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天下台中野餐暨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聚會 (photo by 李小華老師)

首圖是母親節那個週六參加親子天下舉辦的家庭野餐日,《學習玩樂過生活》的李小華老師幫我們拍攝的,真喜歡他這一系列照片的構圖呀!

為了參加野餐,週五跟小麋鹿兩人一下班就直奔台中,跑到埔鹽去借宿學妹 Elsie 家。好久沒有住在鄉間,當妹婿開著車在田野間的小道快速穿梭,真心覺得好想封他為埔鹽車神!一樣是拉亞漢堡,台北的蛋餅捲起來是空心的,埔鹽的卻是厚實的兩倍料,夾起來明顯有沉重感啊!謝謝招待!

有超大片的空地,再加上晴朗的天氣,胖鹿超開心的。(當下看她開心的樣子也有想說是不是要搬到偏郊一點的地方,但我開車技術這麼爛實在有點擔心這個選項~XD)

有超大片的空地可以玩

隔天回台北,是我們母女的第三個母親節。週五下課時鹿鹿拿著老師引導下製作的項鍊走來為我戴上,「馬麻母親節快樂,媽媽我愛妳。」

其實親愛的,我不是很能接受母親節幫媽媽洗腳或是刻意做家事之類的指定項目演出,更希望妳我能從平日就平靜穩定地一起生活。這幾天我們為了許多細小的問題互相嘔氣,就是真實人生裡該有的重複。這幾年觀察他人的理財我發現有錢人不是徒有資產,而是能巧妙地操作資產與債務;於是我也比較能享受正常自然的我們,幸福感與疲憊感無法互相抵消的狀態。

努力一起變成更好的人。

擺脫了頻繁的假日加班,難得沒有重複近日夜驚的症狀,能一起睡到晚晚的自然醒。一早住處樓下巷口莫名有人聚集拍照,妳醒來第一句話說,「樓下有好多人笑笑拍照,母親節快樂,假日快樂。」

親愛的鹿鹿,謝謝妳來這個世界愛我。

 

【媽媽的分離焦慮是一輩子的】

四月底,因為移機測試,週末排了測試。原本向來很罩的前輩說我只要第二天出現就好,讓我第一天能專心參加親職講座,殊不知他低調的第三胎提前來報到。

一開始看到群組裡的訊息,我以為前輩開玩笑。從沒聽他說有三寶呀。當吃過早餐正悠哉準備出門的我,正想慢慢思考如何安排當天打掃煮飯購物的行程,N 打電話來確認我講座結束後可抵達公司的時間,我才感覺不妙。

再加上親職講座裡,中醫師建議我們多自炊少外食,「外食的菜未必新鮮,清洗可能不徹底,妳也無法確認有沒有添加物。」講座結束後,離開學校,16 和鹿鹿準備去吃飯,我轉身去坐車往公司前進,一顆心忽然沉進谷底。

我這週已經答應小麋鹿三天我晚上若準時下班,要帶她去親子館玩。但每天都因為不同原因延遲。看她失望的神情,我真想梭哈最後五個月的育嬰假啊!而路人看到她抱著我撒嬌說想去玩時補上的一刀「妳喔不要想了啦,誰叫妳馬麻工作這麼忙」,即使知道對方只是想安撫她,我還是覺得好受傷啊。

進辦公室後,測試果不其然的不順利。延遲了五個小時後,我在 Aaron 的座位拿點心吃,順口聊到中午鹿鹿在跟我緊緊抱過後牽著 16 的手往餐館前進,她邊走邊回頭看我,我都要哭了。

「妳應該習慣了吧?」他問。

「沒有欸,我想到慾望城市的女主角演的《凱特的慾望日記》,裡面說媽媽的分離焦慮是一輩子的,我真的是欸!之前在路邊聽過有媽媽很不能接受青春期的孩子忽然不親密了,我好怕自己變那樣,哈哈。」

「我姐也是跟小孩很親,很怕變那樣,所以一直在找事情做。」

「真的,我也是。」我用力點頭。這也是我持續上班的原因之一啊。

如願以償的得到屬於自己的自動傘,很喜歡新買的造型傘,走到哪都想帶著

 

【眼光好】

上週老師請我們配合課程準備全家人照片,我一直到昨天早上才想到昨天就要用,趕快手刀衝去全家洗。第一家的立可得壞了,還找了第二家。洗好以後折回住家附近跟 16 和鹿鹿會合,要把照片夾進聯絡簿又發現沒帶。16 決定回家拿,我和鹿鹿在原地等他。

「馬麻妳剛才去哪裡?」
『我去洗照片啊,妳看這個~(遞)』
「(看到後秒回)把拔好帥喔。」

眼光真好啊孩子。XD

但是後來充滿期待的問「那馬麻呢」並且不斷暗示,奇怪就是不會說我漂亮,會不會太誠實!XD

『嗚嗚,妳都不說馬麻好漂亮。』
「沒關係啊~」

搭捷運變得很愛站著(有變成大人的感覺?)

 

【我不是小可愛】

我有時會跟鹿鹿說「親愛的過來一下」、「小可愛妳在哪裡」之類的句型。有天去誠品,小麋鹿很歡樂的往前走,把我落在後面。怕她在人群中走失,我連忙喊她:「小可愛,等我一下~」

「我不是小可愛!我是陳、鹿、鹿~」小麋鹿回頭眼睛亮亮的看我。

不知為何我想起電影《穿著 Prada 的惡魔》裡,安海瑟薇飾演的小安很帥的回頭甩下一句 "I'm not your baby" 的架勢。XD

 

【因為妳很乖】

四月底,前輩忽然說他們家添了三寶,所以迅速地請了一整週的陪產假,我也臨危受命的在聽完鹿鹿學校的親職講座後,立刻轉身動身去支援移機測試。

現在一邊打這篇月記錄,一邊覺得好奇妙,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總覺得目送他們父女去午餐的身影,好像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了。

目送

人力不足,狀況憑仍,我早出晚歸的加了兩天班後,小麋鹿在第三天早上問我:「馬麻妳去哪裡了?」

於是隔了三天,因為狀況實在太多,我想我還是得留下來加班、但又不想再一天沒見到女兒,於是我先把小麋鹿接來公司,買了晚餐跟她一起吃,等 16 下班後,又再次目送他們父女回家。

目送again

同事 H 安慰我,「這只是短暫的黑暗,十年後,這一段會成為我的故事。可以自豪的,肯定自己做到了⋯⋯不過也失去了些什麼,但是都還在能承受的範圍。」

挫折感益發強烈的我也只能安慰自己,做了什麼其實大家都看在眼裡,只是報應與報酬都沒有來得那麼快。

*

第四天,我終於能準時下班,把停在托嬰中心外面的腳踏車騎回家。

載著鹿鹿路過某座點燈率很低的大樓,鹿鹿說想住在那裡。

我忽然在想,會不會那棟大樓其實入住率很高,只是大家都像我們這麼早出晚歸呢?

做了簡單的晚餐,鹿鹿說,「跟馬麻吃飯,好幸福呀。」

哎唷,我這餐飯有加洋蔥嗎?

四月底,一週內兩次帶鹿鹿到辦公室陪我加班。一天是狀況太多,一天本來是為了隔天請假而想要把事情稍告小結,殊不知一進辦公室就接手處理了一個狀況題。

把預備好的食物都給了鹿鹿,20:40 回到家把昨天做好的晚餐放下去熱,中間處理了新的狀況。精疲力竭。21:50 終於吃完便當,覺得在這樣疲倦飢餓的過程裡承受的壓力令我委屈非常。

整理隔天要帶到台南的東西,發現我還把鹿鹿的水杯忘在辦公室。W 說,人的恐懼來自過去的負面記憶。是啊今天只是打算回去處理 15 分鐘,就留了一個半小時,還真怕明天上不了車。

想到回家前主管跟我的對話。

「妳要騎機車載她回家啦?」
『哈哈,機車還在車行還沒結帳!』
「載小孩買個車吧?」
『繞停車位繞到找到好像就跟搭公車差不多啊~XD』

感動的是鹿鹿從我桌上四處搜刮東西,離開前有一一歸位,不用我告訴她放哪裡。

*

結束頻頻加班的日子後,最近這陣子都比較早下班,鹿鹿問我,「馬麻,是不是因為妳很乖,所以我們可以來親子館玩?」

當時我說不是,是因為早上我們夠早起床,彈性上下班的我自然能早點到、早點走。

有天被成群飛蟲擊中,一堆 bug 通報接到手軟,debug 到一半,不能準時下班的焦慮湧上來,忽然覺得鹿鹿說得對。

是因為我很乖,重大狀況都處理得完,所以我們才可以去親子館玩啊。Orz

乖乖大神請繼續讓我很乖,並讓與我相關的程式都具備這個屬性,謝謝。

 

【這樣子關的價值觀】

有天跟小麋鹿走在路上,她忽然問我:「馬麻,什麼是這樣子關?」

「這樣子關?」我好疑惑,走在路上沒有門可以開關呀,也沒有拿什麼可以開關的杯子或玩具出來用,怎麼會忽然有此問。

「阿公說要抱我。馬麻這樣子關。」小麋鹿補充。

我想了好久,才想起來這是指「價值觀」。

事情是這樣的:我和小麋鹿在這個對話之前,我們倆走在路上,小麋鹿忽然嚷著要我抱她,我一手牽著她、一手推著頗有重量的行李箱,箱上掛著剛從誠品敗家回來的六本書,我實在沒有自己能抱她到家的信心。

當我們母女在路邊互相殺價的時候,我頻頻問小麋鹿可不可以自己走、小麋鹿狂喊「抱抱、抱抱啦」,一位老爺爺散步經過,忽然靠近我們,只留了一步半的距離,對小麋鹿伸出雙臂,半開玩笑地說:「好啊!妳要抱抱!那我抱啊!」

我循聲看了老爺爺一眼,再回頭就看到小麋鹿錯愕害怕的表情。

「謝謝爺爺喔,不過我們自己可以喔。」我對老爺爺說,又對小麋鹿說,「想抱抱也沒問題喔,只是等一下可能要休息很多遍,要等馬麻喔。」

小麋鹿很快衝進我懷裡,我們一起往前移動,老爺爺也走遠了。

路上我對小麋鹿說,陌生人想抱妳,不想被抱就直接告訴他我不需要謝謝你,討厭被碰到可以表達出來。我嘗試對她解釋:「每個人價值觀不一樣,有的人會覺得小孩就是可以被任何人抱啊、不能拒絕人家的善意啊⋯⋯但是馬麻覺得那可以看妳自己唷。就算是把拔馬麻要抱妳,小鹿不喜歡,也可以跟把拔馬麻說我不想被抱抱喲。被妳拒絕把拔馬麻可能會有一點失望,但不會因為這樣不愛妳哦。」

當下小麋鹿沒說什麼,不過再往前走一段路,她忽然問我什麼是價值觀。

做為父母該給孩子什麼樣的價值觀呢?

曾經我認為人只要正直行事就可以了,其他的事都可以依照自己的意見決定。但後來發現這好像不一定行得通,有時候,有的人會為了有些事高興、有些人卻為了同一件事不開心。

有的人在意身體的邊界,不喜歡被以任何緣由突發地碰觸;有的人不願意被碰觸隱私,而與之談論的人可能根本沒意識到,薪資、階級、生活領域等等都是個人隱私,以為所談及的只是天氣一般的尋常閒聊⋯⋯許多事難以量化、難以規範。

希望我們都能有發展但又不歪掉啊。

跟外公玩躲貓貓

 

 

 

親愛的小麋鹿,前幾天早上,馬麻出門打包垃圾時,忽然在想,之所以我作為一個不退出職場、甚至不抵抗加班的上班族,是不是因為我害怕自己會變成一個在我自己人生經驗裡遇過、我不喜歡的那種款式的媽媽?

我遇過一個媽媽,把自己女兒的人生當做事業經營,而要求女兒要具備各種才藝、分數要達到她設定的 KPI,後來我認識了那女孩在其他求學階段的同學,對方轉述女孩刻意考壞了聯考,逃到媽媽不熟悉也從不願意女兒前往的技職體系去,情同姊妹的好友們都覺得她終於逃脫母親的魔掌。女孩結婚前夕,她的母親繼續叨念她許多事,我聽她的家族的友人轉述這位母親的挫折,「她女兒很生氣的對她說,『難道我一輩子都是小孩子嗎?』她也很納悶,難道她要眼睜睜看著女兒走明知道會受傷的路嗎?」

我遇過一個媽媽,因為自己相信以拖待變,一定會有好時機到來,因此也希望孩子什麼事都忍耐。當孩子不願意忍耐,或不願意順應她的安排、無法滿足她的期待,她就覺得孩子叛逆、覺得孩子不孝順,雙方互吼互貶。

我遇過一個媽媽,終生都守候在家庭裡,以自己的想像窺探這世界,固執地不接受任何人與她交流的資訊。她扣住了孩子們的鑰匙甚至健保卡,擔心孩子離開她的約束就會急遽地崩壞。

我遇過一個媽媽,無法接受孩子離開家庭到外地求學、工作。

我遇過一個媽媽,抱怨她的孩子不過就只是在幾年前,還是個每天會與她擁抱、親吻的小寶貝,怎麼一下子就關上了房門、拒絕與她談心,讓她措手不及。

我很簡化地想,也許是因為她們沒有太多事讓她們分心,所以把視線與過量的關懷都放在孩子身上。

一邊寫下來,一邊覺得自己這樣想也不是很公平。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背景,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的氛圍。如果可以自由選擇,張幼儀也不會等後來才繼續去唸書吧?也不會等到後來才像被補償一樣的,慢慢有自己的事業吧?明明是那麼有才華的女人。

親愛的小麋鹿,在這些日子裡,我們總是有無法讓對方完全滿意的時候。我覺得上班很好。平衡了經濟現狀,降低哪天家庭有狀況時的風險,還有,我有我自己的事情可以做,不會滿腦子都是妳。和妳互相生對方氣時,想想一天在一起的時間也不是很多,就比較珍惜當下的好氣氛,有些怨怒就可以慢慢處理,不會急著要做些什麼。

正當我這麼想時,我看到了羽茜的《寫作計畫,最近的我》

「我跟朋友聊天,發現我無意識地在推遲結婚,不是因為我對不結婚的生活有更高的嚮往,而是因為害怕結婚生活會如我想像的那樣。我是害怕結婚。
奇怪的是,發現這件事情之後,就覺得很不舒服。

好像自己完全不勇敢,至少不如自以為的勇敢,但又沒有辦法坦率而輕鬆地說,因為害怕結婚會不好所以鐵了心不結,我有種不想要被恐懼控制的感覺,所以後來,在跟男友坦承心情之後,說我其實是覺得結婚後他一定會變得討厭我,就像我所知道的那些吵不完的夫妻,明明交往時也是經過熱戀喜歡,後來卻變那樣難堪痛苦吧。他只說我是傻瓜,然後就沒說甚麼了。

後來就往結婚之路邁進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發現自己其實是恐懼失敗所以不這麼做之後,我就有很強的衝動想跳脫這個恐懼,那像陰影一樣。」

親愛的小麋鹿,把這段話推及到我們的關係裡,我會思考的是,

我可以對妳吐露我其實那麼害怕自己是個不稱職的母親嗎?妳會不會以為我不愛妳?
我可以對妳明確冷靜地討論我對妳的期待嗎?妳會不會因此有壓力或反而更抗拒?
我可以對妳聊到母親們都會在子女的叛逆期傷心,而我也害怕嗎?妳會不會因此而過份抑制自己?

讓我想起遲遲未讀的《母親這種病》。

有天帶妳一起去和 W 聊聊,他對我說,妳是個冷靜淡定的孩子,對我們家的生活而言,妳這樣的體貼讓我們輕鬆不少,能讓大人不用為妳操心,但是不要太過分強調這件事。「否則太早熟,對孩子也不是好事。就在事件之後告訴她,這一次的事情,雖然讓妳有負面的連結,像是孤單、害怕,但是妳表現得很正面,獨立,勇敢。但不要單單只是誇她這件事做得很好,否則以後她會一直勉強自己在任何事上都達到這樣的目標。」

親愛的小麋鹿,做為父母,我相信每個爸媽都不會刻意讓孩子歪掉,或是想要過份的束縛住孩子們。但為何最終會得到意外的結果?看著那些對孩子走出自己視線而感到孤單的父母,我也暗自心焦,我們的未來,不知為是什麼樣子?要多努力才能走到幸福美滿的那一端?

手牽手,一起往前走。累了,馬麻還是會盡量抱妳,或我們就一起在路邊唱著歌休息一下吧。

舅媽舅舅的看車日,一起吃晚餐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