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玩具相機拍照

週末的早餐時間,用妳做的積木相機拍照~ :D

後來還做了假的吸塵器,我在廚房洗碗,妳忽然跑來吸我肚子,「吸完肚子就會不見喔。」——這是恆春兮的東榮牌減肥刀的新產品嗎!Shiage 一下,更加美麗!

 

 

到遊戲室玩,說好的回家時間到了,妳不肯回家,我們邊走邊吵起來。

「我以後都不要理妳了,我要找把拔,不要找馬麻。」
『我也很忙啊,妳找把拔我剛好去忙。』
「我不要跟妳一起走。」
『那我走前面,妳走後面。』

回家放了腳踏車,又下樓買東西,一出電梯妳繼續沿路碎碎唸。

「以後我要自己下來,我不要吃晚飯了。」
『小朋友不能自己下來啊。我們牽牽手一起走?』
「我才不要跟妳牽手。」
『那抱抱呢?』
「⋯⋯抱抱好啦,妳過來抱我啦,我給妳抱啦。」

本來心情還有點浮躁,不知道何時會在路邊跟妳嘶聲對吼起來,忽然妳口氣變了,我聽了覺得很可愛很好笑。

就這樣吧。:)

 

因為要換學校,要考慮東、考慮西的處理中間會發生的種種問題。為了新學校的放學時間提早,把拔可能沒辦法準時去接,但我的工作是具有 on call 性質的,若有問題必須要折回公司、處理完才能離開,這點讓我好焦慮啊。

有次碰到 W,和他討論起這件事。

「也許妳也不用急著找,等發生了總是會解決的。應該不至於到了六點整之後,學校外面那條路上就有很多小孩在那裡飄散吧?」
『但是我也不想讓老師晚下班又沒加班費咩,總是希望能照顧到小孩、也不要壓搾到別人。』
「這倒也是。但相信會跟妳有一樣問題的人一定有,總是有答案的。」

W 給了我一枚加油的眼神,以及事情總會解決的祝福。

當我奔走了將近一個月,終於搞定了暑假這部分,我忍不住對豆腐大喊:「棒拋啊啦!我搞定了!」

無法妥善安排小孩的上下課與臨托,是只有同為上班族媽媽們才能懂得的焦慮啊。(咬手帕)

 

有天晚上約了把拔一起參觀安親班,等把拔的空檔我們逛了一下附近的十元商店。

「馬麻妳看是小豬耶。」
『對啊,我小時候跟舅舅也有這種撲滿喔,我們有旁邊這個郵筒形狀的跟小豬形狀的,阿公以前出去外面吃飯回來,就會把零錢給我們投進去。』

我基於一種懷舊的心情問妳要不要買一個?經過快樂的一天,我們也來投錢進去,把開心的回憶存起來,存滿滿的就可以拿來做其他用途,也許可以出去玩、也許可以存到郵局。如果遇到想要亂買東西的時候,可以把省下來的欲望存起來,久了就知道這些沒花掉的錢到底長成怎樣。

三隻小豬拼圖與小豬撲滿

投錢對妳而言非常好玩,叮叮咚咚的聲音好有回饋感。雖然還不知道這些錢到底可以幹嘛,但是有時光是看到新的、亮晶晶的十元硬幣,妳就非常開心,「耶!是亮晶晶錢耶!」

那幾天得到一個超快速完成刷牙、洗鼻子、洗澡,快速上床睡覺的小孩。雖然施作了不到半個月就覺得邊際效應有點遞減XD,甚至前幾天還連續忘記三天要投錢這檔事。不過經過昨天衝突之後,今天晚上吃完晚飯我拿出零錢包給了妳一把錢,把這幾天忘記投的錢投進去,我加碼了一枚許願幣:「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不要再吵架了,想哭的時候可以哭、想生氣的時候可以生氣,但是好好講出來!」

這晚開開心心的上床睡覺了,但願之後再發生什麼事,真的能平順解決啊。

 

帽 T 兔故事機摔到幾次,本來還覺得它好耐,但莫名就沒辦法播內容了。按故事鍵會說「故事」,但接下來就一片沉默。

「馬麻幫我修理~」
『那先重開機。』(←重開治百病我真是標準的工程師XD)
「還是一樣耶。」
『那充電看看?』
「有電啦!」

妳好暴躁的踩住充電線,阻止我充電。說起來我好像也是這樣的,覺得都試過了幹嘛還要再叫我試一樣的東西,好像也沒辦法說妳脾氣太壞,噗。

好險把拔回家救了我們:打開電池蓋,用小螺絲起子鬆開電池盒,把記憶卡插回原位。好了,又是一隻活兔。(?)

 

 

 

煮了一桌妳愛吃的菜,晚上睡覺時妳跟我聊天說今天的晚餐好好吃。

『對啊,我也有感覺到妳很喜歡,今天妳吃飯吃好快。』
「因為今天我們吃兒童餐,嘻嘻。」

聽妳笑起來覺得好開心。

早上起床沒多久,16 拿了上次妳說故事比賽得獎後我送給妳的小型氣球打氣筒,幫妳打了兩個小小的氣球。妳很興奮的拿著氣球在家裡跑來跑去,「把拔你好厲害喔,會做氣球給我。」

聽妳崇拜的語氣也覺得很歡樂。 :D

 

跟學校的活動之沒緣份的,每半年才有一次的大型活動,上次妳得了腸病毒,學校的運動會時間剛好在病癒後的自主隔離期間,這次是吃完早餐準備要出門去參加學校畢業典禮(大班以下的班級有表演活動),妳活力十足的跑來撲向我,我摸了一下,燙燙的。量了體溫,耳溫超出 38 度。馬上請住在同社區的同學媽媽幫忙請假,收拾東西去兒科診所。

不知道是不是這陣子流感、腸病毒、諾羅病毒齊發,診所人山人海,早上才八九點,兩個診就已經各掛了四五十人。我們掛號後得等 39 個人,於是掛號後我們先花了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在附近玩溜滑梯,我也一直刷著手機上不是那麼即時的即時叫號系統,免得過號又要重等好久。

漫長的等待讓人不累都累了。等了三個小時,終於輪到我們,走進診間覺得醫生好辛苦啊⋯⋯醫生看了看,說沒什麼特別症狀,只看到扁桃腺發炎,不像流感、也不像腸病毒,觀察一下,應該可以安心。自主隔離了整個週末,那週覺得好像加班加了整個週末啊,腦袋一直在想要給妳什麼活動來防無聊,尤其社區的小孩都會一起玩,聽到玩伴在樓下快樂奔跑、但自己卻得在家自主隔離,覺得妳心裡應該不好受吧。

發燒了

生病了也超愛撒嬌,不太願意自己走,我抱到後來覺得好像快換我生病了啊,好累~

小君聽說後從她們公司八源科技拿了妖怪手錶的 Keep Barrier 抗菌隨行卡與抗菌凝膠給我們。我自己之前在剛搬家時也買過加護靈的抗菌凝膠,覺得對消除家具氣味好像有些幫助,感覺家具味褪得比較快。本來看包裝以為會和空氣芳香劑一樣有很強的氣味,但後來用了一陣子,發現凝膠本身的味道並不會很重。

老實說抗不抗菌我覺得很難在在家使用過程得到成果,畢竟家裡不是實驗室、病菌也看不見。不過每次小孩生病了,我就會想來好好把家裡都消毒消毒,床單枕巾必定要換過、地板也一定用漂白水擦拭,剩下的就是多少在家擺一些這類抗菌產品囉。

八源科技代理的Keep Barrier 抗菌凝膠與抗菌隨行卡

在自主隔離在家、找不太到梗可以和小孩互動的時刻,這時就要特別感謝賴馬老師,《胖先生和高大個》裡埋的細節超多,每次拿出來都可以耗個十幾分鐘沒問題。

把書完全攤開看!長達六公尺,好猛的一本書~@賴馬,胖先生和高大個,親子天下出版

 

七月的週末,妳就在泡在泳池上游泳課渡過了,年輕的教練是個很溫和的人,很有耐心的帶著三四個小孩反複練習。人數視當次到課的人數而定,我們有時也會因為有事調課到另一個時段去上。

真好,以前我第一次上游泳課的教練是個對我講話超兇的阿伯。XD

練習著慢慢浸到水裡,用嘴巴吐氣,用鼻子吐氣,整個臉埋進水裡⋯⋯從一開始僵著身體總要花很久時間才能暖身開來,現在可以快樂的扶牆在水裡迅速移動。

學游泳~

總是說自己不會游泳只會泡水的把拔,有天感觸很深的對妳說:「妳會游泳了耶,把拔還是旱鴨子。」

妳第一次聽到這名詞,樂不可支的反複使用,「旱鴨子,旱鴨子你借我過一下,旱鴨子我要拿這個東西。」

噗,也來鼓勵把拔報一班好了?

 

和朋友討論了帶小孩的時候夫妻意見不一致的時刻。

J:「我會打小孩。」
V:「那你老婆那時候會怎麼說?」
J:「她會說『把拔!不要打!』但是我已經快手打下去了,呵呵。(乾笑)」
V:「那後來怎麼辦?」
J:「——可是她會關小孩在廁所裡耶,把電燈也關掉,小孩會一直拍門。」
V:「天啊,我女兒也超怕黑,以前會被放在小房間、不開燈但有開門,光這樣她就很害怕了。」

後來我一直在想,到底教養要怎麼處理?有的人說父母的話是權柄,要讓小孩知道不可忤逆;有的人說要花時間和小孩好好溝通,但 W 告訴我,當小孩開始表現出不想聽、分心、摀上耳朵⋯⋯「妳也知道,這時候妳講的其實是無效的。簡單告訴她要怎樣或不要怎樣就好,道理可以放到以後有機會再講。」

「但是你知道我金魚腦,我怕現在不講就忘記了。」我苦笑。

「如果她知道那不行,她都會問過妳;如果她會再犯,妳就有機會再講了,不用擔心沒機會講啊。」W 一派輕鬆看著我。

好像也有道理喔。

親愛的小麋鹿,有時我會想起我童年至今遇過的無數家庭。有的家庭,父親是非常威權的,會在管教小孩時暴打,但是隨著孩子慢慢比父親還高大、還有力,父親也漸漸衰老了,雙方的情勢就逆轉過來,叛逆失控的孩子,父親已經沒有其他辦法可以約束。也有非常積極培育媽寶小孩的母親,亦步亦趨的送上學,不時還來抽查老師的教學過程,比偶爾來巡堂的校長還常出現,當看到任何狀況馬上就和老師「溝通」起來。

無論如何,一切都是難以拿捏的過程。我理解他們,卻也不能理解為什麼我們無法讓自己做出其他的選擇。

「因為大家都沒有學過自己家庭以外的教養方式,所以會不自覺的使用出自己小時候看過的那些方法。」W 這麼猜測。

讓我想到鄧惠文醫師之前在《成人的微課堂:當雙人變成三方─家庭三角關係》提到的:

「我們會不喜歡另一半對小孩的態度,可能另一半也不贊成我們對小孩方法是好的(如果另一半覺得我們的方法是好的,就會直接採用我們使用的方法和孩子相處了)。我們必須退回沒有價值判斷的原點,平性、中性地看待彼此對照顧小孩的觀點不同。我們會帶著上一代的習慣與記憶來和小孩互動,我們如果對自己很滿意,會覺得我爸媽那套是對的,我們如果對自己不滿意,會覺得都是爸媽害的⋯⋯

受傷的小孩變成爸爸媽媽之後,就會用熟悉的家庭互動來對待自己的小孩,讓自己的孩子再受傷。如果覺得另一半的教養方式不對,是否也否定了另一半本人?被否定的人,又怎麼能開心地接受自己被否定呢?

在『常常責備小孩的家庭』成長的父母,受了原生家庭的傷,當自己再次用這種方式教小孩,還受到另一半的否定,會掉進更強烈的惡性循環。所以,我們不能直指另一半『你從你的父母那邊受傷了,我正在提醒你不要再這樣和你的小孩相處』,因為會讓另一半覺得更受挫受傷、更覺得被否定。」

回想起來我也不喜歡在成長過程中,來指指點點的人對我的創傷經驗表示他們過得很好、完全否定掉我在過程裡的努力,講得好像我應該砍掉重練一樣。這麼說來,其實我也需要肯定妳在成長中慢慢變好的過程吧?

好喜歡林凱樂幫我們拍的這張照片,妳仰望我的樣子。遺傳了把拔身高的妳,也許有一天會變成要我仰望的少女。我討厭威權,也希望能好好跟妳對話。希望我能記住我曾說過,我希望能成為妳我都會喜歡的那種大人這件事。

浴衣體驗-南港 CITYLINK 櫻桃小丸子的驚典幻想 (Photo by K.LOVE IMAGE 凱樂影像)

(攝影:K.LOVE IMAGE 凱樂影像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我們的親子生活! ↘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