現《母親這種病:現代人的心靈問題,可能都來自於母親?》《媽媽的解僱通知:結不了婚是媽媽的錯?女兒與母親的幸福論》這樣的書,心裡一面吶喊著「女兒,請妳不要解僱我」,一面也小心翼翼地提醒自己:當我做每一個選擇時,是否是發自我內心,而不是把妳當成絆腳石?未來,當我們的家庭進入空巢期,我是否能在這些年裡累積出自己的興趣與成就,讓妳未來能夠放心的展翅遠颺,而不是一只我們握在手心裡的風箏?

 

親愛的小麋鹿,我期待我們各自獨立精彩,相處又能甜蜜寧靜而不疏離。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

 

--
2015/06/15 謝謝親子天下嚴選粉絲專頁分享這篇文章喔:)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