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士林的巷弄裡

認識新朋友時,如果剛好有寫字吃飯的機會,被發現我是左撇子,新朋友總是會客套地說,「好好喔,妳是左撇子,聽說左撇子很聰明啊!」

我總是笑著引用部落客青小鳥的話──「如果你這一生都得適應和融入別人的世界,腦子想不靈活也很難吧。」

前陣子性別平權議題被端上檯面討論。有的人會納悶,以前這些人都過得好好的,現在為何要發聲?一直以來不也都這樣生活嗎?「我看我的同志朋友都好好的。」

我好想對那些人說,如果遭遇歧見的人,這一生都得適應外界有意無意的歧視與壓迫,那麼他們不樂觀自在的生活下去也很難吧。

 

 

回想起來,我人生第一次稍微能體會到「什麼是出櫃」這件事,是我的同學 L。

在我什麼都不懂的那個夏天,L 與我在 BBS 上互傳訊息閒聊。我問他的暱稱裡的符號代表的意思是什麼,他解釋了好久,忽然直率告訴我,「我是 gay 啦。」

我覺得我好像聽到棒球電玩裡那聲敲中安打的清脆聲響,跑者開始跑壘,但我還搞不清楚球的落點在哪裡,不知道我接下來該有什麼感受,該回應他什麼。

L 是個斯文的男孩,總是穿著乾淨休閒的襯衫,品味卓絕,而他與我彼時想像中的同性戀者並不相同。而且,那時我看過總是打扮得很帥的鐵 T 學姐、我遇過非常陰柔的男生同學,但當時他們都含糊地帶過大家帶刺的疑問,多年後才使用 facebook 的種種照片與貼文宣示了他們的傾向。

後來,當看到同志被霸凌的事件,我常想起 L 那時在螢幕背後迅速回覆我水球的那個時刻。如果我們之間沒有隔著各自的 BBS 終端機視窗,他願意坦白無諱地對我出櫃嗎?會相信我不會說出傷害他的話嗎?

 

在蔡宜文的貼文看到,「連續工作14天,突然被老師叫去說兒子因為『太像女生』被同學欺負,你心疼歸心疼,會不會忍不住有一絲心裡想說『如果他不是這樣我就不用這麼麻煩。』」

我可以體會耶。在好多年以前,我在書法教室習字,窄仄的教室桌面並不大,長桌上擠了剛好滿滿的小孩,手挨著手寫字。我如果移到最左側的座位,手臂幾乎掉出桌面;我如果坐在中間或右側,就會和其他人撞在一起。

「妳就跟別人一樣不就好了。」書法老師說,把我手上的筆抽出來,命令我以右手習字。「妳只是不習慣而已,多練習就好了。」

很長一段時間我寫著筆觸明顯不穩定的書法,書法老師想盡辦法找出可以誇讚的側勒努趯,希望我堅持下去。

離開那個才藝課程之後,我還是慢慢的回到左手握筆的生活路線。

後來遇到特教老師對我說,他認為左撇子也是一種障礙,需要在這個社會反覆練習適應技巧。

 

「妳就跟別人一樣不就好了。」

左手右手,性傾向,兩性平權,只有把所有人的差異抹平,才是解答嗎。

 

--

延伸閱讀:

張嘉玲為簡維萱側錄的 TEDx X Tainan 演講其中的 30 秒:《當一個永不道歉的同性戀》

--

文章貼出來,Eric 簡潔扼要回我一句:「妳就跟別人不一樣就好了。」

讓我想到這個廣告:
「什麼都不能跟人家比,誰像你一樣沒有用啊」
「沒有誰能像你一樣啊,不用什麼都跟人家比」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