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社社長(誤)

【萬聖節我想要當⋯⋯】

十月底是萬聖節,以前在公托,老師說希望寶寶們打扮,拍完合照就會換回正常服裝,我知道學校裡有一些家長會慎重其實的做道具、但也有家長會簡單配合,所以沒什麼壓力,就只選了有特色一點的、平常就會穿的衣服帶去。

現在到了私幼,也一樣要配合學校活動主題打扮,我不清楚其他學生的風格,只希望我們可以低調的夾在人群裡,不用太鋪張、也不要太寒酸。原本想參考以前的照片,但老師就一直回我「妳就幫她打扮就好了,有特色一點就可以」,卻無法提供照片,讓我覺得有點傷腦筋吶。

我問小麋鹿想扮什麼,她拎著洋裝裙擺對我說,「我想穿公主裙!」

16 從親友那裡得到一整組造型裙裝,還有紗質的翅膀、仙女棒等等配件,小麋鹿原本很期待。不過在活動前三天,她突然對我說,「馬麻,我想要扮成青蛙!」

「啊,妳不是想當公主嗎?」我問。

「不要,我想要當青蛙,然後小兔子跳跳!」說著就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想到這件事,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妳真是個開心小可愛,好想對妳唱「每天和妳~在一起唷」!

 

 【交通工具】

睡前的母女聊天,聊啊聊的講到我爺爺很喜歡去京都,每年都要去一回,我問鹿鹿明年要不要黃小妞一起坐飛機去京都玩。

小草:「馬麻的阿公每年都去京都耶,京都好像很棒,明年我們一起坐飛機好不好?跟黃小妞她們一起。」
鹿鹿:「可是我明年要划龍舟欸~」

(因為把拔告訴小麋鹿,明年過年發紅包、吃完粽子划過龍舟,小麋鹿就會升到新班級了。XD)

是說聊到我爺爺與過年的話題,還有一個段落是這樣的。

小草:「我的阿公、妳的阿祖住在東港,我小時候去跟他過年,都會聽到他打麻將的聲音,嘩啦啦的。妳應該也看過別人打麻將?」
鹿鹿:「我看過喔!小蜜蜂!小蜜蜂也會打麻將喔!」

──欸?!

 

【我長大了,敢吃辣了】

在上個月以前,連我的便當輕輕灑個一下黑胡椒都嫌辣的小麋鹿,前幾天一起吃晚餐時,忽然吃了我灑了足量黑胡椒做的烤雞肉。

「妳不覺得辣嗎?」本來要到廚房繼續坐菜的我又折回餐桌旁。

「我不會覺得辣,我長大了,不會怕辣了。」小麋鹿神情篤定的看著我:「馬麻,我覺得這個好好吃,馬麻妳下次再做這個雞塊給我吃好不好?」

隔兩天我聽到她對 16 說,「我以前小時候會怕辣,但是我現在長大了,不怕辣了,如果還是覺得辣,我就喝水。」

天啊!感動!我們母女可以相揪去吃麻辣鍋的日子開始接近了嗎!(按眼角)

 

【孩子的「我能感」與父母的「無能感」】

隨著越來越長大,會做的事越來越多,有時會開始拉扯。

「請妳放下那份瓷碗裝的食物讓大人拿好嗎?或者是我幫妳把它移到另一個小碗再給妳拿,謝謝妳。」
『我可以!沒問題的!』

我有時候覺得,是孩子開始想建立「我能感」,所以需要藉由很多事來證明自己辦得到。

但在教養過程中無法說服小孩(我指的不只是端碗這件事,而是更多其他),無法讓事情如自己想像中的腳本進展,就成為父母不斷滋長的「無能感」了。

要加油啊。(握拳)

 

 

我們又一起去找 W。期間妳有多次表達了妳的堅持:不要就是不要,完全沒得商量,理由也充分到大人完全無法反駁。

「像她這麼有主見的小孩,」W 對我說,「妳要小心她上學時,不是每個老師都能接受她這麼有自己的想法。要找機會讓她知道,老師可能為了教室秩序而無法照顧到她的感受。」

親愛的小麋鹿,我想到很久以前,有次和長輩聊到學校的選擇,長輩說他原本安排了孩子進入公立學校,但發現才第一個月回來,孩子滿口髒話,他把上安排把小孩轉往音樂班非常有名的私立學校。後來,他的孩子不負他期待的發展得非常好。

在妳成長的過程我不時會想到這個對話,我常會想,到底孩子能發展得如父母所願,是過程中這麼單一的點造就的嗎?還是整個成長過程中,父母們在諸多細節上都表達了類似這樣的講究?

我躲在角落觀察妳的情緒變化,想起上個月,W 對我說的:「這時候對她來說是比較混亂的時候,有時候妳會覺得她可以配合、自理的事變多了,有時候又覺得她不講理的時候變多了。要多一點耐心。」

的確是一片混亂,無論是作為小孩的妳,或是身為大人的我們。

 

親愛的小麋鹿,在踏進三歲第二個月的前一天,我讀到東京著衣與 WStryle 的創辦人周品均的專訪《為了這份愛 周品均不再當工作狂》,周品均提到,她的女兒咩姐出生後,讓原本馬不停蹄全力投入工作的她,因而慢了下來:

「現在我會以陪她吃晚飯作暫停的時間點,做不完的工作,等她睡覺後再繼續,週末也陪她。這樣對我是好事,因為她給了我很好的理由,讓我可以正常的吃飯休息,不然不知道會工作到幾點。」

我常想,生了孩子以後,我的確無法像之前那樣為工作賣力衝刺,每天都要把生活步調的煞車踩到底,冒著打滑的危險東奔西跑。

然而也是有了妳,我們才能回頭檢視自己是個什麼樣的大人,時時刻刻因著妳拋出的不同議題,重新思考每一件事對於我們這個小家庭的意義。

因為要準時去接妳下課,彈性上下班的我必須趕著早點進辦公室,因此往回推估,前一晚就要早點入睡。我對追劇、看電影,變得好不耐煩,覺得這些事卡住了太多時間,只想小塊小塊的零碎閱讀,正好睡前也不適合太多聲光音效。為了擔心外食放了不適合妳的調味品或食材,所以也儘量自己做飯,為了想多練習一點、也想試著在吃食上像照顧妳一樣地照顧自己,所以開始帶便當。

成為母親之前,我想的目標與藍圖都是非常概略的;與妳相處之後,柴米油鹽之間的碎瑣累積成我們的生活——妳端著零食坐在廚房門口一邊聊天一邊等我做菜,我怕妳餓也怕妳吃得慢所以要妳先吃,妳總是堅持要等我:「我想等妳一起吃啊,馬麻妳煮好了沒?今天這樣就夠了,我們一起吃飯好不好?」

親愛的小麋鹿,馬麻大學的時候,因為一家人都需要各自工作,所以我的晚餐大部分時候都是擺在桌上冷掉的飯菜。因為我得趕著打卡,能用餐的時間只有 15 分鐘左右,所以即使妳的外公外婆想幫我把飯菜放在電鍋裡保溫,我也擔心飯菜太燙會來不及吃完而拒絕了。後來,我一直非常嚮往能和家人一起吃晚餐的感覺,也非常喜歡熱炒或家常菜的館子。

能好好吃飯對我而言很幸福,光是打開電子鍋裝碗飯都讓我覺得感動。

妳喜歡聽我成長過程裡的各種故事,但這個故事我應該還沒對妳說過吧?

每天和妳一起吃晚餐時,雖然也還是會為了妳挑食、吃太慢等種種用餐狀況而免不了拌起嘴來,但能一起想晚餐的內容、一起吃飯,對我來說就是小小的幸福了。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