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前一週,小麋鹿拍的夜色

瑪莉亞颱風來的前一週,鹿鹿在等公車時忽然說,天空好漂亮喔,手機借我,借我拍照。

夏天過了一半啦,天色要慢慢的提早暗了吧。

話說最近的鹿鹿特愛拍 QR Code,路上經過海報、游泳完看到牆上的教練介紹(有的教練有提供 facebook or LINE 帳號讓學員加),都會停下來:「馬麻,我要拍條碼。」

大概是很迷戀那種黑白符碼之後有什麼內容的感覺吧?

話說我以前差點就要去做 QR code 的 startup 工作呢。結果現在有個對 QR Code 這麼有興趣的女兒啊,人生。XD

 

【半夜醒來可以幹嘛】

陪我去看了中醫。

草:「就前幾天睡不太好,半夜會醒來一次,像是大前天兩點多、前天三點多。」
醫:「醒來都沒什麼異狀嗎?」
草:「沒有耶,不覺得冷,也不覺得餓、不覺得想上廁所,什麼都沒有。」
鹿:「那妳可以醒來玩熊大啊!」(小麋鹿知道我沒事會玩一下 Brown Farm)
草:「開什麼玩笑XD,隔天還要上班上課我們應該要睡覺吧!XD」

而且還不死心,回家路上還繼續講。

鹿:「媽媽妳這幾天半夜都會醒來喔。」
草:「對啊。」
鹿:「那妳可以醒來打電動啊!妳也可以叫我起來啊!」
草:「隔天還要上班啦!睡覺都來不及了還打電動!妳早上也都爬不起來,半夜再叫妳起來妳更睡不飽吧!XD」
鹿:「沒關係啊我陪妳啊~」
草:「可是小朋友就是要長時間睡覺啊。」
鹿:「為什麼?」
草:「因為長時間不中斷的睡眠可以讓小孩長高、長大、身體健康、變聰明、開開心心每一天啊。」

後來跟 W 提到這件事,W 說,往事情的正面價值看,不要擔心小孩只是想要半夜跟著起來開趴嘛,「她也是擔心妳,想用她的方式照顧妳。」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XD

話說有天下班回家發現早上小麋鹿拿了紙袋裝了一些有的沒的,在素色的紙袋上畫了笑臉人,要求 16 幫她寫上:「送給妳的禮物媽媽」。

「送給妳的禮物媽媽」

謝謝這份心意啊。

 

【下輩子的話】

我們母女從威力廣場走路到環球購物中心,沿路亂聊。先是我看到了新的建案。「住這附近好像也不錯耶,這邊好像要有新的捷運了,而且又可以常逛逛威力廣場。只是好像離學校跟公司都好遠。」

後來我們又看到一些看起來好像能住得頗舒適的環境,我說這邊好像也不錯耶,小麋鹿馬上秒回,「可是這邊離妳公司很遠耶。」

欸都有認真聽進去,人真好。XD

後來講到人生有很多事,許願和實際上的結果會有落差,像我想過要生兩個寶寶,小麋鹿又秒回,「可是只有生我一個。」

「欸對啦。」我一時語塞,很快解釋:「不過後來我發現這樣也很好啊,因為我想要好好陪妳,如果老天爺那時候給我們弟弟妹妹、或是雙胞胎,那我也許會很煩惱噢。」

「所以馬麻之前很想要一個小朋友。」
『對啊,那時候每個月流血的時候(指生理期)我都很難過耶,想說嗚嗚嗚馬麻肚子裡的小房間這個月又沒有小朋友來住了。』
「然後我就來了。」
『對啊,謝謝老天爺給我們很棒的小鹿喔。』
「如果是紫仙子或彩虹仙子的話,她們很棒喔,不會吵,不會愛哭,不會大吼大叫。」
『是喔,可是馬麻還是覺得小鹿最好了耶。』
「為什麼,小鹿一點都不棒。」
『我也不棒啊,一起變棒不是很棒嗎。』
「可是她們也不會說要買東西,也不會想要轉轉蛋,也不會要玩手機。」
『是喔,可是我也會買東西耶,我等下也想要去轉轉蛋XD,人沒有一定可以滿足所有人設定的條件的啊,我覺得妳這樣已經很棒了,妳想看看,昨天我們去哲哲家吃飯,隔壁桌的阿姨就說妳才五歲但是很穩定耶。』

鹿鹿說,下輩子的話,希望可以有更好的小朋友來當我們家的家人。

我想把握這輩子就好了吧。我們都不是什麼特別完美的人,但我們是可以好好相處的人,那就已經很好了。(跟完美的人相處壓力超大好嗎)

 

【撩媽語錄】

公幼的暑假又來了,這次放的天數太多,只好試著讓鹿鹿去安親班。

安親班暑假上課第一天,要帶的東西跟平常去幼兒園不太一樣,一直很怕少帶東西。晚上回家問了一下鹿鹿,第一天狀況還好嗎?東西都有帶到嗎?

「墊板帶錯了,不是這種的。」
『是喔,因為昨天太晚才想起來要帶墊板了,所以先拿板夾頂著,等下吃完飯去買。』
「還有今天老師後來才發現我的碗在棉被袋裡,所以沒有用到。」
『是喔,那我們今天上課還有少帶什麼嗎?』
「妳啊!」

最好是上學需要帶媽媽去啦!😆

 

【手作課程】

最近的週末 16 會帶小麋鹿去參加家樂福舉辦的手作課程,有做水果蛋糕的,看起來就是把海綿蛋糕切片切好、水果切塊備料,請小朋友組裝起來。或是做手工 Pizza,也是把料放上去,烤好讓人可以帶回家。

小孩會好有成就感,回來的點心或隔天早餐就是它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手作課程的引導,小麋鹿趁我煮飯的時候說要拿吐司當點心吃,又說想吃起司。我回到冰箱前要拿菜,看了她一眼,咦什麼時候變出這個來啊。XD

小麋鹿的吐司點心時間

我炒了青椒肉絲和毛豆炒蛋,被借材料再次升級成一個有頭有臉的樣子。XD

小麋鹿的吐司點心時間趴兔

有個週末早上起來也興沖沖的說要自己準備早餐,等我刷牙洗臉完出來就看到有個少女準備好她的早餐,還要求邊吃她自己做給自己的早餐、邊逐格存證。

鹿鹿的吐司進化史XD

 

【被月亮割耳朵】

在我們母女在社區中庭歡樂奔跑並來回指了好幾次月娘的隔天,我們在中醫診所等著診號慢慢地往我們方向跳,我忽然看到小麋鹿耳後好像有什麼。

是像被割過一樣,一刀劃過的痕跡。

因為我們都喜歡月圓,我對前一晚指月亮的印象非常清楚,我說妳好像是傳說中的被月亮割耳朵耶。小麋鹿非常興奮說「我也要看我也要看」,馬上拍照拍下來給她看。

當晚我看完醫生後吃個晚飯,我們就又轉往皮膚科診所。醫生笑呵呵的說對啊是被月亮割耳朵了,這是濕疹啦。因為耳後的皮膚比較薄,洗澡的時候不要太用力擦洗耳後。

醫生先開了紫菌素給我們擦,等傷癒後再擦乳液保養。

小孩的復原力超快,擦完藥隔天放學等車時再看一眼,就已經都癒合了,再隔一天還得很用力才看得到淡淡的疤痕。

是說真的覺得小孩長大了。我們吃完晚飯先坐了公車回家拿了健保卡再出門,看完醫生再回家,本來以為洗澡放倒小孩應該是十一二點的事了,頭一抬,咦,才十點多。回頭翻一下在公車上跟人聊天的記錄,發現我們快九點就已經坐在車上了啊。

長大了耶,覺得效率變好好,移動變快了,可以跟得上走路迅速的大人,也不用什麼事都要人代勞。

 

【技術性挑食】

有天去強者我同學 Shelly 家蹭飯的路上,鹿鹿說絲瓜很好吃。

「絲瓜好吃?可是老師聯絡簿上寫妳不喜歡吃瓜類,黃瓜絲瓜南瓜什麼瓜的。」
『我吃絲瓜啊,加蛤蜊一起的那種。』

喔對,我不吃苦瓜,但我愛熱炒店的鹹蛋苦瓜。(很有共感)

Shelly 家當晚煮了好吃的鱸魚湯麵,鹿鹿大口大口的掃乾淨,但聊天時大家開始互相傷害——

鹿:「馬麻那妳以後不乖要吃魚。」
草:『那我現在家裡準備紅蘿蔔,而且不弄成 IKEA 紅蘿蔔咧。』
QB:「現在是在互相傷害嗎?」
草:「要加入我們嗎?可以幫妳準備蔥花。」

(註:燉爛的紅蘿蔔有甜味,鹿鹿最近在 IKEA 發現這點所以很愛)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公視的單元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開播了,最近太忙碌混亂,如同之前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我希望能挑選到一段明亮光潔的時間空檔來看劇。也因此我只先看了一些網路上的討論,像是《「童年情感忽視」之後:原生家庭如何扭曲了孩子的自我》

我看著這段很有感覺:

「純如跟我提到關於『漂亮』這件事,她沒印象有被家人稱讚過,反而憶得起的不愉快經驗比較多。比如說小時候如果得到一件可愛的裙子,小女生穿上去很開心,想要現給大人看,她開心的樣子總被媽媽說三八。再大一點,青春期的時候,女生當然會穿短裙,母親也總會說,裙子不要穿那麼短,難看!(後來我們猜測應該是出於擔心而不是真的難看)一直到她成年以後都是如此。不只母親,其他家人也是,幾次在她想展示點什麼的時候,回她以『妳少得意』的反應。那些不經意(我們不能確定是否刻意)的冷漠,就像在她心上釘上一根根利刺。於是她長成一位再也不覺得自己很棒的大人。」

啊,不正是我的童年的模樣嗎。

前陣子想清楚了自己開始不愛攬鏡打扮的原因,我非常喜歡妳自己挑選衣裙的模樣,鼓勵妳可以在環境允許的狀況下組合搭配。當然也有去泳池不適合穿蓬裙之類的前提,但大部分狀況下都是讓妳自己決定,遇到困難,下次妳就自己會略過我覺得不夠便利的選擇了。

 

【星媽的基本條件】

放學的公車上,鹿鹿對我說,「早上把拔說我以後可以當偶像明星。」

「喔,很好啊。」我想到我最愛引用莫文蔚說的,當明星不是長得好看就好,還要夠聰明,能記住演唱會的複雜走位與成串曲序,能背劇本能有感受力詮釋角色與歌曲⋯⋯

正當地方的媽媽想要清清喉嚨開始演講,鹿鹿先聲奪人:「所以馬麻妳要好好上班。」

所以當星媽的基本條件是要乖乖上班就是了嗎~XD

 

【颱風假】

瑪莉亞颱風侵台,難得北北基意見不一致:晚上九點新北火速決定放假,十點台北基隆說照樣上班上課。本來等著發通告改設定,這下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工作群組啪啦啪啦的成串訊息湧出來,剛好每個小組都有一個台北人,只有我和前輩都是新北人。

「誰幫我顧三寶!褓姆在永和,她要放假呀!幼稚園也放假呀!」前輩表示崩潰。

「我去我去!」昨天下午在風雨開始前就提早落跑的我,決定跟著氣象預報一起下注賺補休。(結果後來為了行政作業方便一律都支給加班費,噗,早知道就問看看能不能都不到?XD)

颱風假當天其實天氣很好,小麋鹿玩了一整天。於是她開始對颱風假有了個錯誤的認知:颱風假就是把拔可以帶她去玩、不用去上學的日子,但是馬麻要上班。

嗚嗚嗚不要這樣,我也是很想陪妳的好嗎。

 

【穿搭】

七月初開始換成我同時負責早晚接送,一開始擔心會滿吃力的,不過可能因為可以打扮得很可愛吧,小麋鹿雖然還是頂著一張愛睏臉,但是對於我指示更衣刷牙等種種移動都還算是願意配合。

第二天送去上學,遇到導師,遠遠的看到小麋鹿就說:「妳今天也穿得太可愛了吧!」

噢噢我覺得母女倆都有點得意起來了,哇哈哈。只是相對於小麋鹿重視穿搭的程度,真是每週固定三套衣服輪流的宅媽好難體會的境界啊。

 

【游泳課】

第二堂游泳課因故沒上到,於是隔週就陪大小姐連上了兩堂游泳課,上午場結束看到大學同學 Nina 在群組提醒我們中和下雨了,趕快跑回家拿個傘,我還把握時間火速吸地拖地,掃乾淨了馬上出門衝下午場。(無線吸塵器誠好物,在此誠心推薦給環境不適用掃地機器人的家庭)

下午場下課後,完全沒下水的我,洗完衣服就忍不住趴在餐桌睡著了,前後小孩都哇啦哇啦的超有精神一直唱歌講話,我忍不住在心裡唱了一句鄭中基:「閉上眼睛忍住呼吸,暫時要和世界脫離」,忍不住懷疑我是否已經離魂,不然為何我動彈不得,人家是鬼壓床、我是在餐桌就已經被吸進去異次元。

本來我們一口氣報了七八月份的假日班游泳課,不過後來想想八月好想出去玩一下,如果週末都要上課就不太好安排。於是七月十五日看了《超人特攻隊 2》,我想了想,就問泳池櫃台能不能改成假日下午上課,櫃台建議我把八月的游泳課改在隔天開始開班的平日晚上課程,如果趕不上該梯次,下一梯次是七月底開課。

本來很擔心很難趕上、或是太晚回家會很晚才能睡覺,後來想說試試看好了,想不到比預期的順利多了。八點的課程,我們通常可以先吃個飯,再回家放個東西再出門,九點半左右從泳池離開回到家,十點半左右能躺上床睡覺。

只是轉成平日班還沒上課呢,那個週一的午休我就累到爆炸,完全放棄午餐,趴在桌上換了三次姿勢睡了整個午休,下午兩三點才意識到餓,翻著抽屜找零食吃。

晚餐我也不打算自己煮飯了,備菜做飯吃飯洗碗大概會花掉我一個多小時,外食半小時左右就能離開現場,比較適合這個白天母女上班上課、晚上還要繼續衝游泳池的魔鬼夏令營作息。

第一晚的外食我們選了我們母女都愛的豬排蛋包飯,鹿鹿喝湯喝了一兩口就把湯碗推到一旁,推得太大力整個碗翻過去,幸運的是湯往前流沒燙到人,也沒漫到地上椅子上。向來真心愛孩子的老闆娘,遠遠看我驚呼一聲就馬上笑咪咪的拿著抹布過來,「沒事沒事,先看有沒有燙到?阿姨來擦就好,妳沒事吧?馬麻再裝一碗給妳就好了,多喝一點唷。我擦一遍好像沒擦乾淨,先等我一下,我再擦乾淨一點妳們好用餐喔。」

我真希望我也有這種第一時間可以先處理問題安撫情緒的能量啊。

話說一進店門我怕來不及搭車回家上課所以包包一放就火速衝櫃台點餐,鹿鹿一直繞在我身邊講今天發生什麼事,老闆娘笑著對我說,妳看生女兒多好多貼心。

「嗯?我不懂。」
『女兒才會繞著妳講她今天發生什麼事,兒子就不會了。』
「哈哈,也是要把握現在,等青春期說不定就不想講了。」
『所以妳對她現在一直打斷妳要保持感恩心。XD』
「我有,哈哈,但我還是怕影響妳工作。XD」

讓我想到同一天在 facebook 上看到美鈴介紹的書:《少女心事解碼》

美鈴摘了書裡的這一段:「不要放任孩子有不尊重的行為 ,如果他每天跟你的互動讓你很不舒服,那麼他就不應該期待要你載她去購物中心時你非答應不可。這不是情緒綁架,就是社會的運作方式,一般人不會善待那些對他們不客氣的人,孩子在離家前先學到這個,比他出門後才明白這個道理來得好。」

我感觸很深的回她,「不過接下來該怎麼對應真是藝術,有時忍不住就會拿出『我是大人你是小孩你這是在幹嘛』的姿態。混入了太多的情緒就麻煩了。能單純就事件處理就好了啊⋯⋯」

「為有守的藝術也在這裡,我想對大人來說要放下權控是困難的,最終走過了就是兩個人的成長。大方向是只要讓他知道他有權利反對你,但是要用文明的態度來表達。真理總是原則簡單,實踐才知困難的吧⋯⋯」美鈴這麼說。

 

【媽媽專用魔鬼夏令營裡也有天使串場】

覺得把八月的游泳假日班移到七月中旬的平日班後,再加上最近調整成白天要送小孩上學,根本是媽媽專用的魔鬼夏令營。

早上五點半左右起來整理我自己的東西、摺衣服,六點半就把小麋鹿搖醒,刷牙洗臉換裝,去買外食早餐吃完,順便在附近搭車去學校,把小孩塞進校門後馬上轉身手刀衝去搭捷運往公司前進。公幼的暑托課程五點就放學,所以請安親班接小孩。下午我一到下班時間就趕緊離開,五點半左右把小孩從安親班接出來,搭車回家拿泳衣再出門吃飯,吃完飯後散步休息一下去泳池玩個水,玩到上課時間開始讓教練教游泳,九點半左右從泳池離開走回家,盡量十點半把小孩送上床,通常我會比小孩還早斷電。

現在寫下來都覺得這麼重眠的我,這週怎麼活下來的。

幸運的是,雖然每天緊湊的行程讓我覺得好累,但是游泳課調到平常日晚上後的教練,是之前有合班上課的另一位教練,小孩對於轉換沒有太大的不適應。

本來就覺得我們在假日班的教練已經很有耐心、也關心孩子們的進展,記得我們第二次上課,假日班教練下課就特別跟我說可以怎麼幫鹿鹿加強。現在平日班的教練又更喜歡小孩。每個孩子游過去,他都會摸摸頭、拍拍背,鼓勵他們的進步,建議他們再改善哪段局部。

第一個週六在櫃台前面遇到他,他一邊吃著麵包一邊笑嘻嘻的喊鹿鹿,「妹妹~」

鹿姐的反應是愣住,走出門後問我:「馬麻,為什麼教練會有麵包吃?」(妳明明也要去吃飯了啊而且人家都下課了吃點心不行嗎~XD)

今晚在上課前也先在櫃台遇到教練,教練這次是喝著星巴克冰砂,複製貼上一樣的歡樂語氣:「妹妹~」

這次鹿鹿笑嘻嘻對教練打招呼說晚安了,我說上次她問你為什麼有麵包吃哈哈哈哈哈,進門後換鞋時鹿鹿問我:「為什麼教練可以吃冰?」

——妳為什麼這麼關心教練的食物!而且我們假日班下課也有吃過冰啊,只是晚上不讓妳吃而已幹嘛這樣!XD

平日班教練每次下課後,都會確實把每個捨不得起來的小孩撈出泳池來,如果孩子捨不得起來,他就會導引孩子試著水母漂、打水,邊練習課程的動作,邊把孩子慢慢往岸邊帶。

能遇到每天都笑嘻嘻跟小孩說「放輕鬆喔」「好棒喔」的教練大人,真是太令人感動了,我要封他為游泳界的巧虎~(什麼啦)

 

【我們的小 Baby】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小麋鹿喜歡說「媽咪 Baby」。一開始我以為是很喜歡我的意思,最近這句話的形象好像又不太一樣,而是我們有一個虛擬的小女兒。

「今天是誰去接 baby?」
『誰去接 baby?Baby 是誰?』
「我們家的 baby。假裝的啦。」
『噢。Baby 是弟弟還是妹妹?』
「是妹妹。馬麻平常會接我下課,馬麻加班就是去接 baby 了。」

跟小麋鹿去平日班的游泳課,下課回來,開門進家門時鹿鹿都會說:「把拔去接 baby 回來了,所以把拔在家。」

到底我們家哪來的 baby,好恐怖。XD

 

有自己修復人際關係的方法,例如某天我們母女吵架了,寫信給我:「馬麻對不起,但是妳剛剛那麼兇,我很難過。」

寫信給我:「馬麻對不起,但是妳剛剛那麼兇,我很難過」

鹿鹿請 16 畫的手機鍵盤,上面附贈了電話號碼給我,噢我取得正妹的電話了耶。XD

叫把拔做手機給她,上面是她留給我的電話號碼XD

有天請教 Josh 一些問題,原本以為小麋鹿在旁邊玩她的沒在聽,豈料我們後來解散,Josh 送搞不清楚東西南北的我們去搭公車,路上小麋鹿問能不能去逛夜市。

鹿:「為什麼不能逛夜市?」
草:「因為馬麻明天要上班啊。」
鹿:「還有 Josh 也要上班。」
J:「我已經退休了。」
鹿:「什麼是退休?」
草:「Josh 他的工作比較彈性,都在家上班啦。」
鹿:「那馬麻妳也可以在家上班。」

哈哈哈哈哈忽然覺得這天的對話組合超妙:從沒當過上班族的半退休 SOHO vs. 還沒畢業就一直在打工上班的資深社畜。

如果可以改變工作型態,鹿鹿應該會很開心吧,但也明白那需要多少能力與努力,而我對自己的資質還沒這麼大的把握。

前陣子有人來我的舊文底下留言,說幼兒園把活動都排在平常日白天,對家長來說很不方便。

深深覺得家長的時間也是教養過程裡難得的資本啊。我也是遇過好多家長每次活動都毫無怨言的全程參與,時不時就要熬夜思考學校要求親子互動的課程與勞作要怎麼設計。然而天平另一邊的家長,能少加點班,每天都見到小孩就很不錯了。

至於教養也是。有的父母能夠拿捏鬆緊,不必厲聲,一個眼神就能讓孩子立正站好,平常又能溫柔環抱孩子,多令人嚮往啊。

而我,只是一個灰頭土臉的媽媽。每天上班下班接小孩,打開在安親班用餐後連水都沒沖過的碗,泡著小蘇打粉,捏著菜瓜布想,老師沒時間管到每個孩子的細節,我為什麼沒辦法讓小孩記住要擦碗這件事呢?我為什麼沒辦法成為一個在這個長長的暑假爽快投假單的人呢?去年我都可以請十天假了,今年為什麼就不願意請二十三天呢?

聽到孩子說教室秩序不好,今天她又被誰欺負了、誰又拿鞋子往天花板丟砸中她好幾遍了⋯⋯這時候要在百忙之中怎麼找出新的方案呢?還是看一看,身上沒瘀青、沒傷口,表示環境大概是安全的,那麼,就先這樣好了呢?放過自己吧?

很多人會告訴我,小孩子放著就會自己長大了。我會想,那不容易啊。

我懷鹿鹿的時期寫了長長的記錄。我自己也非常清楚的記得好多個唯恐失去孩子的時刻:孕前期根本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好孕,在驗孕前還跑去打了球;孕期之中我太累而睡到翻身時翻錯邊,從床上摔下來,還因為睡到半邊身體都麻掉而沒辦法馬上爬起來;家裡冰箱壞了,一地都是水,插座在冰箱後上方,我站在椅子上去把冰箱插頭拔掉,下來時誤踩到漫過來的積水而滑倒;因為出血而吃了小白球,從辦公室要去洗手間的路上天旋地轉到差點要倒下;再加上各種環境與身心上的壓力。

是這麼不容易地得到一個可愛的孩子。我會覺得讓她過得更完整,是母職裡重要的責任。

我其實沒有答案啊。只是想要把過程寫下來,過幾年有人來看到文章了,問我「那妳後來怎麼做呢」,我可以想得起來,我也曾經那麼掙扎過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草 的頭像
小草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