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睡很晚,有人打電話來給我還虧我怎麼睡這麼久……哼,你很羨慕是吧,挖哈哈。被叫醒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想到下午要看醫生,趕緊開始進食,免得下午禁食又要聞著醫生手上科學麵的味道耍淒涼。

吃完飯以後進研究室,裡頭人還滿多的。炎儒和建建今天超善良,賞了我一片和熊貓有關的電影(哈哈 XD),我邊寫報告邊跟他們聊天鬼扯,所以報告當然沒寫完,哈。不過炎儒推薦我的參考資料倒是不賴,雖然我今天到後來還是沒把報告寫完…… XD

寫到一半,智偉就打來說他再晚一點會過來。去圖書館還了書,準備想要上五樓找要借的參考書目時,智偉就打來說他到門口了。匆匆忙忙跑出去,發現忘了拿要還他的TCP/IP,就又跑回研究室拿書。一切就緒後,我們就一起去維美了。

到了診所,張醫師正在跟眾醫師護士們開會。等候的過程也沒想像中的長,很快的就排到了我。帥哥醫師今天看起來有睡飽(噗 :P),精神很好、口氣也超溫柔(據說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帥哥醫師有小小唸過我,被我記恨至今 XD),手上科學麵的味道今天終於比較接近一般消毒水的氣味了,一切真美好,醫生的力氣也……顯然很夠。 =_=

今天上排舌側黏了兩個矯正器,話說帥哥醫師今天心情非常好,一見面看了病歷還問我前幾天怎麼回來回診,還關心我的蘋果是整顆的還是切丁的,哈哈,連他叫我嘴巴張開、我不小心在放空時閉上,他唸我也沒唸得多兇,是否今晚要約會?看在等一下舌側的矯正器不知道會拉得多緊多痛的份上,還是不要虧醫生比較明智一點。

我想我忍痛的極限應當好好重新訓練。為了黏矯正器(包括下排有一顆因應上排的位置移動而要重黏),醫生每磨一下我就覺得疼痛指數往上升一點,尤其是拆掉重黏的那個矯正器,讓我開始幻想:療程完成時拆矯正器那天,我該帶多大包的面紙來擦眼淚。

後來下排的線換好了,上下排都要上o-ring的時候,我覺得醫生每壓一下我就覺得眼淚往眼眶移動一點。如果痛的等級可以從1到15分級,今天痛的程度大概在12左右,在帥哥醫生的手勢越來越重的時候,我一度有想要掐住他的手叫他停止的衝動,但既然眼淚沒有飆出來表示還不夠痛,林小草妳就忍一下吧。 Orz

倒是令我哭笑不得的是,張醫師看帥哥醫師很忙,排在後頭等洗牙的智偉發了很久呆,竟然出現以下對話:

張醫師:「那個是小草的男朋友嗎?」
護士:「嗯?」
張醫師:「那個是她朋友嗎?」
護士:「對~」
張醫師:「喔那我幫他看一下好了,還是你快好了?(走過來問帥哥醫師)」
帥哥醫師:「(好像沒聽到 Orz)」
某草:「(以為張醫師在問我就亂接話)我不知道欸!這樣是快好了嗎?」

等我回過神來發現這段對話的詭異之處,已經來不及了。最讓我想要跳起來的是,連帥哥醫師都加入虧我的陣營裡:「那是學長喔?這麼好,不尋常哦。」看我不知道怎麼接話,帥哥醫師也轉得很硬,「哈哈開玩笑的啦,妳還在唸書喔?」

醫生這個問題你已經問兩遍了,上次還問我以後有沒有要當老師,不當老師的人在說話你有沒有在聽?沒有、沒有、沒有!(好吧這種句型好老梗 Orz)

而且請問你們把某個遠在中壢的人放在哪裡了啊,嗚嗚嗚好可憐。

雖然今天在診所醫生每動一下我都痛到不行,但是回到家以後進食倒是意外的正常。看完醫生就先跟智偉跑去吃了五角冰鋪不說(雖然我只喝了熱巧克力牛奶啦,哈哈),回到家還吃了飯,跟之前只能喝優酪乳、吃皮蛋瘦肉粥都嫌肉末太硬的程度比起來,酸軟的程度已經沒有之前嚴重了。是小葵上次賞我的加油奏效了嗎?哈哈,謝謝我們家可愛的小學妹。

話說兩週後回診剛好是期中考週呢。轉頭跟智偉說,智偉說我們考得真晚。護士對我們這段對話沒什麼意見,倒是想起智偉的健保卡讀不太出來,所以送智偉一個IC卡護套。我在旁邊起鬨說護士姊姊對智偉真好、我都沒有,她笑一下問我要不要也拿一個,我說不用了我的健保卡很健康,哈哈,她也笑了欸,我之前都覺得她比較不笑我好怕她。

原來沉默不等於冷漠,呵。不過,笑一下有助於美化地球,下次回診再準備幾個冷笑話給妳們好了,哈。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潛水的路人甲
  • 噓...!<br />
    診所的醫生和護士越是冷漠,越是可怕....<br />
    -----<br />
    其實怕的不是自已,怕的是病人<br />
    醫生是擔心,不知那天什麼時候又被咬,<br />
    護士是怕病人講冷笑話,被冷死!<br />
    <br />
    更恐怖的是...<br />
    整間診所充滿肅殺的氣氛!
  • infuture
  • 厚唷...你都不給我們約<br />
    我開始有一點點不想理你了耶 >_<<br />
    <br />
    趕快把你有空的時間捐給我們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