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節愉快!

facebook Year in Review 2016 做出來,發現貼文裡提到鹿鹿的次數貌似有一點多,啊,好妙。

現在好像很難持續的觀測同一個議題。但每個月都莫名的願意花一點時間,把當月的狀況收集下來,也不知道這個動力可以持續多久?

圖為我不知道要帶小孩去哪玩,又好想買一個斗櫃,所以就一起去逛了 HOLA。站在威力廣場前的大聖誕樹旁邊,小孩顯得好小啊!

不過在回程等公車時,才等了兩分鐘小麋鹿就想睡了。本來看公車動態,只要等個七分鐘就有車,想說撐一下,結果到了倒數兩分鐘後,車隔了五分鐘左右都沒來,再重新看動態,我本來等的那班車好像拋錨了⋯⋯

於是徒手抱著 15.5kg 的小孩的重訓就這樣持續下去,隔天我手好痛啊。這時又覺得小孩長好大了。

 

【我是食物!】

有天晚上小麋鹿忽然打開冰箱看了好久,我請她把冰箱關上。

「馬麻,我不是在看冰箱,我是食物,所以我要在冰箱裡面。」
『噢,那等把拔回來,妳問把拔有沒有吃飽,還要不要吃食物。XD』

16 回來以後,就看一個小孩很興奮的跟前跟後:「把拔你看我是食物~你吃飽了嗎?可以吃我一口喔!要小口一點喔!」

 

【羊排】

同事 Tony 用鑄鐵鍋做了羊排給我,我帶回家當晚餐主菜,抓著骨頭撕咬還滿解壓的。小麋鹿看我吃得齜牙裂嘴,問我在幹嘛。

「馬麻妳在吃什麼?」
『羊排,我同事送的羊排。』
「陽台,我要去陽台睡覺。」

真是天生詩人啊,可以當下一個世代的詩人假牙了。(蓋章)

 

【發生衝突的時候】

有一天我們在路上被玩樂追逐高速奔跑的大小孩撞到了,他們嘻嘻哈哈的跑掉,完全沒有表示任何歉意,手上抱著兩大箱東西的我,看到妳被撞到愣住的樣子,內心一把火升上來,對著他們喊:「路上有人不能這樣跑啊!撞到也該停下來道歉吧!」但那大小孩完全不理會,和他的同伴繼續跑遠。

轉頭看到妳委屈地扁嘴幾乎要哭起來,「馬麻,好痛~」

我檢查妳的狀況,其實沒有大礙,但他們的媽媽在後頭快速步行路過我們、要跟上那兩個大小孩,卻也沒有稍微停步關心妳的狀況或喊住她的孩子,我更生氣了,帶著妳走去找他們。正好他們在不遠處停下,我走到他們眼前,要那個撞上妳的大孩子道歉。「你撞到人就這樣走掉嗎?在轉彎的地方應該停下來看一下別人吧?」

大孩子受到責備,立刻彆扭的躲進他媽媽的懷裡,讓我詫異的是那個母親的回覆──「你就跟她道個歉會怎樣,她年紀這麼小。」

啊?不是因為妳們錯了所以要道歉嗎?我瞬間愣住了。

今年很流行一句話是「○○(事件或人物)讓我不知道要怎麼教小孩」。說真的,生活裡有太多已知的事本身就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了啊!我並不是那種「如果有人打妳妳就打回去就好」的人,但我也覺得過去總是息事寧人的個性反而帶給日後更多的委屈,拿捏分寸本來就難。

正好同學轉了鈞媽的其他文章,我想鈞媽應該也寫過這個主題,翻了一下,看到《看小小孩在爭執-談欺負與被欺負》,鈞媽說她的原則如下:

「1.不要以暴制暴,而是鼓勵孩子告訴你,並帶著孩子一起討論尋求解決的方法
2.被欺負要立刻大聲捍衛自己
3.勇於面對環境,媽媽不過度干預孩子的環境,讓孩子在壓力下面對困難(這點是要跟孩子一起成長)」

我回想了一下,這件事讓我覺得最難過的是妳受傷時的疼痛與不知所措的樣子,以及傷害他人的人表面上沒有任何「下次我會小心」的悔意。

我最後選擇的是,告訴妳不舒服的感覺不要忍耐一定要說,過馬路與轉彎要怎麼儘量避開危險,什麼是肇事者逃逸,如果在路上真的不小心發生什麼意外可以怎麼處理,包括背出父母的電話請其他大人幫忙聯絡、可以找警衛或警察求助等等。

其實太多了。我很快意識到自己說太遠了,「重要的是,希望小鹿可以平安、開心。受傷的話要告訴我們,會幫妳擦藥、貼 OK 繃;有什麼事,把拔馬麻會努力保護妳。」

「我也會保護把拔馬麻!」妳很快地離開了那個事件為妳帶來的不開心。

 

【而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教小孩】

我想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教小孩。比方說,我自己是左撇子,在餵副食品時覺得這點好方便,我可以伸出左手牽著孩子的右手,面對面地對她說「啊~」,請她把食物送進嘴裡。

但是到了再大一點的現在,小麋鹿對我寫字非常有興趣,常常要我握著她的手寫她的名字、或是她指定的字詞,我總是覺得很困窘,要怎麼教才好呢?

討論到這件事時,Hugo 說:「求學時期曾練過左手寫字,結果只練成轉筆。(遮臉)」

「求學時期因為教室太小被逼迫學用右手寫書法,結果⋯⋯現在當工程師,只要快速鍵背夠熟連滑鼠都不用拿啊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爽。」我說。

啊⋯⋯可以讓我跳過教小孩怎麼握筆拿筷子這件事嘛?T_T

不過鹿姐 94 狂,塗鴉之豪邁的。這是我要去參加三菱鉛筆抽獎的著色畫啊啊啊,我已經可以想像行銷拆開信封時看到的囧臉了。

鹿姐94狂

 

【法國媽媽帶小孩】

我覺得我是法國媽媽喔!

因為我女兒都跟吃法國菜一樣,邊吃邊摸,一頓晚餐吃個一小時。所以她應該是法國人來著,我就變法國媽媽了。

但法國媽媽我是正港台灣人來著,15 分鐘就吃完,剩下 45 分鐘都在唸小孩:「快給我過來!!!吼!!!不要讓我生氣!!!」

話說有一天鹿鹿忽然走在路上就說了「法國麵包」,我就跟著亂接,把所有東西都套上「法國」——「法國推車」、「法國放假」、「法國電風扇」。

鹿鹿也開始想了很多名詞,首當其衝的當然是我們啦!「法國把拔」、「法國馬麻」,好啦我收到暗示了,會再溫柔緩慢一點啦。

 

【我是風向王】

這個月超忙,有幾天我是趕末班車回家的。其中一天,我在加班隔天問鹿鹿,妳前一天晚餐吃什麼,她說晚餐吃阿媽煮的啊。

「那是阿媽煮的比較好吃,還是馬麻煮的比較好吃?」習慣被鹿鹿吐槽我煮得不好吃的我,本來想說她會回我阿媽煮的比較好吃,我要趁機問她到底是喜歡怎樣的菜。

殊不知這小孩想了好一陣子以後回我:「馬麻煮的比較好吃啊!」

天啊妳根本風向王吧!因為我在妳面前才這樣講嗎!XD

我忍不住大笑出來,看她對我的笑很疑惑,我又馬上解釋給她聽:「馬麻很開心啦,但是本來以為妳會說阿媽煮的比較好吃,或者至少是『妳們煮的一樣好吃』啊,想不到是我欸,那是不是因為阿媽沒有煮妳最喜歡的蝦子和蛤蜊?妳下次要不要跟阿媽說妳喜歡吃什麼,阿媽會煮一個三杯口味的蛤蜊,很好吃很厲害喔。」

「可是阿媽都沒有煮給我吃。」

「所以妳要告訴她呀,讓她知道可以煮這個,妳也會很開心,又會跟她說她煮得很棒,大家都好開心,讚讚!」

「可是阿媽都沒有煮給我吃。」

⋯⋯此刻我已經忘記我怎麼關掉這個無窮迴圈了。XD

 

【動力沙】

鹿鹿玩動力沙

這個月買了比我想像中好整理的動力沙。之前聽人說直接灑在地墊上玩,玩完把大塊的收回盒裡、細屑再用吸塵器吸掉就好,有點納悶能玩多久。這個月在誠品看到一個臨時櫃拆了一份出來讓小孩們試玩,小麋鹿愛不釋手,回家後念念不忘地對我說:「馬麻,那個土好好玩喔。」

我問 16 要不要從淘寶買,16 一開始覺得不值得買,去真的沙坑玩不就得了,不過後來他又回心轉意幫我找了一下。只是淘寶的組合都太過講究 C/P 值,零件太多了,我實在是不想要四處撿玩具。討論之後決定還是只買個小小盒的 2kg,就算全拿出來也還算好收拾。

掉到地上用尼龍毛的小掃把收集起來。我們家的地板還算乾淨,收回來的沙看起來沒有帶灰塵,不過還是要把頭髮挑掉。玩完以後除了手有點油,要記得請小孩用肥皂搓洗,感覺還滿好收拾的。

原本把動力沙當作不能出門玩的雨備方案,不過小麋鹿想到就會想開來玩一下。剛開始玩的前幾天就只是要大人陪玩,後來就常說「都沒有人跟我一起玩好無聊喔」、「我想要有弟弟妹妹陪我玩」。我鼓勵她「妳沒感冒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約小客人來我們家一起玩」,她就開始想像哪個杯子碗盤要拿出來裝什麼點心⋯⋯

結果這個月的以腸病毒停課作為尾聲。人生的第二場腸病毒,和上次一樣吃睡都正常。我們還趁停課在家一起調了麵糊自己煎鬆餅,精神好得很。

不過就是想到柚子醫師之前寫的衛教文,《腸病毒到底要隔離多久?》,短時間我還是不敢邀誰來玩啊。Orz

 

【想要被珍惜】

做為一個體質敏感的人,會有一個敏感的孩子,我並不意外。

意外的是,再怎麼小心謹慎的安排,還是會遇到無法理解他人敏感的人。他們懷抱著有志竟成的想法,拚命的要把我們扳直:「為什麼要敏感?有什麼值得敏感的?這又沒什麼!」

當我發現妳開始焦慮地咬指甲,希望照顧妳的人能一起關心妳的焦慮真正的成因,我因而確實地感受到: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焦慮與咬指甲的連結。當對方回應我,這就只是以前的壞習慣延續下來,會直接勸誡妳不要吃手,我說這個行為在妳焦慮的高峰期時會更顯嚴重、情緒平緩後會慢慢消失,仍然希望能一同觀察真正的原因,對方馬上中止這個對話,「既然妳覺得現在這樣有比較好,那就這樣啊。」

我為此覺得非常難過。

和 W 討論到這件事時,W 給我的鼓勵是這件事可以往好的方向想,「妳觀察得到它變好,那就專注在事情變好上頭。有的人的觀察可能只是想證明『我也有是在關心她』,並沒有那麼持續長期地觀察。就照妳的步調走吧。」

「我只是想要這孩子的情緒能被珍惜,而不是和我們這輩一樣直接被否定。」我說。

「從對方的反應,可以感覺得出來那是在壓力之下的回應,」W 立場不變地安慰我,「妳應該也看得到對方的壓力,就專心的做妳自己的本份就好吧。」

寫下來。希望一天天變更好。

(事情在發生的當下到書記的此刻之間的確有越來越好,我想對我們都多有信心一些。)

 

 

這個月。我加班加到追末班車追了兩次。加上了小麋鹿腸病毒症狀浮顯前期的發燒,一共停課停了十天,夫妻輪流請假在家顧小孩。為此覺得,帶小孩真的是非常燃燒哪。

也因為這樣,過來人對我說「帶小孩哪裡辛苦,騙人沒帶過嗎」,我總是覺得非常生氣。

每個人的資源與承受度都不同,有的人只要小孩活著就好、有的人在教養上充滿諸多細節,沒必要這樣比較彼此辛苦的程度吧。

 

但還是有好事(?)——這個月出去玩的時候,鐵板燒師傅給了我一大片無刺的白肉魚,我馬上塞給小麋鹿。

「妳吃就好啊。」
『這個是魚耶對身體很好,妳很少吃魚,這個給妳吃。』
「對身體好,馬麻吃。」
『欸,這個很好吃啊。』
「給馬麻吃,我想吃別的。」
『⋯⋯可是馬麻不敢吃魚,幫我吃啦。』

後來有次我們母女倆討論晚餐要吃什麼,小麋鹿指定要吃某家自助餐後,還接了一句:「我不會夾魚啦,妳放心!」

欸⋯⋯感謝義氣相挺,我以後不唸妳挑食了。XD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