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時看到的航跡雲

有一位我從唸書的時候就一直 follow 的強者,因緣際會我們成為社群網路上的好友。因為 follow 了他好長一段時間,我知道他過得很辛苦──家境清苦、頓失主要經濟支柱,聰明優秀的他飛快的補上那個位置。用盡他全力。

最近幾年,他偶爾會抱怨一下這世界不太公平。底下總是會有許多人非常勵志的要他不要抱怨,要自己成為自己的富爸爸。

我覺得那就只是累了而已。像他這麼努力的人,撐到這麼累了還不能哀嚎一下,也太辛苦了吧!

 

很久很久以前,某一次想換跑道的時候去找了研究所的指導教授,他告訴我,要想想看自己以後想成為怎樣的人、現在做的事是不是在前往「成為那樣的人」的路徑上。遇到許許多多鳥事之後,我就是在冷靜下來的時候告訴自己,我想要成為一個符合我價值觀的善良的人,如果遇到那些人,也不要報復、也不要跟著墮落擺爛,就保持在正確的道途上。要是會發生什麼事,就自然地發生吧。

現在的工作和先前的經驗大相逕庭。當我遮遮掩掩的為家事請假,請多了還覺得虧欠,同事淡淡的跟我說妳就請啊,大家都會遇到有事的時候,互相幫忙就好。

曾經那麼緊繃。還是會因為很怕挨罵所以把自己再逼得好緊。經過這些年,我開始練習放鬆。好笑的是二十幾歲就想學會放鬆,怎麼三十幾歲還是這個鳥樣?


有時候會想起以前看過的日劇 "Around 40"(緯來的譯名是《熟女在身邊》),裡頭各式各樣接近 40 歲的女人們遇到的人生情境題。

怎麼覺得才三十出頭,就開始中年危機感超強烈?

 

親愛的小麋鹿,去年的我說起過,我喜歡的部落客懷上了孩子,可惜那個孩子折返天堂。今年,這個孩子又到她肚腹裡住下,平安長大了。看到她順利生產後在噗浪上即時昭告天下,也跟著感染了那份開心。

在觀看別人的生命故事時,我常會想,人生究竟是怎麼樣的考驗呢?我們會得到什麼樣的通關禮物?

曾經我以為人生會越來越穩定:能夠越來越獨立,不再被剝奪資源,能夠越來越平靜,不再遇到暴起暴落的情緒⋯⋯然而我不能明白,為何前方總有這麼多考驗。

「人的關係是不能夠預測的,」W 這麼告訴我,「妳只能儘量做,但不能期待努力就一定要得到什麼結果。」

聽到的當下是有些沮喪的,但想想我和妳不也是這樣嗎?我曾相信在妳出生後,我會變成軍事化教育、講求紀律的虎媽,快速的在一個月內採用百歲育兒培養妳的作息。但妳完全不受任何人左右,有妳自己的時間表。正當我決定放棄,妳卻又忽然可以一夜好眠。


我參考《我換了密碼,也換了人生》,嘗試用正面一點的字眼日日心理催眠:要勇敢哦、內心充滿愛吧、笑一個啊、我親愛的小麋鹿請陪著我渡過難關唷⋯⋯就這樣一季又一季地過去,到了現在。

週五公司聚餐,我們幾個平常混在一起的女生窩在角落,低調地小聲地舉起茶杯互碰,「生日快樂!」大我兩天的 Emily,還有我,就這麼又跨過了一歲。


我忍不住又跳針的陷入近期的低潮:這一年到底在幹嘛啊?一事無成。

時間稍微倒轉。同事看我煩躁得不得了,問我怎麼了,我笑笑說我忽然覺得找不到坐在這個座位上的價值。他想了一下,簡斷的告訴我,上班最大的價值就是賺錢養家糊口啊。

可是我還是天真覺得,賺錢這種事應該是到哪都可以。應該是有什麼事,是我們可以同時達標的吧?譬如 work-life balance,譬如成就感,譬如學會新技能。

好像說多了就不應該了。

可是持續漠視需要,就能讓生活自動變得順暢平安嗎?


Willie 開導我的時候是這麼說的:「妳已經走到前面去了,妳身後的這些人後來都在原地,你只是沒有回頭去看。」

言之有理,只是我還是忍不住往下想:那現在我該怎麼辦?會不會過陣子,我就發現自己也是停在原地的人?

我們聊著聊著他舉了個例子,我說我看到平靜如他竟然也有攻擊力大爆發的時候,「笑死我了,真是讓我太平衡了。」

「我超不爽的好嗎!」他回。

我又再大笑了一次。

想到我古時候曾經經歷過某個淡定聞名的主管,他對我們的指令總是不帶什麼感情,簡短,精準,因此我第一次聽他碎碎唸時馬上笑出來,「你的反差也太大了!」

「怎麼可能都沒有問題,只是妳沒看見。」他淡淡的回我。


參加 DevOps 2015 巧遇 Gloom 學長,一見面就忍不住想問問住在雲林閒雲野鶴的學長,他的世界空氣新不新鮮?問完工作問職涯,問完整合問專管。同時務農也是碼農的學長,依然跟以前一樣不厭其煩的有問必答。問到後來我刷塗鴉牆看到 DECOmyplace 的小坪數裝修文,忍不住又轉頭問他住在怎樣的地方,完全是愛探人八卦的阿桑。

「學長那你現在跟學嫂租怎樣的房子啊?套房還是公寓?」
『我們喔,那個房子滿特別的,一二樓。』
「哇!豪宅!」
『四十坪。』
「天啊那這樣租金多少?」
『七千五。』
「在台北市區這價錢只能租四坪還是十坪吧。 XD」

後來中場休息,學長去拿了茶點回來,忽然很有感而發的對我說,「其實回來住在台北也不錯,有很多研討會和活動可以參加。」

我明白志在推廣的學長會喜歡台北社群這麼熱絡的氣氛,但仍忍不住潑他冷水,「但是活動以外的時間呢?你會很無聊吧?」

「對欸,哈。」他笑了一下。

「說真的,」我腦海快速計算一下,「在台北當 soho 領個四萬五,好難生活,但是去雲林房租這麼便宜,遠距上班如果能賺到四萬五,應該就可以生活得很不錯了?」

「更重要的是,雲林那種生活,妳去了,就真的回不去了。」學長又笑了一下。

一直住在城市裡的我,好難想像啊。

  

人生到底該怎麼安排呢?該享受城市的便利,還是享受鄉間的空氣?該用盡全力努力發光,還是保持自己的速度懶懶的過日子就好?

我曾經也好想要享受自己滿滿的假期,最終仍選擇把那些假期放在往返醫院。我也不能理解為什麼世上有那麼多人不能理解為何有人一定要上班時間去看醫生,難道他們不知道醫生也是要下班回家的嗎?不知道有很多醫療檢查得在五六點之前完成,而打下班卡後根本來不及出現在醫院完成檢查嗎?為什麼菜鳥就是休假這麼少,照顧了別人就照顧不了自己呢?

困於資源不足,卻又太貪心想要解決所有問題,覺得迷惑:到底該放棄什麼?

N 說,不要太鑽牛角尖啊,千萬不要哭。

我想我不像強者我朋友,我還不是太努力的人,可是我是真的很想休息一下啊。

大哭到完全不想面對任何人的那個午后,雅英很爽快的答應馬上來接我。這時我又為了某些其實晚一些應該也沒差的事糾結起來。有時真的很羨慕有些人的放縱,為何我們不可得?我儘可能迅速的收拾收尾,轉移陣地到她家客廳。本來想席地而坐正經的聊一聊,但地心引力好像讓眼淚掉了下來。哭到後來我說,哈,就像安爪對我說的,哭太久真的會頭痛欸。

我頭靠在茶几上做出一種自以為在理髮院洗頭的姿勢,希望偏頭痛可以均勻地擴散到另一邊而少痛一點。雅英快速的準備好止痛藥和開水給我,彷彿機器貓小叮噹裡,無能的大雄幸運遇上了小叮噹,口袋一掏就能迅速解決問題。

吞止痛藥的同時,N 打電話來要我處理事情,我完全無法思考,只能乾笑。

後來收到別人通知,N 把我處理不了的事解決掉,那一刻我覺得我爛透了。(雖然早在那之前也沒好多少,不就是因為覺得自己爛斃了才會難過嗎XD)

到底我有什麼用,到了哪裡都這麼一事無成。


而我曾經覺得自己做得很好的。到底是自我感覺良好還是怎樣。

這就是中年危機嗎?女兒對自己嘔氣時覺得當不了好媽媽,長輩情緒化發言時覺得做不了好晚輩,那麼多人指責妳還不夠努力還可以再燃燒一點,事業還沒有成就,存款也薄到買不起房、租不起空間地點俱佳的屋,情緒這麼低也觀察觀照不了朋友的情緒⋯⋯

親愛的小麋鹿,facebook 有一項我覺得在這個時代非常厲害(到了妳長大可能已經非常普通)的功能:會根據個人的喜好,將特定的資訊放在比較容易被閱讀到的位置之上。我像是取得錦囊一樣,一次又一次的在解開錦囊時看到莊祖宜的專訪《有了孩子不等於沒了自己》(端傳媒)、《從媽媽來的「追夢基因」》(親子天下),前者裡頭這樣提起莊祖宜的母親范宇文:

「曾有人問她是否後悔在孩子幼小時沒能陪着成長,媽媽說心底歉疚是有的,但並不後悔,因為音樂和歌唱是她的理想,不能不追尋。難得的是我白手起家的父親也深切體會妻子自我實現的重要性,在那個年代就全力支持媽媽,從來不曾用孩子的名義要求她妥協。」

而范宇文又是這樣看待莊祖宜的事業:

「我媽媽力排眾議,她會在孩子耍賴要我放下工作陪他們玩的時候大義凜然的說:『你媽媽是我女兒,你們不可以欺負她!趕快走開讓她安靜做事。』幾次下來我終於領悟到,媽媽不只專注於自己的音樂事業,更是真心看重每一個人的自我空間和理想實踐。
在她看來,孩子們打打鬧鬧蹉跎一些光陰是正常的,他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摸索學習,反倒是身為父母的若一昧付出罔顧自我,那才是糟蹋人生,可惜了。」

親愛的小麋鹿,我多麼想把這些話複印一份貼在心底,在軟弱的時候拿出來鼓勵自己:不要擔心,妳我之間有一輩子的時間。我也不要把我自己未完成的期望放在妳身上,我自己能實現多少夢想,盡力而為就是了。

只是還是忍不住會被那些理所當然的聲音拉回現實:小孩的童年就只有一次唷。妳現在浪費時間去做的事,如果沒有事業成就,以後就是一場空唷。

可是沒有投入誰會知道結果呢?那些沒有下注的樂透、沒有購入的股票,就算是開獎或漲停,都與我們無關啊。

明琲的小說《百年樹人》引用了《美麗的磨坊少女》的歌詞:

「我聽見河水潺潺,來自深谷山岡
它從山上流下去,既愉快又清涼
我不禁這樣思量,我究竟將何往
我將要帶著手杖,到四處去流浪

往下去,一直往前
總是沿著小溪
溪水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清澈

我將要何處往
啊~小河,何處往?何處往?小河,何處往?
溪水越來越快,也讓我意念迷惑

我提到催促嗎?
這會是催促嗎?
那是美人魚的歌唱,跳舞在深水中

來唱吧,朋友,讓它唱吧
快樂地流浪
我聽見磨輪迴轉,在清澈小河旁
在清澈小河旁, 在清澈小河旁
小河旁,小河旁」

我也不清楚帶著手杖要往何方。當好事降臨到我身上時,我竟然會懷疑,可以這麼好運嗎?真的會這麼好運嗎?背後是不是有什麼厄運等著我?

當我以為你懂得那種情緒上來孤單的感覺,最終你的反應卻讓我發現,你其實不明白。

你已經過去了。我還卡在這裡。你說,沒有這麼難啊,快過來吧。我說,不行,我真的好害怕。


最近很常在各種場合看到林達陽的這一段話:

「溫柔善良的人在這世界上,註定是要倒楣受傷的⋯⋯」
「我知道。這就是溫柔和善良可貴的地方。」

應該認真的面對手上的每一件任務,還是嘻笑怒罵的過日子?應該秉信溫柔善良的價值,還是儘可能不要受傷?


親愛的小麋鹿,這兩天正好是金鐘獎頒獎典禮,我在 twitter 上看到有人轉貼了方念華的得獎感言,找了影片來看。

方念華的感言裡最後有這麼小小的幾句:

「最後我唯一不知道如何感謝的是我的家人,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在一個母親或者做為一個伴侶的角色上,像我對工作那樣企圖拿到高分,我希望我還有機會彌補,有一天,你們也能給我一個獎。謝謝大家。」——方念華,第 50 屆金鐘獎教育文化節目主持人獎得獎感言

我 Google 了她的經歷,連帶看到一些八卦。算一算她今年正好 50 歲。

親愛的小麋鹿,馬麻五十歲的時候,會希望能做出點什麼,但也想要可以和妳一起窩在客廳翻相片,看我們這些年相處的點點滴滴有多麼開心。


鹿鹿,幸福快樂真的好不容易啊。雖然說把欲望降低就可以什麼都無所謂了,但是還是忍不住貪心的想要我們都可以過得更好。

我好困惑。

希望四十歲就能不惑了。這個生日禮物預約得有點久,希望到那時候我還能翻出這篇來,給自己答案。

 


,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