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麗麗少女

【喜歡三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家庭成員是三個人,覺得小麋鹿好像特別喜歡「三」這個數字。

在大賣場看到三色碗,會分配一個給爸爸、一個給自己、一個給媽媽。

畫圖的時候會畫出三個角色(目前常常是三團繞線繞得很隨性的色塊),一個是爸爸、一個是自己、一個是媽媽。有時還會有好朋友。

有一天在馬桶上上完廁所,回頭看了一眼,「哇,把拔你看,這裡是便便的把拔、一個便便、跟便便的馬麻~」

把拔在旁邊已笑翻,「⋯⋯妳可以不要這麼認真安排角色嗎?」

 

【攝影師的藝術攝影】

iPhone 更新到 iOS 10 之後,待機時只要往右一撥,就能把相機叫出來。我原本不知道,直到小麋鹿有一天拿了手機來,「馬麻,我會拍照!我幫妳拍了好多照片!」

我打開手機一看,哇咧,妳是王家衛嗎,這個也太有意境了吧,根本藝術照!

太有情境的藝術攝影

 

【我們不要吵架好不好】

最近的小麋鹿越來越有自己的主張,有時這些主張就不免碰撞出親子衝突。不能遂意時,她也是會大哭跺腳躺地板的。為了不讓小麋鹿誤以為爆哭就能扭轉局面,16 總是試著讓她哭到緩和下來為止。

我呢,總是不忍心。

有一晚我要去忙,請小麋鹿趕快先睡覺,玩興正濃的她遲遲不肯躺平。

「鹿鹿啊,」我忍不住說,「馬麻也很不想跟妳吵架,吵架了妳會哭哭呀,我們不要吵架好嗎?」

「我沒有哭哭啊。」小麋鹿好像忘記前幾天她為了無法遂意而暴哭不止。

「妳想一下喔,這幾天我們刷牙的時候,洗澡的時候,是不是都有大聲講話、妳是不是哭哭了?」我頓了一下,自己也覺得有點難過心酸的情緒湧上來:「鹿鹿,妳上次有跟我說,妳不喜歡把拔馬麻吵架,希望我們不要在妳面前吵架了,那馬麻也不喜歡妳跟把拔馬麻大聲說話。我們三個人可以都不要吵架嗎?」

「開開心心的。」小麋鹿想了一下,這樣回我。

「對啊,開開心心的。抱抱好嗎。」

我抱了她一下,鬆手後,她乖乖的去躺平。

所以從此之後就每天都歡樂無限嗎?哪有可能,每個人都嘛有情緒有需求。還是偶爾會有衝突。

但願我們在情緒上來前,想到這晚的對話,可以先踩個煞車就很好了。 :)

 

【想像與現實】

我小時候還滿愛摺紙的,不過我也忘了我幾歲才會摺。當我看到這組摺紙組合,一份只要 NTD$190,有 200 張色紙,附了一本 102 款摺紙教學的手冊。覺得好划算,想說買一份,就算小孩自己不會摺,也能享受一下她覺得馬麻好厲害好會摺的眼光。

摺紙教學書

部分色紙上有印好的圖樣,像這張摺好就會變上面照片的鸚鵡。

摺紙教程的色紙攤開的樣子

在小麋鹿指定下我第一回合摺了蘑菇與鸚鵡。

摺紙之蘑菇與鸚鵡

但人生就是充滿理想與現實:我想像中是母女一起手拉著手完成漂亮的紙藝,但小孩只想製作想像中的樹枝。我想從心理學的角度,姓林的媽媽遇到小孩願意折這麼多樹枝,應該是表示小孩很愛媽媽,所以想讓生活充滿媽媽的意象才是。(誤)

鸚鵡與樹枝

 

【時間的長度】

搬家後的第一個加班日,就是我生日的隔天。

我手刀衝去接小麋鹿,準備送她去找 16 吃晚餐。見面的第一句話小麋鹿就提議要照平日放學一樣玩溜滑梯。

「可是鹿鹿,對不起,馬麻今天要回公司加班。我們改天有空再玩好嗎?」
『妳可以設一個嗶嗶(我手機的倒數計時鬧鐘),響了我們就回家!』
「真的沒辦法耶鹿,馬麻要趕快回辦公室。」
『那我們玩 15 分鐘?』(←其實我很納悶她懂 15 分鐘有多久嗎?XD)
「可是小鹿,馬麻出來太久可能會挨罵喔,馬麻不喜歡被罵,小鹿保護馬麻好嗎?」
『好。』

小麋鹿順從的換好鞋,陪我走去搭車。路上她想到就一直問我。

『為什麼馬麻會被罵啊?』
「嗯,就跟妳一直不去洗澡,我們也會罵妳一樣啊。XD」
『那為什麼阿伯他們要罵馬麻啊?』
「因為我有申請加班呀,出來太久是不行的唷。」

沿途只要想到馬麻會被罵,就能順利配合。好險她沒說「沒關係啊不是我被罵」,常被埋在坑裡的媽媽覺得感激。XD

人的同理心不知道是怎麼發展的呢?能被體諒真是有點感動有點幸福啊。

「馬麻~」,在路上,小麋鹿問我,「所以我做完什麼事情以後,妳就回來了嗎?」

「今天可能沒辦法耶,可能妳洗完澡、刷完牙,馬麻都還沒到家喔,馬麻今天要忙到很晚。」我說。

忙到十一點多離開辦公室,末班車都走了。回到家,小麋鹿咳了幾下,忽然吐了,還吐了兩回合。我一邊在內心暗自慶幸新買的洗衣機好安靜,半夜洗衣不用擔心吵到鄰居,一邊看著時鐘,天啊洗衣加風乾,洗完都三點了。

好累,願我可以平安健康的活下去。(好啦事發後一兩週我還好端端的活著XD)

 

【倒過來的 Scrum?】

每天晚上會自己 review 當日行程。譬如我們上次參加得分妮公司的 family day,回來以後就聽到有個小孩在睡前很興奮的重述一日當日行程:「我今天玩了閃電麥坤的溜滑梯,還有吹泡泡,還有阿公阿嬤來找我,給我這個漂亮的彩虹褲,下次可以穿去盪鞦韆。我是姊姊了,所以我可以玩黏土了。」

是倒過來的 Scrum 嘛?Scrum 每天早上會有 10~15 分鐘的站立會議 (Daily Stand Up Meeting) 來討論今天要做什麼,我們家是躺下來講個 1~5 分鐘的今日總結這樣? XD

在苗栗Natural View 自然風情景觀民宿的餐廳

 

【妳我喜歡的方式】

十月初,小麋鹿的老師在我準備貼最後幾張測試報告的 screenshot、準備要離開辦公室之前,打電話給我,通知我小麋鹿發燒了。

本來當天就打算晚飯後去兒科診所打流感疫苗的我,下了班馬上殺進捷運衝去接小麋鹿,準備去看醫生。一到學校,撲進我懷裡的是個體溫有點高、但是活力十足的小孩。

簡單吃過晚餐後,我們等起掛號的燈號反複閃滅。時間拉得很長,身體不舒服的小麋鹿漸失耐心。回家時我要牽腳踏車,小麋鹿忽然蹦出一句不客氣的對白:「我要回家了,妳快一點喔,不然我要打妳了喔!」

「鹿鹿,馬麻不喜歡妳這樣耶。」我一邊把她放好,一邊說,「我們都沒有打過妳呀,妳為什麼會想這樣講?」

「因為馬麻壞壞!」鹿鹿笑著說。

「馬麻才沒有壞壞咧,我也是盡量快了啊,但是總是要花一點時間。而且小鹿,妳自己喜歡把拔馬麻對妳大聲、催妳快一點,還是好好跟妳說?」

「想要像小朋友一樣的。」

「咦?馬麻不懂耶,那是什麼。」我用力踩著腳踏車,從喧騰的大馬路彎進了小巷裡。

「像⋯⋯像⋯⋯我想要溫柔的!溫柔的跟我說話!」小麋鹿賣力地擠出腦海裡可以使用的詞彙,「溫柔」兩字在安靜的巷弄裡聽來特別清楚。歪邀,人生裡很喜歡被照顧卻又覺得依賴是不被允許的、喜歡溫柔又覺得這個字眼很弱的我,忽然覺得眼眶熱了一下。

「那很棒啊,我們都溫柔的說話。」我賣力的踩著踏板穿過微微上坡的巷弄,「因為有時候把拔馬麻真的好忙喔,回來我們吃飯、洗澡,再來可能就要趕快去睡覺,不然明天爬不起來。因為時間不夠用,有時候就會有點急,妳如果不能好好講、好好配合,那我們就會比較大聲啦。我覺得把拔馬麻都不想跟妳大聲說話,希望小鹿也可以對把拔馬麻很溫柔,要是想要做什麼事,可以拿出來跟把拔馬麻說,說妳想先做什麼事、我們再一起去洗澡刷牙。可是有時候時間真的來不及,會讓小鹿失望,希望小鹿可以幫忙哩,我們都想要隔天早點起床、早點去上完班、早點回家跟小鹿在一起。」

「把拔馬麻最愛小鹿,」鹿鹿在後座開始自動幫我做 ending:「小鹿也最愛把拔馬麻。」

「哇,真是太棒了。」

回到家,我們在一樓等電梯,小麋路很興奮的唱著手指謠:「鵝爸爸來了、鵝媽媽來了、鵝鹿鹿來了,點點頭,勾勾手。」

唱了幾遍後,在一邊信箱放廣告傳單的阿姨轉頭過來,「好厲害喔,會唱歌耶。」

我已經開始把重點畫在唱歌以外——親愛的小麋鹿,妳真的好喜歡四處置入我們的家庭結構啊。

玩扮家家酒之LICCA 莉卡娃娃房間提盒組

(玩扮家家酒時會越來越看得出對家庭的觀察與想像~)

 

【有自己的想法了】

因為自覺親子衝突越來越多,我又趁著跟 W 碰面的時候,把小麋鹿也一起塞進我們的對話裡。

「這時候對她來說是比較混亂的時候,有時候妳會覺得她可以配合、自理的事變多了,有時候又覺得她不講理的時候變多了。要多一點耐心。」W 遠遠觀察的樣子,像是準備射出麻醉針的動物園麻醉師,慎防獅子忽然狂奔而來。

我想也是。對話之後的隔天上午,即使學校有供早餐,小麋鹿一早起床還是嚷嚷著:「把拔把拔,我好餓喔!我要喝牛奶,還有我想要烤吐司,上面放起司!」

是有自己的想法了無誤。(蓋章)

 

【甜蜜的誤會】

某天晚上,我打算帶小麋鹿下樓領掛號信,16 剛好下班進門。我說那我下去拿個信哦,小麋鹿馬上牽著我的手,「把拔我跟馬麻一起去拿信喔。」下班正累的 16 淡淡的說了聲掰掰,我心想唉呀親愛的妳怎麼不留在家陪把拔一下,他回家還沒抱到妳妳又跟我跑出門。

領完信回到家裡,在家門口要開門時我指著電鈴對小麋鹿說:「妳以後可以按這個,把拔就會出來幫妳開門了。」

小麋鹿在我開門同時,迅雷不及掩耳的按了電鈴,我笑著唸她:「妳竟然真的按下去!」

「耶耶耶~」小麋鹿開心的蹦蹦跳跳進家門,從玄關扯著喉嚨對在廚房吃水果的 16 大喊:「把拔,我按你欸!」(意思是「我按電鈴叫你出來」XD)

「哇,怎麼這麼甜啊~」16 從廚房探出頭來,「把拔在吃的這個水果好酸,不過妳好甜啊!一回來就跟把拔說『我愛你』!」

「把拔~我愛你~」小麋鹿也順著 16 的話展開雙臂撲向他。

嗯,甜蜜的誤會,我想這時候我還是不要說太多好了。XD

 

【洗手做羹湯】

有一段時間,我煮晚飯時,小麋鹿可以自己看個一陣子的書、玩一陣子拼圖,但最近又開始變得很想要我放下手上的事陪她,總是會出現各種千奇百怪的狀況,一下要喝水、一下要拿冰箱的食物直接吃、一下要這個那個⋯⋯

Dana 鼓勵我讓小麋鹿坐在廚房門口和我聊天。我把椅子搬好了,小麋鹿頭也不回的跑回客廳去玩玩具;我把椅子放回去,她倒是在自己玩了一陣子後跑來搬椅子坐在廚房門口,「馬麻,妳再說三隻熊的故事給我聽好不好?」

有天我一個人去逛 IKEA,看到兒童圍裙,向來小孩不在身邊都能克制買小孩衣物的我,竟然很失心瘋的把圍裙買下來了。清洗時發現紅色的部分好會掉色,有點後悔,好險洗幾次就比較穩定了。

小麋鹿看到我把圍裙掛在牆上,很興奮的對 16 說,「把拔,馬麻買給我的小廚師衣服欸,我可以穿那個去煮飯。」

不過買回家後不久,就是開始暴雨、菜價上漲並且菜樣逐漸減少的日子。終於天晴的第一天,放學回家路上,小麋鹿主動拒絕我外食的邀請,「我想要自己煮飯,炒菜菜,炒炒炒、炒炒炒,我很會煮飯喔!我煮給妳吃!」

天啊怎麼這麼可愛~(抱緊)

不過當天因為腳踏車在前一天壞了,被我扔在離家有一段路的地方,我趕緊趁著天氣好帶她去那附近吃飯、順便把車修好騎回家。隔天我拿出茭白筍,一邊剝一筍殼一邊問她:「妳要來幫我處理蔬菜嗎?」

她自己衝去把圍裙拿下來,很興奮的穿上圍裙、幫忙把菜依照我的指令處理好,炒好菜上桌時她對著餐桌興奮的舉起雙手,「太好了!煮好了,好棒唷!」

晚餐也吃得比平常順利不少,看來以後應該培養她掌廚?

 

【把數字收集起來】

有一天我在廚房洗碗,小麋鹿忽然拿著計算機衝過來:「馬麻妳看我會把數字收集起來喔!」

我不太懂意思,以為她是把整串數字按出來,這樣就叫收集起來了吧?

「馬麻妳看我會把數字收集起來喔」

結果她按了退位鍵。嗯,收納能力真的很強,瞬間收了半串,可以幫我收拾一下我書桌嗎?XD

「妳看!我收集數字了!」

 

【自己一個人】

「把拔馬麻跟鹿鹿,我們一家人住在一起。」晚餐後,我坐著放空,小麋鹿忽然這麼對我說。

「對啊,我們三個住在一起。」

「但是早上把拔馬麻都去上班。」

「對呀,把拔馬麻認真工作!」我試著提起勁來,想讓她覺得工作是很棒的事──

「馬麻,我不想去上學了。」

登愣!本來還想說距離上次這麼說已經是快一個月之前了,忽然又這樣,孩子妳怎麼了呢?T_T

 

親愛的小麋鹿,三歲的妳多了許多自己的意見,有時與我們的生活路線完全違背,讓我們覺得妳好難搞。但平心靜氣的此刻,覺得那也不過就是妳開始有自己的想法而已,應該要認真的與妳一起梳理,找出能夠雙方都覺得自在的方式。

上個月寫完了妳的月記錄,豆腐姊姊看了妳的妙語如珠,說,「希望長大能妙語如珠的趕走亂追求人們。XD」

有一天曬衣服時想到她這句話,我忽然很想跟妳說,希望妳能比我更坦率的好好享受戀愛這件事。

最近這陣子覺得 N 非常愛提當年勇,他調侃年紀小我們一截的 D,「你要加油啊,我以前女人緣很好耶,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都有女生送我早餐,女朋友交過不知道多少個。」

我默默在心裡想,有一次 W 提醒我要大方接受別人對我的善意,「如果人家要幫妳,妳就讓他們幫,欠人情,妳難道捨不得還、還是還不起?人家有需要的時候會找妳,相信妳也不會迴避。如果別人要請妳吃飯,我猜妳一定會推辭,甚至把錢還給人家——」

我大笑,「你怎麼知道!以前我導師請我吃飯,我們還把錢裝在信封偷偷塞回她研究室門縫去!」

「是啊,為什麼不要好好的享受別人對妳好呢?」W 說。

不曉得欸,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價值觀就是別人對我好雖然不一定有所圖謀(基本上還是相信人性本善的),但是就是不應該接受。

忽然想到很久以前 C 請我喝咖啡,如果那時候可以大方的接受人家對我好,也許可以跟著學會更多事,現在認識的世界就完全不一樣吧?不過也許更崩壞也不一定,哈,人生沒有如果。

越說越離題了。總之希望哪一天妳要戀愛了,我能放下太多餘的擔心,能夠給妳足夠的支持,也希望妳能坦率的享受妳生活裡的每一道微細的轉變。

 

我又再次起了想要留職停薪或嘗試提出申請調整工時的念頭。在確認法規與公司規定這段期間,我半開玩笑的提起,幾個人就著對全職主婦的想像,說了在我看來輕薄的回應:「在家能做什麼?家事嗎?生小孩嗎?」

讓我想起再更早之前的幾天前,也有人在我說到小孩太早起床,爸媽嚴重睡眠不足,對方回應是「那妳就等下去補個眠就好了啊」。

育兒就是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過程吧。

在以前很多人對我說養小孩很容易,就買玩具讓她自己在房間玩就好了。但只有一個孩子的此刻,我會想要好好的抱著她親子共讀、在晴朗的天氣帶她四處跑跑、讓她參與我的生活(遺憾的是目前看來平均一個月一次的加班也是一部分,我還在努力調整)

每天下班到家就是先把碗槽裡自己的午餐便當盒、小麋鹿的三色碗給洗好塞進烘碗機,免得我們家小小的烘碗機烘不完晚餐後冒出來的大量餐具。然後切菜洗菜(可喜可賀,最近鹿鹿開始加入洗菜備菜的陣容),吃完飯後洗第二回合的碗,有時如果有事,像寫這篇文的今晚,我就先把碗擱著,帶小麋鹿出門。返家後輪流洗個澡,通常是 16 安頓小孩去睡覺,我把衣服扔進洗衣機,趁洗衣的空檔做點其他事,像前幾天是整理資料,今天就是一邊洗碗,一邊看個 20 分鐘的《營業部長 吉良奈津子》第二集(第一集是上次把握一個人在家的時光一邊吃飯一邊看的,已經是數週之前)。KKTV 每天 50 分鐘免費實在是太夠用了,根本用不完。

鹿姐廚藝教室之理菜篇:處理茭白筍

到 23:15 我終於可以真正坐下來發廢文, 對於「小孩很早起妳就趁她在玩的時候補個眠」、「請留停在家要幹嘛」的想像覺得有趣。

當我在同溫層裡看過無數全職媽媽的哀嚎,完全理解小孩去上學的時候媽媽也不可能有閒——單單回頭看我自己,如果賣力一點,我可能會秤量麵粉讓麵包機開始運轉,烤個吐司當近日的主食,或是打掃一下地板上的落髮、把物品準確的歸類、記個帳或什麼其他。

但我實在不是機器,不想那麼燃盡自己,一整天下來也是會想坐下來放空的讀點什麼啊。

對了,作為職業婦女,我覺得《營業部長 吉良奈津子》真的好好看啊,完全正中要害,打中我哭點。不過我因為覺得自己不可能看完,所以已經把網路上爆雷的心得文全數看過了。但即使知道後續會怎麼發展,依然覺得不停被打中情緒痛點,很好哭,換季的此刻我乾眼症又犯了,覺得這部劇真是好刺激淚腺好好用。

今天我對主管鬼扯,「如果出國進修可以作為申請留停的原因,那我可以考一個高雄的研究所,出天龍國進修嗎?」

啊,好想兼顧。到現在還是有那麼多拉扯。

 

我又想起某些潮起潮落,譬如我高中時曾經作為網路小說濫觴的貓咪樂園網路小說看板。

那一系列看板曾經推動過那麼多作品轉為實體著作。每個月的投票都是盛事,頭幾名就是下一波出版保證。隨著板主群們一個個出社會,結婚,生子,慢慢的大家的時間挪到事業與家庭。培養了下一代,但是氣味總是慢慢變了。最原初的那些觀眾也跟著一起邁入這樣的人生階段。漸漸的,站台的氣氛就不一樣了。然後是 KKCity、無名、BS2、以至於現在的批踢踢⋯⋯也許未來的 DCard 也會是這樣。

當然環境裡的變動因子太多,社群裡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照理說不應該第一代畢業了,就直接宣告了接下來即將群體告別。但我覺得那群志同道合的、最初懷抱熱血而來的主持人,一旦慢慢的洗了牌,總是會脫離最原始的初衷。

 

又說遠了。

總之我是喜歡這個月的。經歷幾次劇烈的衝突後,親愛的小麋鹿,我當然也為了親子衝突裡妳的眼淚感到非常心碎,但是我們一家人重新調整了處理事情的節奏與情緒,我覺得我們三個都穩定很多哩。

能一起成長,能開心的相處,真的太好了。

寫文章的這一天,我們還是為了在樓下打翻了泡泡水,到底要回家洗手、還是用濕紙巾擦擦就出門買東西,這麼小的事讓妳情緒上來,哭鬧了一下下。雖然嘔氣了一兩分鐘,但我只說了「趕快進門吧,門開著會有把拔最討厭的蚊子飛進來唷」,妳體貼的為了把拔好,還是順著我的意思快速進屋洗乾淨了手腳,隨後快速地跟我整理好一切,再次出門。

感謝這些日子的累積——在之前妳可是可以僵持到一兩個小時的啊,完全就無法套入教養書上那種「讓孩子自己消化情緒,發洩完很快就會平靜」的樣版。

我還是希望接下來的日子可以把工作的鬆緊調整得剛剛好。體力上有餘裕,就能有心力好好欣賞一家人共處的每一吋風景。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