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friends cafe & store @信義A11

【好漂亮】

一月二日,小麋鹿第一次擔任花童,我緊張了好久啊,好怕她在紅毯上忽然爆哭。好險順順的完成了任務。

當天,小麋鹿忽然看著戴好隱形眼鏡、梳完頭髮的我,很認真的說,「馬麻眼睛好漂亮喔。」 

天啊太感動了是要讓我哭到隱形眼鏡跑片嗎~XD 

小花童收工!

 

【我要玩到天黑再回家】

親子天下嚴選網聚那天我帶著小麋鹿一起去,在親子天下與育家圓的用心安排下,活動超豐富,散會後胖鹿一上車就睡著了。

等到醒來後她聽到我們在討論午餐要吃什麼,其中我提供一個選項是我們回家再買東西吃,她馬上回:「我不要回家!我要玩到天黑再回去!」

欸這是青春期提早開始的意思嗎。讓我想到那陣子每次向公司請假提早去接小孩,某鹿就會一直問我:「馬麻為什麼妳今天這麼早來接我?我還沒看完卡通耶。」

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聚會@育家圓

 

【買了腳踏車】

因為原本的三輪車已經不夠大了,所以買了有輔助輪的 Adagio 16 吋腳踏車

對收到禮物這件事,開心超級明顯,會很興奮的蹦蹦跳跳去觀察新的禮物。「哇!是粉紅色的耶!是給我的嗎!我好喜歡!謝謝把拔馬麻!」

迫不及待的偷看腳踏車長什麼樣子@Adagio 16吋卡布奇諾打氣胎童車附置物籃-粉色(BEYJ179P)

後來去了大補內彈珠汽水工廠得到一大把彈珠,我把它們清洗好擦乾,遞過去時也可以換到一段超愉快的笑聲與興奮的神情。我開始可以理解為什麼那麼多人會一直買禮物給小孩了。:)

對了,農曆年我還買了我明明一直覺得浪費錢而且裡面都是一些雞肋小玩意的戳戳樂。想到產前跟草爸爸一起去麗嬰房買首購,草爸爸發表了他的社會觀察:「說真的應該要獎勵願意生的人,妳看生一個小孩多拼經濟啊,排妳前面那個孕婦,她公公特地搭高鐵下來,買了擺滿櫃台的一堆商品還覺得買不夠,現場又買了上萬元禮券給她。這還是小孩還沒出生耶,等出來還能刺激多少消費!」

農曆年買了戳戳樂

阿爸啊,你女兒也為了她女兒站在為台灣拼經濟的路上了。(合掌)

 

【我喜歡舊家】

去年八月搬過來一轉眼就已經快要半年。想當初剛搬過來時小麋鹿非常興奮,但那份興奮持續了一陣子之後,她忽然有一天對我說:「馬麻,我喜歡舊家。」

「為什麼?馬麻很喜歡新家啊,」我超好奇,「妳看有管理員可以幫我們收信,有游泳池,有電梯,把拔馬麻不用抱妳爬樓梯了,腳跟腰就不會受傷,就可以跟妳出去玩,超棒的。」

「可是我喜歡舊家。」小麋鹿沒有說什麼,只是跳針回去上一行。

就這樣持續了好一陣子,陸陸續續的提了好幾次喜歡舊家,這個月小麋鹿忽然告訴我,「馬麻,我喜歡舊家。因為把拔回來以後,我叫他『把拔!』,他就會回我『又!!!』」

她模仿了當時的語氣,大聲又有活力,是那時候父女每天例行的遊戲。

當晚我們就又跟把拔沙盤推演了一次,不過把拔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太忙太累了,有時候回來還是會靜靜的走進家裡來。鹿鹿想到就會告訴我:「馬麻,我喜歡舊家。」XDrz

輕鬆達成體前彎

(是說體前彎一秒達成這件事真是讓我太欣慰了,對於小孩的運動神經像爸爸一樣強這件事讓我好感動,希望長大以後運動神經千萬不要跟我一樣弱)

 

【幫妳剪白頭髮】

答應了小麋鹿要買兒童剪刀給她,一直拖到春節假期前夕,我去文具行買我自己要用的文具,在櫃台排隊等結帳時看到,才猛然驚醒:啊!我還沒買!趕快趁機挑一把!

買好了以後小麋鹿就像收到新的玩具一樣開心,馬上試著練習剪東剪西。我們兩個很平靜的肩併肩坐在地板上,她在試著從 IKEA 型錄把娃娃屋剪下來、我在留意她拿剪刀的手勢與方向,忽然她轉過頭來,眼睛亮晶晶的看我:「馬麻,我也可以幫妳剪白頭髮喔!」

「謝謝妳,欸,但是等妳再練習一陣子再幫我剪好嗎,馬麻怕頭上都沒頭髮,嗚嗚。」

一直看自己被剪下來的瀏海

 

 

有一天吃完晚餐以後,妳忽然一邊在沙發上玩假裝鋪床的遊戲,一邊問我:「馬麻,妳愛把拔嗎?為什麼?」

我想了一下,「因為馬麻覺得那時候我們很互相了解啊,馬麻也不是一個對自己很有信心、很少被鼓勵的人,但是那時候把拔會常常鼓勵馬麻,讓馬麻可以做出成績來。」

「我也會鼓勵妳哦。」妳轉頭認真的看著我。「那還有呢?」

「還有喔,馬麻覺得自己常常不被理解,但是把拔很體貼啊。」

「我也會理妳啊!」

「理跟理解不一樣啦!」我大笑。大概是這陣子太累了吧,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

親愛的小麋鹿,馬麻這幾年非常著迷於心靈成長。舅舅說,聽起來像是邪教。每個月讀著諮商師們使用不同的諮商技巧、不同的理論學派,嘗試拆解人心的防線,層層剝開問題、找出問題核心,我常常在各種故事裡看見成長歷程裡自己與同行者的曾經。

下班去接妳時,妳繞著我身體轉了一圈,「馬麻抱抱。」

「好啊,可是妳現在重重的了,可能沒辦法抱妳走太遠唷。」

「好。」我抱起妳,妳笑得甜甜的,攬住我的肩膀,「馬麻,我最喜歡妳了。」

「我也好喜歡小鹿,只是馬麻真的抱不動了。」我嘆了口氣。

走著走著,我實在抱不動了,把妳放下來,妳馬上把頭靠過來,整個人貼住我的腿,「馬麻!我們磁鐵吸住!」

孩子與父母的親密,是什麼時候開始剝離的呢?為什麼會慢慢遠遠的遠離呢?我看過許多用力地攫住孩子的父母,最後這份束縛卻成了孩子急欲解脫的反作用力。鬆與緊之間該如何拿捏?

 

隔了一陣子後,有天公司送了吃的,我先回家冰好再去幼兒園。妳喜孜孜的跑來要我抱妳,我抱著走一段路,比平常還要遠。

「有沒有覺得這樣很棒?今天沒有帶東西,所以可以抱比較久噢。但是平常就沒辦法了。」
『那馬麻以後都不要帶東西!』
「上班還是要帶包包、帶便當呀。欸我問妳喔,我一下班就馬上來接妳,不一定可以天亮亮的、但是一下公車馬上就跑跑跑過來,跟我先回家放東西、比較晚一點到、但是可以抱妳走遠一點,小鹿喜歡哪一種?」
『嗯⋯⋯一下公車馬上跑跑跑來接我!』
「但是帶很多東西就沒辦法抱喔!」
『沒關係,我長大了,我可以自己走走!』

 

與 W 對談多時,我對 W 的感想是:一樣是把話題打斷帶風向,卻與他人有微妙的差異。他阻止我離題,但不設限我思考。

我想我們一家人也該往這個方向走。無論現場機會教育認真說教、或遠離現場暫時冷靜,真正對妳有幫助的事,不是用來證明我們是對的,而是思考怎樣對妳是好的。

曾經我在人際關係上非常敏感誡慎,但光只是小心,還是無法阻止受傷的。有時會想,不如更有嘗試的精神一些,考慮可以承受的後果,謀定後動,也許更有收穫。

 

妳就這樣長大了呀⋯⋯這篇文章這幾個月來時不時就開起來寫一點,始終不確定該寫到什麼程度,才能記住這時候的感受、又不過度把負面情緒留置在字裡行間。

寫完這篇文的這晚,我看著螞蟻上樹的食譜,東添西減的做了炒冬粉當晚餐。我在廚房切菜的速度還是跟平常一樣慢,但妳不再吵吵嚷嚷地要我去幫妳處理什麼,而是靜靜的在客廳玩著玩具。飯後我們一起到超市買了隔天早餐的牛奶,我還買了 Kimiko 大力推薦的清淨園咖哩女王,好期待隔天的晚餐。

回到家,妳從玩具箱挖出一組之前很少玩、難度有點高的拼圖,我們拼著拼著發現缺件了,妳就轉頭重新在玩具箱裡找出來⋯⋯

擁有越來越完整的,解決問題的能力了呢。我在心裡的清單打了個勾。

有時候還是那麼撒嬌耍賴的小小孩。有時候又可以貼心順應的幫我們好大的忙。

 

寫這篇文的這一天白天,我嚴重地 Monday Blue:一大早原本準時起床了,但是因為妳感冒要看醫生,把拔希望我幫忙分擔一些上學時的準備工作,正當我在完成他分工給我的任務、準備要出門前,妳打碎了把拔前一天在陶瓷博物館買給妳的可愛鳴笛陶瓷水鳥。打開吸塵器,我忍不住一邊吸地一邊碎碎唸:「小鹿啊,馬麻本來今天這麼早起來,以為可以打到八點的卡耶,這樣弄一弄,今天可能又要天黑黑的才能去接妳了唷。」

早上總是混亂忙碌,很快的下一個指令進來,妳得去喝優酪乳、換衣服、準備出門⋯⋯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回應我的情緒。

倒掉了集塵盒裡的灰塵與碎屑,我匆匆忙忙的走到玄關穿鞋,妳瞥見我的動向馬上黏來抱緊我,「馬麻要早一點來接我喔。」是我們這陣子每天早上必然的對話。然而,這幾個月以來,我很少準時去接。有時是趕緊在下班前補報告的段落、有時是關了機電話又正好響起來處理完再走⋯⋯讓我此時覺得自己殘酷的是,我越來越無感,不再覺得欠疚,而是「我真的沒辦法啊」。

有一天和同事聊到「都關機關好要回家了電話忽然進來」的情境:不小心接了電話,所以就六點才下班,大概六點半接到小孩,回家前先在超市買個菜,大概七點半煮完飯,八點半吃完洗碗,洗完發個呆,九點小孩去洗澡刷牙什麼的,十點她去睡覺換我洗澡,洗完再發個呆,十一點洗衣服,最近一直下雨再加個半小時風乾,等洗衣機的時候我繼續發呆,洗完就一點了,晾完衣服睡覺,好了一天沒了。

偶爾能晚上八點出頭就吃完晚飯、洗好鍋碗瓢盆,我都心懷感激的覺得今天好早收工。

我覺得我真的沒有辦法了。最近幾個月,認真的覺得想要休息一下,所以我試著過得慢一點。

我自己的書桌桌面亂了。檔案沒空整理。家裡倒是還是滿整齊的,因為把拔每週末都會打掃家裡,整個客廳又 reset 回到剛搬來時萬物歸位的整齊模樣,十分鐘後鹿鹿出現就會再次陷入混亂。周而復始。

我常常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沒裝滿燈泡的吸頂燈發呆。

燈具夠亮就好,我應該也可以追求一家人健康平安的活著就好吧?

也許下一季我的答案就又不一樣囉。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